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青春之痒(一) (M站)

青春之痒(一)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09-13  编辑:pp958

  曾小成绝对不算是一个好孩子,这一点不仅仅他自己是承认了的,而且就连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认为。

  他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没有上学,有人曾经问过他这其中的原因。他只是不屑的去看这些人一眼,然后默默地离开。他觉得就算是自己将这些原因说了,那也无济于事。他们不会懂,更加是不会明白。

  曾小成没有其他的爱好,唯一喜欢的一件事情就是徒步旅行。想去太远的地方,可是他暂时办不到,因为自己没钱。身上平时最多的时候所装的零花钱也绝对不会超过一百块钱。这点钱,就连一个最次的登山包都买不起。

  曾小成在进入高中的第一天就离开了这个所谓可以培养出国家下一代栋梁的高中校园,然后拿着自己身上的六十元钱生活费来到了一个地摊上,这里的东西相对来说算是比较便宜,在他的经济范围之内还能接受的起。在这里他先是打算买一本书。可是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曾小成从内心的深处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将这本书还装进自己的包里。

  他家还在农村,而考进的高中就在县城里面。他离开学校之后并没有先回家,在地摊上逗留了四十分钟之后便来到了县城的一家理发店门口。相信我,这家店绝对是真正为了理发而开的,没有什么特殊的行业隐匿在其中。然后在理发店门口正对的椅子上面整整的做了一天的时间。

  曾小成静静的坐在那里,他相信,里面的那个姑娘一定会关注到自己。

  其实曾小成在两年前就见到过这个女孩,短发,小圆脸蛋,大眼睛。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双眼皮,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近距离的详细观看过这姑娘,可是根据曾小成的直觉来说,这姑娘肯定是一个双眼皮。

  他对自己唯一的一个朋友曾经大胆的说过,他喜欢这个女孩,而且他相信这个女孩也必将会喜欢上自己。可是谁也不会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因为就连他自己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女孩究竟是叫什么名字,多大的年龄,最要命的就是她结婚了没有,有没有男朋友他都不清楚。而他现在对这个女孩仅有的一些了解就是这女孩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两个年头,花开花谢也已经两次了。

  曾小成和以往一样,在这里静静的坐了五个小时,七八月秋季的天下午七点多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变得黑暗了。理发店里面打开了灯光,白炽灯的色泽有点儿耀眼。曾小成一直看着这女孩儿站起来,坐下,拿起剪刀,放下剪刀,等等一系列熟悉的动作。看着看着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就靠在这椅子上面,一个人,像极了一个孤独的流浪者。

  “喂,醒醒。”

  等曾小成睁开眼睛看的时候,他惊呆了,竟然是这个女孩站在自己的眼前。她脱下了自己的制服,现在换上了一身粉红色的羽绒服,微微的笑着站在曾小成的眼前。

  曾小成一时高兴了不少,因为他自己所猜测的竟然是对的。

  “你是双眼皮。”曾小成不觉得高兴地说出了口,然后还是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看着这女孩的脸。

  “恩,怎么了 ”这姑娘嘿嘿的笑了笑,小脸蛋上瞬间出现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看上去十分的美丽动人。

  “你还有两个如此动人的小酒窝?”曾小成继续为自己内心中所猜测正确的事情高兴着,脸上绽放出了一缕微笑。

  “嗯呐。”这女孩答应了一声,然后轻轻地坐在了曾小成的身边,然后继续看着眼前这个陌生而又感觉到熟悉的小男生。

  曾小成没有说话,本来他心中应该是有很多话的,可是现在曾小成竟然一个字也没有了。就像是汹涌而来的洪水忽然遇到了坚固的堤坝,这洪水一滴不露的被挡在了堤坝的另一边。

  “我看你在这儿坐过好多次,每一次都坐这么长的时间,你是有什么事情吗?”这女孩坐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

  “恩...,没什么事情。”曾小成犹豫了一下,对着这女孩子说道。他本来想说出自己内心想法的,可是他却没有。

  “那好吧,那我可先走了。”这女孩子一边说着一边微微的笑了笑,站起了身子,然后转过身子对着曾小成说道。

  “恩。”曾小成先是笑了笑,然后有点儿失落的低下了头,轻轻地答应了一声。

  这女孩子站起身来,走了三四步之后有转过了身来,对着曾小成问道:“我看你在这儿坐了一整天了,还没有吃饭,我也没有。”

  “恩,是的,能不能陪我去吃饭?”曾小成有点儿不安的对着这女孩子问道。他的心里更多的是一份激动。

  “呵呵,好的。”这女孩答应了,然后走在了曾小成的前面,曾小成一直跟在这个女孩的身后。

  天空中的月亮很早的就升了起来,可是在这倪虹璀璨的城区,谁还会去欣赏这优美的月光。人们在这个时候大部分都是拖着工作了一天的疲乏的身体,要么回家,要么朝着灯红酒绿的歌厅KTV等等场所走去。在夜晚寻求一丝内心的放松和卸除身体内积压了一整天的压力。

  月亮的周围布着几颗闪烁的星星,还有一个很亮很亮的月晕。

  曾小成和这个女孩儿吃饭的途中都很少说话,一直到吃完饭,曾小成掏出了一张五十元钱的整张递给了服务员。服务员找零之后曾小成带着身上剩余的一些钱,还有就是一个看上去崭新的背包和这女孩子一起走出了饭店的门口。

  “我叫李欣。你呢?”李欣微微的笑着站在了曾小成的眼前,对着曾小成问道。

  “曾小成。”曾小成微笑着对着李欣说道。

  自从那天之后曾小成就算是和李欣认识了,曾小成回到了家中,这个公认的人们眼中的坏孩子回家,自然也引不起周围的人对他的太多的关注。曾小成于是跟上了自己的父亲,去到了一家工地打工。

  可是这里的一切,曾小成还是感觉到那么的不习惯。并不是这活儿究竟有多累,而是周围的人,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尤其是身边的那位胖子,常常在他们周围说男人和女人的那回事情。曾小成感觉到这男人的确是可怜的让他觉得有点儿悲哀。

  曾小成虽然那时候只有十七岁,但是他也已经完全的明白了男人与女人究竟是那一回事情。无非就是上床睡觉,还有就是干出那些是人都会干的事情罢了。可是这胖子,还非要描述的那样的仔细,那样的认真。

  每一次当胖子讲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曾小成就会第一时间想到他们初中时候的校长,这胖校长也常常用这样的语调,强调着一些他们本来心里清楚可校长非认为他们糊涂的事情。这样无趣的解释真的让曾小成有点儿想要吐的感觉。当然,曾小成心里清楚,校长所强调的与这胖子所说的根本是在两个层次上的问题。校长是为了他们,而这胖子很显然是为了恶心他们从而满足自己。

  于是这胖子每一次在谈论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曾小成总是会扔下手中的工具,然后点燃一支香烟坐在旁边的砖摞上。他不吸烟,只是想让这香烟产生的烟雾遮挡住自己的视线,从而不让自己把眼前的这一个令人恶心的家伙看的清楚罢了。

  可是后来,这胖子貌似发现了曾小成对他的反感,于是渐渐的将苗头对准了曾小成。每一次要说这些的时候都会走进曾小成的身边,然后大声的,恐怕曾小成听不见似的说着。曾小成有意要躲开,可是这胖子总是借机会凑过来,继续开始说。

  直到活儿临近结束的时候,曾小成终于忍不住了,对这胖子发了火。他先是警告胖子离他远点儿,可是胖子只觉得曾小成是一个孩子,还不足以给他造成威胁,于是变本加厉,说的更加露骨了。看样子恨不得把自己的老婆拉到曾小成的眼前亲自示范一下给曾小成看。

  曾小成看胖子那一脸让人呕吐的表情,于是拿起了一叶板砖,狠狠地拍在了胖子的后脑勺上。结果胖子住进了医院,曾小成也第一次被抓到了当地的派出所。

  从这次事情之后,曾小成的名声就更加的坏了。一传十,十传百,更有人不知其中内幕添油加醋。说曾小成脑袋有问题,是一个神经病。还有人说曾小成是遗传,也不知道是从哪儿遗传来的?曾小成每一次听到这些话语,都会暗暗地笑这些人的无知,当然,他也有自己的无奈。

  曾小成被抓进派出所,先是被关进了拘留室。这样的小地方所谓的拘留室只不过是一间不到十五平米堆满了杂物的储物室。被抓进去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多钟,一直到下午的七点多钟,两位年轻的小伙子下班之后走了进来,先是看了看曾小成一米七的身材,然后看了看曾小成身上穿着的一身有点儿脏的迷彩服。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拳打脚踢。曾小成没有还手的任何余地,其实他也知道这里的情况。

  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自己的父亲这才拿着三千元钱来到了派出所,把曾小成带回了家。曾小成并没有为此而生气,而是感觉到他自己做的是对的,他也让那胖子感觉到了痛楚。仅仅从这一方面来说,曾小成感觉到无怨无悔。

  他在工地上干了三个月的活儿,每天是六十元钱,其中下雨耽搁了十来天,所以这两个多月的时间,曾小成也赚了四千五百六十元。自己的事情一下子就花掉了三千元钱,给派出所所长买了一条香烟一百六十元,只剩下了一千四百元钱。

  曾小成看着这十四张红人头,心中也感觉到美滋滋的。于是自己一个人换洗了一件衣服,再一次的来到了县城,对,他是要去找李欣。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曾小成三个月在工地上的磨练现在看上去身体更加的结实了。而且脸上也变得成熟了不少,那深邃的眼眸中不时地发着亮光,这一切都足以让曾小成感觉到发自内心深处的自信。

  他一如既往的来到了这家理发店的门口,还是静静的坐在那条长椅上。看着,静静的看着。还是一直等到夜晚,这姑娘下班之后换掉了自己的制服,还是穿着那天见面时候所穿的那件羽绒服,来到了曾小成的眼前。

  “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来?”李欣微微的笑着坐在了曾小成的身边,轻声的问道。这声音很甜,很美,美得都让曾小成感觉到没有理由去打断。

  “我有点事情。”曾小成淡淡的说道。

  “哦。”李芹嘿嘿的笑了笑,答应了一声,然后站起身对着曾小成说道:“我请客,我们去吃饭吧。”

  “好。”曾小成答应了,还是那那天晚上一样跟在了李欣的身后,两个人还是话很少,一前一后的走着。

  其实李欣也在两年前就注意到了曾小成,每一次这个看上去和她一样稚嫩的孩子都会一个人来到理发店的门前,然后静静的坐下来。这一坐每一次最少都是三四个小时,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理发店的里面。最开始李欣觉得曾小成肯定是看上了她们一起的一位同事,可是后来她发现情况并不是这样的。

  最后李欣明白了。她第一年的时候感觉到这小男孩有点儿傻,第二年的时候感觉到是傻的可爱,直到现在,李欣觉得曾小成不仅仅是傻的可爱,而是傻的可爱的有点儿惹人怜。于是她决定和曾小成来往。

  两个人吃的还是和那天晚上如出一辙,就连座位也好像是约定好的,单单在这小小的饭店中空缺出了那天晚上两个人同坐的那张餐桌。吃完饭,曾小成觉得既然李欣是说过他请客的,自己也就没有必要付账了。于是看着李欣还是同那晚一样的一张五十元的整钞,递给了服务员。服务员找零,两个人一同走出了饭店的门口。天空中竟然飘起了雪花儿,一片片的在灯光的照耀下缓缓地飘落,这一切此刻看上去是那样的美丽。

  在曾小成的心中,这样的场景在两年前就已经变成了一场期待中的童话,如梦如幻。

  (未完待续。)

  2013年11月25日夜

  :

您正在浏览: 青春之痒(一)
网友评论
青春之痒(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