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麦燕的心事(尾声) (M站)

麦燕的心事(尾声)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09-13  编辑:得得9

麦燕的心事(尾声) 标签:感恩的心

  两年后。

  一场大雪,满山遍野全白了。由田野一直望到华山,一路的白,不由人不叹:山舞银蛇,原驰腊象!

  庄里人都执锨挥帚忙着扫雪。他们是要把这雪收集到水窖里饮用。

  多少年来,在偏远的,缺水的农村,人们的生活用水完全靠雨雪。

  夏秋季收集雨水,冬春季收集雪水。

  无论哪种水,都有山的味道,有土的味道,有生活的味道,有岁月的味道。

  生下时,用这水洗净了身子哭,哭罢了睁开眼睛看,看到了娘,也看到了山。

  死了时,用这水洗净了身子埋,埋罢了是一堆土,一座坟,一座山……

  父老乡亲啊!

  沟沟坎坎啊!

  山山川川啊……

  那白,那净,那清……那黄,那绿,那紫……那累,那苦,那甜……那生、那死、那命……

  麦燕扫完了雪,取下头巾,擦干了汗。

  她的脸微黑透红,她的手粗糙有力,她的眼里映着雪,明净而淡定。

  她从婆婆手里接过岁大的儿子亲了亲,又交给婆婆,她说:“尔斯麻乃,妈妈要去学校,你在家听奶奶的话!”

  这时,依斯哈和几个年轻人扛着扫雪工具,说说笑笑地来了。

  依斯哈说:老婆子,路通了,你赶紧招呼学生娃娃们去学校吧。

  麦燕“哎”了一声走了……

  半路上,她手机短信响了,翻开一看,是黑蛋的。

  黑蛋说年前他一定回来,回来等开春了,和花花去城里开饭馆……

  老奎“欧!欧”地赶着一大群羊,明知道山被雪盖了,还往山里钻。

  他这个人啊……

  寄语:

  在寂寞的日子里,我的心总在曾经生活过的山里飞。

  去看看我的老家,去看看我的老乡。

  去在那山山沟沟转一转,坐一坐,想一想。

  ……有时候,我想起“麦燕”和“麦燕们”“伊斯哈”和“伊斯哈们”“老奎和老奎们”以及“黑蛋花花们”,我的心真的酸,因为他们处在“山”围成的“人圈”里,实在看不到多大的天空。但我也真的高兴,因为,他们的身后有全世界最稳妥的依靠,那就是山!

  稳健而踏实的山,憨厚而真诚的山,高大而干净的山,贫穷而富有的山!

  人活着到底追求什么?

  我觉得踏踏实实地过日子!踏实不是平庸,不是放弃理想!

  曾经的奢望、曾经的糊涂、曾经的勾心斗角、曾经的转辗反侧、曾经的心有不甘、曾经的怨天尤人、曾经的幸福、曾经的磨难……

  这一切,我一直在想,在痛……“麦燕”想通了,想通了就没有什么不着边际的心事。

  她曾经说:人活了,路不死!

  她还说:即使我走出了深山,也只是出去了我一个人,我的婆婆、公公呢?伊斯哈呢?即使我考上了工作,也只是改变了我一个人的命运,我的亲人呢?我办不了公司,开不了工厂……

  总之,麦燕是想开了,想通了。最后,她甘愿做一名雇用教师,每月领四百元的薪水,过着拮据的日子。但是她相信,在自己的哺育下,会有很多的孩子,一定会走出大山,飞翔在更广阔的空间,那样自己就真正地做到了无愧于心!

  羡慕什么城市的繁华,殊不知,繁华后面有多少浮华、多少虚伪、多少无奈、多少背叛、多少错爱、多少眼泪!

  说白了,我们的眼泪落到山里、落到黄土地里,春来依然是绿草萋萋、山花朵朵。而处在钢筋水泥、垃圾围城、繁华浮华的城市里的人,那泪水能滴到哪里去……当然,一定有地方!

  有时候急于写“麦燕”,一手抱着岁大的儿子,一手捏着手机围着我的菜园子,转着圈儿地写……

  提起儿子,我就想起了半瓜子田四,唉,他真是,生儿生女都一样,何必苦苦求儿!最后被拆了房子受罚,还得不到必要的扶贫救助。

  提起儿子,我又想起了伊斯哈,他到底是人转世的,还是癞呱子转世的呢?

  这个肉头肉脑的家伙,咋那么爱干那个……

  好在老奎把他管教得严:“你给我操心一两个孙子就中了,多了公家拆房不说,我去哪里买那么多的水果糖!”

  伊斯哈还要拧脖子犟嘴,一看老子要脱鞋,吓得飞了!

  把正在屋里抹桌子的麦燕高兴得捂着嘴笑……

  拙字浅文,贻笑大方,贻笑文友!

您正在浏览: 麦燕的心事(尾声)
网友评论
麦燕的心事(尾声)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