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伤心剑的传说之四 (M站)

伤心剑的传说之四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04-29  编辑:pp958

  四 饮血江湖

  就在唐门遭受无数夺剑而来的高手袭击时,唐大掌门正独坐大厅,静静欣赏我。他用丝绸轻轻擦拭着我,不断啧啧称奇:“世间竟真有这么一把洁白如雪的宝剑!真是妙啊!” 外面传来厮杀惨叫声,大堂的烛火摇闪着橘黄的光辉,映在唐大掌门阴晴不定的脸上。他修长白净的手指,忽然微微一颤,指尖被我锋利的剑刃划了道小口,细润的血滴渗出来,像一颗晶莹的红珍珠。他面前已经站了五条鬼魅般的人影,浑身都透着浓浓的死亡气息。

  唐大掌门深知本门的玄奥布置,五行八卦,遁甲迷阵,还有最精妙的机关陷井,冒然踏进只有死路一条。何况他还特派了亲传十八弟子把守要道。他以为这样的龙潭虎穴,大罗神仙也不能大模大样走进来。可这五个人,却已经毫发无损地走进来了。只有毁了唐门机关,再从他的十八名弟子身上踏过,才能站在这里。唐大掌门浑身冒出了冷汗。

  他处惊不慌,不等敌人站稳脚步,左手的暗器已经打出。唐大掌门不愧有“飞花溅血”之称,身上不带暗器,却处处都是暗器。无数点寒光无声划过,一瞬便到了对方眼前。大厅的烛火忽然全部熄灭,鬼魅似的五人随即凭空消失。唐大掌门的左手不停挥动,打出的暗器在漆黑中化成了无数流星,灿烂划空而过。他右手紧握着我,掌心的汗水染在我剑柄上,立刻结成碎冰。

  他忽然觉得呼吸不畅,真气滞在胸口,不能运转。眼前已有五只黑色大手向他压了过来。他猛提一口气,倒身飞退。可惜身后是一堵铜墙,他已经无路可退了。

  唐大掌门凄然大笑:“青山五恶,神剑给你们。”我感觉有股奇妙的力量穿过身体,仿佛剑魂出窍。我看到自己也化为更亮的流星,飞向前方。伴着几声惨呼,我穿透了三颗人心,坠往庭外。热腾腾的心血裹着我剑身后,立时冻结。唐大掌门身受五掌之力,撞在铁壁上,脑浆迸流。

  “好一式凌空驭剑术,青山三恶死得其所”厅外有人将我轻巧抄在手中,悠然说话。这声音洪亮如古寺钟鸣,清彻似玉盘珠落。像千年寒冰破碎时的脆响,也像大漠风啸时的雄吼。不等我释放寒气,一道似乎更寒的真气立刻将它封住。一瞬间,我被征服了。当真有这么高明的剑客能征服我?在他手中,我只有等待命令——杀或不杀。我的吞噬过无数剑客心肺的戾气刹时消散。他的手润嫩细腻,不像练剑之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我那么熟悉。好像千百年前,我就见过他。我默默勾勒了千万遍的主人,终于出现了。

  大厅的烛光陆续亮起来,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翩翩佳公子:淡蓝色长衫,乌黑长发顺肩披下来。黑白相映的俊目,深蕴着大海一样深邃的光。

  他横执我于右手,左手捻着火棉,悠然将大厅的蜡烛点亮,一支挨一支,气定神闲,似乎没有看到身旁的两个恶人。

  青山二恶被他这份淡定镇住了。偌大个唐门,他们视若枯朽。在这个半儒半侠的青年面前,却不敢轻举妄动,眈眈看着他点亮了最后一支蜡烛。

  佳公子掐灭火棉,温柔的俊目从我的剑身扫过,口中却对屏气敛神的二恶说:“我曾想过要以一人之力荡平青山,今日一见,才知小觑了诸位。你们任意两人联手,我便绝非对手。韩心这里赔不是了。”

  两个名动江湖的魔头,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一人冷笑道:“既然知道不敌,还这么平静。寒心公子当真视死如归么?”韩心还是淡淡一笑:“两位且莫误会,方才所言,是说往常,今日自当别论。”

  两人阴沉沉笑了:“寒心公子要欺我们五恶不全吗?嘿嘿…” 韩心摇头道:“这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伤心剑现在我手。”二恶豁然色变。

  韩心又轻轻微笑了:“两位莫慌,今日我并非为杀人而来。只是很不巧,王平虎先生没有被唐掌门一剑射死,不然今日大喜,倒可不沾血腥。”

  二恶中叫王平虎的,脸色更差了。他勉强冷笑道:“有伤心剑也未必能胜我兄弟二人。”

  “兄弟?呵呵!”韩心这次笑得最欢:“伤心剑之威,谁也难料有多绝伦。王平虎先生对我小帆师妹心怀不轨,必杀无疑。至于旁人,我想没必要为我试剑。王先生看好,我可要出剑了。”

  韩心说出剑便出剑。我的身体像沐浴在名剑山庄的洗剑池中,舒畅极了。第一次感到厮杀是这么怡神。韩心的剑法不拘一格,飘逸洒脱,浓浓的剑气与我融为一体。大厅中烛影摇红,剑光弥漫。

  “噗”韩心轻巧一剑,贯进王平虎的胸口。王平虎的铁爪顿在韩心喉咙前一寸处。旁观的那一恶立刻手按剑柄,却已被韩心言中:所谓“兄弟”,呵呵!

  韩心撤回剑,从怀中取出一块白布,将冻结在我剑身的血迹拭净。他自言自语说:“我这无情逍遥剑法,第一次发挥到如此淋漓,真不枉我此行!”他微笑着转身离开,对另一恶视若无物。身后飘落他拭过剑的白布,红白相映,分外妖艳。

  韩心杀人不眨眼,还始终微笑着。他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嗜好,就是喜欢独自看月亮。若逢月圆之夜,他可以彻夜不睡。

  白天他似乎只喜欢杀人。他杀人没有预兆,也不需理由。

  一个华贵的世家公子带狗逛街,那条狼狗对着韩心叫了两声,韩心便微笑着走过去,一剑将那公子穿心而过。他将试了剑的白布扔给狼狗,笑道:“我知道你闻到了我身上的血味而乱叫,现在你可以舔它了。”

  青楼里,韩心要听一位歌妓唱曲,但晚来一步,歌妓已被一个官爷包了。韩心微笑着推开他的包厢之门,一剑从官爷的眉心穿过。他一边拭剑,一边听歌妓抚琴。

  所以,韩心杀人也没有固定位置。他或许会从你的右耳一剑洞穿到左耳。洛阳神刀门骆老掌门就是被他这样杀死的。

  他要杀人,也从不顾及你的身份。有个钦差大臣游街,锣鼓喧天。他的轿子不小心碰了下韩心,韩心二话没说,拔剑便将他斩为两段。身边的护卫也被杀了个精光。

  所以,大街小巷都贴满通辑韩心的布告。但韩心还是为了一个小孩,血洗了张县的府衙。那次他连夜逃亡,饥困交加。那个小孩把家里仅有的一张烧饼给了他。他便问小孩:“怎么不见你父母啊?”小孩说他还很小时,爹娘就去了张县,没再回来。后来他跟爷爷去县城,看到了妈妈,可妈妈已经成了县太爷夫人了…。韩心没有客气,他将烧饼两口吃完,然后就来到张县。张县的县令到捕快,全死在了他剑下。

  他不光杀这些有财有势的人,穷人他也杀。由于忘付酒钱,穷寒的掌柜骂了他一句“穷鬼”,他便一剑刺进掌柜的口内,深入数尺。韩心最敏感的一个字就是“穷”。他也不算很穷,可别人提及“穷”字,他便出剑。有个花花公字哄骗姑娘时说了一句话~你师哥那副穷样,怎能跟我相比?恰巧被韩心听到了。他微笑着对那位公子说:“穷人跟富人能不能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死人跟活人是没法比的。”那公子还没来得及恐慌,剑已刺穿了他心窝。那个小姑娘大惊失色,韩心温和笑了:“放心,我不杀女人。”

  没错,韩心的确不杀女人。至少,还从未有女人死在我的剑身下。有个女人在茶里下了毒药,然后劝韩心喝下,埋伏在附近的刺客便一拥而上。韩心冒死冲出重围,逼出体内的毒,然后再回到那女人的住所,将她身边的男子一律诛杀。他看着颤抖的女人,摇头叹息:“你的心不够狠,以后不要再害人了。”说完就离开了,碰也没有碰她。

您正在浏览: 伤心剑的传说之四
网友评论
伤心剑的传说之四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