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家贼难防 (M站)

家贼难防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04-29  编辑:pp958

  孙二爷有件宝贝,是一个元代的青花茶壶。茶壶呈海蓝色,片开的小而均匀,一看就知出自高人之手。茶壶两侧各有一条龙,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壶底有“御用”两字。壶盖中间的突起,竟然镶嵌着一颗闪闪发亮的夜明珠。

  孙二爷的老爹走的时候,拉着二爷的手说,这是从一个逃荒的小太监手里买来的,真正宫里的东西,你要好好保护它。

  那时老爹生了一种怪病,肌肉一天天萎缩,浑身没劲。看过大夫若干,皆不管用。眼看着家里的积蓄用光了,孙二爷抹着眼泪要卖那三亩薄地,老爹不让。孙二爷瞅了瞅老爹,嗫嚅了许久说,爹,咱把那茶壶卖了吧。老爹眼珠子瞪得牛眼一样大,“啪”地给了二爷一耳光。二爷摸着麻沙沙的腮帮子,再也不敢吱声。

  二爷知道茶壶在老爹心中的位置。那年,土匪郑麻子得知老爹有个宝贝茶壶,要用一千块大洋换,老爹不允。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伙蒙面人闯进了老爹的家,把老爹和他刚过门的媳妇绑了,问茶壶在哪儿。老爹不语。歹徒把房子翻了个底儿朝天,愣没找到那把茶壶。歹徒把老爹的媳妇带走了。临走撂下一句话:“什么时候想通了,拿茶壶来换。至于你的媳妇嘛,弟兄们先用着。”

  老爹思来想去,还是报了官。官兵没有抓到土匪,却把老爹媳妇的尸体抬了回来。

  老爹不得不远走他乡。从河北沧州辗转来到了山东济宁,隐姓埋名。几年后,讨得一房媳妇,这才有了二爷他们兄妹几个。

  老爹舍不得卖掉茶壶。一个月明如水的夜晚,老爹用一包耗子药把自己送上了极乐世界。

  孙二爷的四儿子军有志气,考上了大学。这是村子里的第一个大学生。面对着全村老少爷们儿的羡慕,二爷佝偻的腰板一下子挺直了许多,脸上像抹了蜜。因为成绩好表现优秀,军毕业后留在了济南。一年后,又交了个漂亮的女朋友,三个月不到,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姑娘提出一个要求:结婚的房子由男方负责,室内一切摆设由女方负责。姑娘说这是她们当地的规矩。

  靠大哥二姐的帮助,军才得以完成大学学业。眼下刚参加工作,哪来的钱买房子?军回家把这事说了,一屋子人没有一个吱声的。军就急了,说:“爹,把茶壶卖了吧?”大哥二姐也附和:“就是,收藏古董不就是为了增值吗,放在家里藏着有什么用?军要结婚,您这房子也该翻新了。”

  “啪”地一声,二爷的大烟袋锅子在三抽桌上磕出一个深深的窝子。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

  军站在寒风萧萧的车站,垂头丧气。就在这时,二爷像一片枯叶飘到了军的眼前。一叠人民币和一张写着名字的白纸在军的眼中交叠着惊喜与疑惑。

  “娃呀,都怪你爹没本事,这是跟乡亲们借的两万块,不够你自己再想办法。名字在纸上写着,日后有了钱,你要记得还给他们呀。”

  军的媳妇霞听说二爷宁愿厚着脸皮去借钱,也不肯把茶壶卖掉,很是不解:“什么宝贝,那么珍贵?到时我可得好好看看。”

  军旅游结婚回到老家,一家人热热闹闹的。霞就说:“爹,俺跟军结了婚就是孙家的人了,我能不能看看您老收藏的宝贝呀?”

  二爷在三抽桌上的香炉里点了三炷香,双手合十拜了三拜。二爷示意军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大木箱,打开,又搬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箱,开锁,小心翼翼地把茶壶捧出来。霞一见茶壶两眼放光,接过来捧在手心里前前后后地看,又用那白皙滑腻的小手摩挲着,连说好壶好壶。

  军和霞前脚刚回到省城,大哥后脚就打来电话。

  大哥结结巴巴地说茶壶不见了。

  军一愣:“前天还在,好好的怎么就不见了呢?”

  “咱爹昨晚做了个梦,梦见一只乌鸦在家门口的大槐树上吱吱乱叫,今早上你们走后,爹打开箱子一看,茶壶就不见了。”

  “那咱爹怎样了?”

  “爹一看茶壶没有了,直挺挺地就倒下了,现在跟植物人差不多。”

  军把茶壶被盗的事跟霞说了,霞没有吱声。

  第二天早上军一睁眼,不见了霞的踪影。床头柜上一张白纸,是霞的字迹:我是郑麻子的孙女,为了得到那把价值一千万的青花茶壶,圆我爷爷的梦,父亲携我追踪千里历尽千辛万苦,今天茶壶已得,咱们的缘分也尽了。

家贼难防 范文推荐:

  • ·家贼不难防
  • ·家贼
  • 您正在浏览: 家贼难防
    网友评论
    家贼难防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