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江湖柔情 > 一辈子还不完的债 (M站)

一辈子还不完的债

分类:江湖柔情  时间:2021-04-10  编辑:得得9

  周鸿阳是一家工厂的业务科长,这天他刚布置好员工的近段工作,突然一名员工将他拉到一旁,低声问道:“周科长,你以前是不是欠过人家的钱啊?”

  这话问得莫名其妙,周鸿阳问:“我从来没欠过别人的钱,你是听谁说的?”那名员工才“哦”了一声,说:“不是你就好,工厂大门外有一个人正在悬赏寻找欠债的人呢,他找的人也叫周鸿阳,据说欠了几十万元呢。”

  虽然不关自己的事,但既然人家找的人和自己同名,周鸿阳也好奇地来到了工厂门外,想看个究竟。

  工厂大门外聚集了好多人,人们都在看热闹。一个五十多岁老头正蹲在花坛边,手里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悬赏两万元寻找周鸿阳。”老头身上的衣服显得很旧,沾满了灰尘,看样子是长途跋涉来到城里的。

  人们都议论纷纷,其中也有一些围观的人是工厂里的人,他们都盯着周鸿阳看,想证实这人寻找的是不是他。周鸿阳挤上前去,来到老头面前问:“你要找周鸿阳,你认不认识他?”

  老头摇了摇头,说他是替老板出来找人的。他的老板叫杨利民,一年前,有一个叫周鸿阳的人,曾向他的老板借了二十万元,说是一个月内还,可钱到手后,人就失踪了。老头说罢,还从身上掏出两张纸来,一张是欠条复印件,另一张是一份龙山县法院判决书的复印件,上面清楚地写着周鸿阳欠钱不还的事,还有法院的判决。

  老头还说:“虽然法院已经判了,可找不到人,钱仍然得不到,所以老板打发好几个人出来到处寻找。谁如果提出线索,找到人的话,老板愿意拿出两万元来。”

  看来他找的真是一个欠债的人,周鸿阳知道人家要找的人不是自己,也就离开了。

  第二天刚上班,周鸿阳坐在电脑前打一份计划,门被人推开了,正是昨天找人的老头,那块找人的牌子仍扛在肩上。周鸿阳就问他有什么事,老头说:“我听人说,这个公司里有一个叫周鸿阳的人,所以进来找他。”

  没想到这人还真寻到工厂里来了,周鸿阳乐了,就说:“这个工厂里的周鸿阳就是我,但我并不是你要找的人。”老头似乎松了一口气,说:“我已经出来半个月,终于找到你了。”说罢,一屁股坐在门旁的沙发上。

  周鸿阳哭笑不得,只得说:“我的名字虽然也叫周鸿阳,但并不是你要找的人,我也不认识你的老板杨利民,你找错人了。”

  老头问:“你是不是龙山县的人?”周鸿阳点了点头,那是他的家乡,从小就在那里长大的。老头笑道:“只要你叫周鸿阳,又是龙山县的人,不是你还会是谁?我们的老板也不容易,他做的是小本生意,你这一欠,可把他整惨了,现在他的工厂已经没法做下去了。”

  看来这老头已经认定他就是要找的人了,周鸿阳只得解释,自己的确不是要找的人,更从没借过别人的钱,他已经好多年都没在龙山县了。但老头似乎已经铁了心,一口咬定说:“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就可以糊弄我。既然你就是周鸿阳,你就得还我们老板的钱。”

  工厂里的人看到他们的争论,都跑来看热闹,大家纷纷劝老头说,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不要看到名字一样,就认定是欠债人。但不管人们如何劝,老头就是不肯走,弄得周鸿阳赶也不是骂也不是,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老总过来了,就问发生了何事。老头一听来人是老总,立即说:“领导你来了正好,这个周鸿阳欠了人家的钱,却躲到这里来了,害得我们好找。我现在找到了他,竟然还不肯承认。你是领导,得给我做主啊。”又拿出那些复印件来给老总看。

  老总看了一眼,就将周鸿阳叫走,来到老总的办公室,这才问道:“你是不是真的欠过人家的钱?”周鸿阳大惊,急忙解释自己的确不认识老头所说的人。老总说:“这事闹成这样,你得好好处理才行。”

  周鸿阳说:“要不看他是个老头,真想揍他一顿。我这就叫大家赶他走。”老总笑道:“赶人走可解决不了问题,他现在弄得人人都知道了。你来工厂刚几个月,而他又来自你的家乡,以前你是不是真的借过人家的钱,谁也说不清楚。你不还大家一个清白,以后谁还敢相信你啊。”

  话说到这份上,周鸿阳也明白了,工厂里的人谁也不敢肯定,他是不是曾欠过人家的钱。他大学毕业后,辗转了很多城市打过工,半年前才来到这城里,在这家工厂任聘了这个科长的职位。对于他的经历,工厂里的人也只是从他嘴里知道,谁也没看到过。

  周鸿阳只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老头仍坐在那里等着。周鸿阳恼怒地说:“真不知道你是何方来的神圣,好!我这就跟你去见见你的老板,证明欠债的人不是我。”老头这才笑了,说:“那就好,其实就算真还不起,可以慢慢还,好多事也可以商量的嘛,这样躲起来,岂不成骗子了?”

  他跟着老头,来到车站,老头将车票买了,两人踏上了归程。一路上,老头防贼一样盯着他,生怕他跑了。周鸿阳只觉得好笑,自己并不是欠债人,根本没有逃跑的必要,何况他已经在外面闯荡了好多年,一直没有回家,也想趁机回去看看父母了。

  他们从火车又转汽车,一路颠簸了几天,终于驶进了家乡的小县城。几年不见,原来破旧的小城变化不小。

  下了车,老头就说:“好吧,我知道你也想回家去看看,不过,你还是先跟我去见见老板再说。”周鸿阳只得答应,两人来到了城郊的一家厂子里,老头直接将他带到了厂长办公室。

  屋里有两个人正在讨论事情,一看到老头进来,就叫道:“伍大叔回来了,这就是周鸿阳?”被称为伍大叔的老头点点头。周鸿阳急忙叫道:“你们谁是厂长 我虽然也叫周鸿阳,可并不是欠钱的人,我要跟他说清楚。”

  一名汉子叹息一声,说:“你回来的不是时候,因为你欠了杨厂长的钱,现在工厂已经倒了,悲愤之中,他前天跳了楼,现在已经是死无对证了。”

  周鸿阳大惊,白白来了二十万元的债务,又变得死无对证,这一下真不知如何解释了。他叫道:“可我真的不是欠他钱的人,这欠条也不是我写的,你们可以调查啊。”汉子说:“我们也不知道实情,他虽然死了,但厂子我们还得支撑下去。不过既然你是周鸿阳,我们还得从你身上讨回这些钱。”

  这一下真的是说不清楚了,周鸿阳急得叫道:“不是我欠的钱,凭什么要还你们?再诬陷我的话,我可以告你们的。”汉子冷笑一声:“现在你想告也来不及了。”说罢一招手,门外进来两个人,一把将他扭住,周鸿阳顿时无法动弹。

  汉子笑道:“也许你现在身上确实拿不出钱,但你可以再打一张条子,就说欠杨厂长的二十万元无法归还,愿意在这家厂里打工还债,期限为五年,你看着办吧。”说罢将纸和笔摆到了他的面前。

  周鸿阳哪里肯服,抓起纸撕了个粉碎,怒叫道:“我没有欠人家的钱,凭什么听你的?”汉子也不恼,只是叫人将他关进一间屋子里,将大门锁上,然后将纸和笔丢在他面前,说:“那你就在这里慢慢想吧,什么时候写了,就放你出去。”刚回到小城里,就让人莫名其妙地关了起来,周鸿阳气愤极了,但却无可奈何。幸好这些人并没有折磨他,还送饭来给他吃。

  屋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椅子,周鸿阳躺在床上,感到百般无聊,他看到屋角丢着一只工具箱,心念一动。眼见天色暗了下来,外面已经没有人走动,他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起子,开始撬窗口,没多久,就将窗口的防盗网给缷了下来。

  他伸出头去,发现关他的房间只是二楼,就悄悄地跳了下来。刚想趁黑走人,就听有人笑道:“你真的就这么走了吗?”周鸿阳大吃一惊,回头看时,就见身后站着一个女子。这人他认识,是高中的同学阿静,他吃惊的问:“你怎么也在这?”

  阿静笑道:“我现在就在这厂里工作呢,你呢?”周鸿阳说了自己被诬陷的事,阿静笑了,说:“伍大叔这事也做得太损了,他们是想让你回来呢。其实并没有欠债一事,更没有人跳楼,他们只是想吓你罢了。”就在这时,房子后转出几个人来,伍大叔和汉子都在其中。

  伍大叔笑道:“看来跟你来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了,让她来劝劝你吧。”周鸿阳这才知道原委,由于家乡地处偏僻,出去读大学的人都不愿意回来,宁愿在大城市里混饭吃。可家乡的建设又很需要这些有知识的人。这家厂子需要的专业人员,正是周鸿阳所学的专业,他父母也曾多次说过,希望他能回来帮助家乡的人,但周鸿阳已经铁了心,非要在外面混出个名堂不可。为了能将周鸿阳拉回来,伍大叔就想了一个主意,只身到城里,将他给骗了回来。

  伍大叔说:“我们可是真心想让你回来的啊,其实你并没有欠谁的债,我这样做,也是征得你父母同意了的,家乡需要你这样的人。”

  阿静笑道:“我也是前段时间被大伙从城里骗回来的,可我已经安心在这里做了。虽然我们没有欠谁的债,可是,是家乡的水土将我们养大的,难道这不算是债吗?”

  周鸿阳惭愧地低下了头,猛然间,他昂起头说:“你说得对,家乡的债是一辈子也还不完的,从今天起,我就是厂子里的人了。”

您正在浏览: 一辈子还不完的债
网友评论
一辈子还不完的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