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江湖柔情 > 谁在红尘中默默的等待,原七生七世的爱恋(2)【连载】 (M站)

谁在红尘中默默的等待,原七生七世的爱恋(2)【连载】

分类:江湖柔情  时间:2021-04-10  编辑:pp958

  挽情柔,你记住,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在身后等你,等你倦了回到我的怀抱。 龙玄  第二世  深冬的夜,冷得刺骨,直入骨髓,一抹瘦弱的白色身影忽得一歪,晕倒在了藏青色的墙下。 挽情柔睁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少女。看见她醒来,少女抽了抽鼻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挽情柔伸出细嫩的小手在少女的背后轻轻拍着,一边说:“这儿是哪,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儿?”“呜呜,这里是龙府,我叫樱儿,是府里的丫鬟,你昨儿个晚上晕倒在了府外,是沁姨把你捡回来的。”“沁姨?"“嗯,沁姨是龙府的管家,哦,对了,沁姨说,让你醒后去见她的,不过---你还是先沐浴吧!”挽情柔看看自己,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去见人的确不好,便点了点头,并道:“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一边说一边向樱儿灿烂一笑,就起身走向浴室。

  “朋友?”樱儿喃喃着这两个字紧锁的眉心让她看上去似乎不像一个普通的丫鬟。 出浴了的挽情柔三千青丝披散而下,一张精致的小脸不施粉黛却已摄人心魄,美不胜收,暗香浮动。挽情柔却走上香台,用朱砂笔在自己的脸上划上几痕。便转过头笑意盈盈地对樱儿道:“走吧!”   沁院,管家的身旁站着她的女儿怜秋如,此时他俩正一脸轻蔑的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二人。挽情柔和樱儿大汗淋漓地赶到门外,却不料管家轻飘飘的丢来一句话:“挽情柔是吧,去厨房干活吧!”情柔低头不语。   到了厨房,一位憨厚的青年便走上前来道:“我叫大力,你可以叫我大力哥,有困难就来找我哦!”情柔点点头。这时,一个邪魅的少年冲进来与情柔背对背靠着一个转身,两人的唇触到了一起,虽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也让两人的脸红透了。少年窘迫的道:“我---我,呃明天我们再见!”说完挂起了高深莫测的笑,就走了出去。   第二天早晨,挽情柔刚起, 便听见了樱儿的大嗓门:“情柔,情柔,你被调到少爷房中做事了。”“少爷?”“是呀,少爷待人可好了,你去了一定不会吃亏的。”挽情柔没有说话,只是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对她来说,哪里都是一样,心死了,即使是酷热如夏,,也驱不走心中的一方寒凉。

  走进一座古朴清幽的小院,挽情柔淡淡的看了一眼高座上的少年,几乎是脱口而出,:“玄?”龙玄听后,身体猛地颤了颤,似乎在记忆的深处,也曾有一个女子,用软糯的嗓音唤他玄,她,是谁?  三年后  挽情柔与龙玄同坐溪旁,情柔笑着,她知道,她与龙玄,是两条永远不可能相交的线,即使相遇了,也很快就会分开,但她也知道,无论是她,还是他---都离不开对方了。“情柔,情柔!”樱儿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道:“大力哥,来找你了。”说着用嗳偎的眼神看了一眼挽情柔,却不敢看一旁脸色阴沉的龙玄。挽情柔正想起身却不料手腕被人紧紧抓住,回过头,见龙玄一双凤眸死死盯着她。“不许去!”

  此时,龙玄的小厮飞奔而来,也没在意挽情柔在场,就道:“秋如小姐又来找您了。”说完还特意看了一眼龙玄。挽情柔注意到了,这眼神,和樱儿看她的眼神一模一样。

  不由苦笑一声,原来,在别人的眼中,他和她,只是陌生人罢了。龙玄淡淡应了一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在此时,微夫人的俾女传挽情柔过去。 微夫人是龙玄的母亲。  微夫人房

  挽情柔看着椅上坐着的华贵的妇人,妇人道:“情柔,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个年纪的姑娘都已经有孩子了,要不,我帮你指门亲?”妇人用试探的目光看她,但情柔知道,无论她答应与否,都必须嫁人。是啊,她不过是一介奴仆罢了,有什么资格祈求少爷的垂青呢?挽情柔道:“不知夫人想将我嫁与何人?”“情柔啊,我看你与大力平时关系挺好的,要不?”“情柔愿意!”“那可就太好了,正好玄儿也要和秋如成亲了,不如来个双喜临门将四人的婚事都一并办了吧!”“什么,龙玄他要和怜秋如成婚了?”“是啊,秋如她不就是和玄儿说去了吗?”

  五天后

  挽情柔看着大红的嫁衣,没有成婚的喜悦,只有无尽的悲凉,曾几何时,她也曾想过,有一天可以和龙玄踏入婚姻殿堂,可如今呢,呵呵,我却要亲眼看着他娶别的女子。挽情柔的手中握紧了手中的酒壶,那是怜秋如昨晚派人送给她的,呵,还真是以女主人的身份示人了啊,她已查明,酒中还有剧毒,就算依着你们的意思嫁给了别人,你们还是把我当成了眼中刺,肉中钉看待吗?也好,那便随了她们的愿吧。礼服繁重,酒壶被她紧紧地攥在手心里。 两对新人走上大红的喜毯,龙玄和挽情柔凝视着,忽然,龙玄丢下手中的佳人, 转身执起挽情柔的手,跑了出去。挽情柔感受着手心传来的温度,贪恋着地将手往他的手掌里再缩了缩。两人的喜服随风飘扬着,看上去是那么协调。 郊外,已是秋季,天气微凉,龙玄搂着挽情柔,情柔不语,只是从怀中拿出酒来,默默地喝着。龙玄见状,忙说:“柔儿,我------”“龙玄,我并不爱你,你这又是何必呢?”龙玄不知,挽情柔是忍着多大的心痛才说出这短短的几十个字的。 挽情柔丢下喝光的酒壶,快步走向远处,她不想让龙玄看见她死,也不想让他心疼,所以她只想找一个角落,默默等待死亡的降临。没走几步,挽情柔瘦弱的身子便栽倒在地。恍惚间,她似乎看见樱儿身着粉色衣裙飞奔而至在她面前,樱儿变成了一株妖炙的樱花树。此时此刻,尘封的记忆被开启挽情柔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也想起了她在樱花树下为龙玄跳的那一曲惊鸿舞------

您正在浏览: 谁在红尘中默默的等待,原七生七世的爱恋(2)【连载】
网友评论
谁在红尘中默默的等待,原七生七世的爱恋(2)【连载】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