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江湖柔情 > 十八根头发 (M站)

十八根头发

分类:江湖柔情  时间:2022-04-24  编辑:pp958

十八根头发 标签:十八大

  十八根头发

  文/致橡月泊山

  我有个叔叔,人们都叫他阿克,父母亲去的早,与一个妹妹相依为命。我阿克叔叔身体健壮如牛,脸黝黑,眼睛黑而亮,十分精明,且人乐观开朗,十分爱笑。二十六岁在村里盖了两层半的水泥房,外表装饰成白色,头顶用琉璃瓦,很华美,这可是村里第一栋水泥房,且没差一分钱,让全村人羡慕,并被村长大头称赞为本村的后起之秀。因为我阿克叔叔确实能干聪明,加之岁数到了结婚的年龄,村里的媒婆争先恐后的给他介绍对象,可是大半年来他居然没一个看得上。对象不合适,阿克叔叔就整天忙于赚钱。他坐在青石板上想妹妹今年要参加高考,妹妹学习也好,她一心想去北京读书;我多赚些钱,送妹妹去北京读书,也可在北京多呆几天,看看首都的样貌。正在他静想的时候,隔壁村的村长来到他家,告诉他半年前谈论承包的一片土地,按他说的价承包给他三十年。他高兴的给村长发了烟,两人畅聊起来,笑声浸透着白色的屋子。此刻家里的座机响了起来,他赶紧跑去接电话。他一看电话号码就知道是妹妹的班主任。“喂,田老师,你好,有什么事吗?”田老师也知道小兰只有与一个哥哥,而且兄妹两个的关系很好。“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小兰出事了。”“什么事?她不听你话了,不听话你就教训她。”“没有,小兰这个人很乖巧,聪慧,好学,成绩在班上几乎都是第一,要是能参加高考,北大都有九层把握。可是她今天下午出去买书时,开车的闯红灯……”田老师呜咽了。“怎么了?”阿克叔叔说。“把小兰给撞了,送到医院就断气了。”听到这话,阿克叔叔脑里眼里全是妹妹的样子,电话从手中滑落。从那一刻,阿克叔叔变得沉默了,嘴角再无笑声。他每天都会去妹妹的坟前静坐,看着妹妹给她亲手做的许愿瓶,因为瓶子里有妹妹的六根头发,还有他的六根。为了排遣自己的痛苦,他每天忙于干活,管理承包土地上自己亲手种下的八千多株柑橘。为了与外面的果商有联系,了解果市,农药等等,他买了电脑,拉了网线,成了村里第一个用电脑人。

  三年后,他的第一批柑橘上市,一个浙江的国商亲自来收购,赚了大钱,被县里授予“杰出青年奖”。也就是这一年,村长大头的女儿晓英回到了农村。村长的媳妇是个大学生,当年派到农村知青,和大头相爱,结婚的;后来平反,调到县政府里工作;由于工作业绩好,随后,就调到市里当部长。为了让女儿接受好的教育,晓英到了读书的年纪,就被送到市里读书,那个时候的晓英不喜欢农村生活,春节都不肯回来,已经八年没回农村了。这次回来,是由于连续三年高考,都没考上,她向母亲提出拒绝高考,再叫他考,她就要疯了,于是回家来调养。回到家里,无聊,上个网都不可以,听父亲说阿克那里可以上。吃完晚饭,她就来到阿克叔叔门前,轻轻敲门,阿克叔叔走过去,把门一开。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个女子和他逝去的妹妹有些相似,脸细长消瘦但粉红白嫩,散披着发,穿着白色连衣裙,手指很细,眉毛浓而有些微卷,特别是那双眼睛,亮闪闪的水萤萤的。

  他呆呆的看着。此刻晓英说:“你怎么了?我是晓英。听我爸说小时候你还背过我呢。”“晓英,你怎么变这个模样了。和以前一点不像。”“我爸妈也说,不关人不像,性格也不像了。”然后露出天真的笑容。“你坐,我给你剥桔子,再给你切几个橙子。”话完,并有些慌张的走向厨房。“我听我爸说了你很多事,他说村子里最佩服就是你。”“你爸太夸奖我了。”“我想上网,我家里没网上。”“在二楼左手边第一隔里,你顺便上就是了。”晓英走上了楼,看着挂在墙壁上小兰的画,心里抖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像她。阿克叔叔把橘子橙子端到楼上放在晓英的旁边,聊了几句就出电脑房,一个人看起了电视。两个月后,我阿克叔叔终于迎来了爱情,他和小她九岁的晓英恋爱了。阿克叔叔每年的经济收入三十几万,比领工资的还高,两人最后走到了结婚那一步,晓英的父母亲也同意。一年后,两人结婚了。结婚后,生活很美满,阿克叔叔不让晓英下地做活,所有的伙计都是我阿克叔叔一人做。一年后,晓英给我阿克叔叔生了一个男孩,这乐坏我阿克叔叔。两年后,晓英向我阿克叔叔建议她到市里找一份工作,把晓英送到市里接受幼儿园的教育,这样有利于孩子成长。我阿克叔叔高兴的说:“孩子一定要接受教育,不可像我这样没文化。同意,只是你不要工作了,带好孩子就行,我们不差钱。”晓英带着孩子去了市里,住在母亲那里,孩子送去幼儿园,周末要不我阿克叔叔开车去市里,要不晓英带孩子下来。晓英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就去学古筝,教古筝的马邑是个外地人,一个岁数和晓英差不多,且长得英俊潇洒,说话如诗歌般流淌,不像阿克叔叔长得黑,话少。马邑完全符合了晓英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于是两人暗生情愫,最终东窗事发,这件事被我阿克叔叔知道了,晓英提出了离婚。我阿克叔叔沉默不说话。他知道一个人要走,强留也没用。他们两个离婚了。我阿克叔叔还是像以前一样生活,孩子是晓英的母亲帮助带着。村里每个人都建议我阿克叔叔再续娶一个,以他的条件娶个十七八岁妖艳如花的都没问题。我阿克叔叔拒绝了,只是一个人默默的过着,时常到小兰的坟前喝酒,周末就去市里看看孩子。

  三年后,村长大头来到我阿克叔叔家。“阿克,我知道我女儿对不住你。可是昨天她住进医院里,昏迷中,口里嘴里喊得都是你。我希望你去看看她。”“她怎么了?危险吗?”“那个臭外地的蚂蚁,原来老家娶了一个;晓英怀了他的孩子,他叫晓英打掉,晓英不肯,两人打起来,他一脚踢中了晓英的肚子,晓英流血当地晕倒,幸好他还把晓英弄到医院里,才把命保了下来。现在孩子没了,外地人怕我们报复,打个电话给她妈,现在跑回外地了。”村里人都不希望我阿克叔叔去看晓英,原因是像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不值得同情。我阿克叔叔不理会村里人的想法,打扮的漂漂亮亮,像结婚的样子,去了医院。他去时,晓英睡着了,他看着晓英苍白的脸色,心中痛的不是滋味,他伸手过去抚了抚晓英的发,然后握着她的手,呆呆的看着她脸,眼睛,想着那个放风筝的的小兰,泪水止不住的流了起来。晓英醒来,睁开眼睛看见了阿克,她想爬起来。阿克叔叔马上说:“不要动,小心伤着。”晓英听阿克叔叔的话不动只是说:“把我扶起来,靠着枕头。”阿克叔叔按她的吩咐,把她微微扶起,靠着枕头。“你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年轻,你看我才三年,我就长皱纹了。”晓英说。“你还很年轻,很漂亮,在我心底,还是个娃娃。”“你恨我吗?”晓英说。“恨?你还年轻,就应该允许你犯错误。”晓英笑了笑:“你什么时候那么会说话了。”“没你的时候,自己看了些你遗下的书。”“我不会再有孩子了。”“我们有呀,有一个儿子。”听到这句话,晓英哭了起来,一把抱着我阿克叔叔的腰,在哭泣中说:“我对不起你,阿克。”阿克叔叔只是说:“我希望你回家,不要老在外面了,孩子和我都需要你。”我阿克叔叔和晓英阿姨又回到了一起,两人带着孩子回了农村,回到村子后,我晓英阿姨不仅争着下地做活,而且还负责着孩子的学习和辅导,整个家充满着温馨,弥漫着幸福。四年前,我阿克叔叔到我家。他说:“你晓英阿姨要看书,村里有书的好像只有你。”我拿了卢梭的《爱弥儿》给我阿克叔叔。两个聊了很久。我问他:“为何当初晓英阿姨走后,自己不娶一个;一个女人要是背叛了我,我绝对不会那么轻易让她回来。”我阿克叔叔笑了笑说:“你晓英阿姨嫁给我时,小我九岁,她在我眼里有时是个调皮的孩子,有时是个可爱的学生,有时是个温柔的妻子,她把一生中最好的年华给了我,已经够了,她那么年轻,就应该允许她犯错误。再说她太像我死去的妹妹了,和她生活,如同和两个人女人生活在一起,我应该觉得知足,更应该觉得庆幸。”

  后来,我阿克叔叔的儿子考上了北京大学。他们全家去了北京。我叔叔带了小兰送她的许愿瓶去。到了香山上,我阿克叔叔对晓英阿姨说:“我想向你借样东西。”“都老夫老妻了,还说借,什么东西?”“六根头发。”“你傻了。”“就要六根头发。”阿克叔叔很严肃的说。晓英阿姨从头上一根一根的拔下了六根头发,递给我阿克叔叔。阿克叔叔从包里取出许愿瓶,把六根头发放了进去。他们一家人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找到了一棵美丽的黄栌,在下面挖了一个坑,把许愿瓶埋在里面,并用红叶子盖上。嘴里说道:“我亲爱的小妹,哥哥带你来北京了;你的侄儿很优秀,考上北京大学了;你的大嫂很漂亮,他们说和你有点像;你不要孤独,我和你大嫂一直陪着你呢。”全家人为小兰默哀,然后离开了香山,风使劲的吹着,地面的叶子越来越厚,像一床温暖的被子盖着十八根头发,十八根头发慢慢的变白,变红,但永远不会化,不会老。

  2013.8.1

您正在浏览: 十八根头发
网友评论
十八根头发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