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长篇连载 > 卧底红颜 (M站)

卧底红颜

分类:长篇连载  时间:2021-04-10  编辑:得得9

  1.虎匿猴威

  凌晨三点,西盛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里座无虚席。特勤中队中队长高扬正站在指挥台上紧锣密鼓地布置任务。

  警队民警早已熟悉了半夜紧急集合,但这一次,所有人都闻到空气中的特殊气味,有人更是一进会场就发现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的不是别人,而正是局长唐大鲁!

  所以,这绝不是一次寻常任务。

  随着高扬冷静的部署,任务很快明朗起来。原来西盛市副市长宋震年突然被绑架,匪徒叫嚣着让家属准备800万现金,外加雷·阿诺杰的世界名画《黑河》,于清晨六点“交货”,地点就在富士街家仪商厦门前。此次警方的任务就是迅速布控,力争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安全解救人质!

  “想必大家还不知道绑匪是哪一路的吧?”高扬布置完任务,话音一沉,“当然时间紧迫,我也不卖关子了,嫌疑人就是咱们一直盯着的蒲封豪!”

  高扬话音一落,警员中间立即议论起来大家都知道蒲封豪当年在西盛的分量,当年上一届市委班子调整之前蒲封豪无论在政界还是商界都是呼风唤雨式的人物,可如今随着上届市委班子审查的审查,调离的调离,撤职的撤职,蒲封豪早已风光不再。

  市公安局尽管盯了蒲封豪多年,怀疑他就是西盛一带最大的贩毒头目,但苦于证据不足,不可打草惊蛇,一时没有下手。这一次,蒲封豪居然狗急跳墙使出这么一记昏招,很让刑警们意外,同时这又是一个绝好的抓捕机会!

  不管怎样,民警一听说要抓蒲封豪了,个个都显得跃跃欲试。高扬布置完任务,交代完了所有该交代的背景,不禁拿眼光望向坐在后排的局长唐大鲁。唐大鲁眼神之间似乎蕴藏着深深的忧郁,他“嚯”的一声站起来,只冲手下说了一句斩钉截铁的话:“成败在此一举,出发!”

  各警种迅速按部署占据了有利位置,唐大鲁亲自坐在进口雷达指挥车里督战,随时与高扬保持电台联系。“高扬高扬,你那边什么情况?”“报告唐局:一切正常,没有新情况。”

  唐大鲁一边用电台对讲机通话,一边紧紧盯着另一只手里的手机,手机信号一明一暗很正常,但一直很安静,这不禁让唐大鲁心急如焚。

  时间一点点地接近清晨六点,此时富士街家仪商厦门前已经行人如织,蒲封豪还没有任何露面的踪迹。唐大鲁在电台里再次叮嘱高扬:“一定把眼给我瞪起来!决不能放虎归山!谁懈怠出了差错,回来我先处理谁!”

  所有警员握枪的手都出了汗,但他们目光所及之处,也就是富士街家仪商厦门前那尊雕像上的那个黑色包裹,还没有一个行人哪怕去看一眼呢。

  六点,六点半,唐大鲁一直在电台这头沉默着,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能擅自撤退。

  就在六点五十三分钟时,令所有民警没想到的是,忽然自天而降一颗燃烧弹,其实也就是一颗寻常的烟雾弹,口兹口兹啦啦冒着白烟落在了雕像跟前,说时迟那时快,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不知从哪儿跑出来的一只猴子竟蹭蹿跳起来用手拽走了包裹!

  高扬的脑袋轰地一声炸了!事前因为众所周知蒲封豪的性格,从人质安全角度出发,经过和家属商议,那个包裹里真就装了800万现金和那幅名画。

  但是现在,躲在身后的老虎没出现,一只滑稽的猴子却意外抢走了包裹!高扬惊慌地在电台里语无伦次:“唐局!猴子,……一只猴子!……”

  显然开枪已经来不及了,那只经过特殊训练的猴子,三跳两攀,已经很快就消失在了钢筋丛林里。

  2.替罪羔羊

  行动宣告彻底失败。

  唐大鲁在大发一通光火后,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坐就是十个小时。期间他接连接了不少于二十个被绑架人家属的电话。最后,唐大鲁把电话筒甩在一边,将自己彻底包裹在浓浓的烟雾当中。

  这是一次耻辱!现在家属就等他给一个答复,可是他现在连人质的半点信息都不清楚。

  突然,唐大鲁的手机响了。

  唐大鲁有点失常地抓起手机来连声问道:“喂?喂?”

  “是我,唐局。”话筒里传来一阵女音。

  “你知道我一直都在等你的消息,你怎么样?”

  “唐局似乎应该先问我蒲封豪现在怎么样才对。”

  唐大鲁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都一样。现在什么情况?”

  女声回答:“唐局,行动失败了,我和蒲封豪彻底失去了联系。”

  “就是说你不知道今天早上发生的一切?”

  “我知道了,但我真的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难道他连你都不相信了吗?”

  “唐局,难道你连我也不相信了吗?”

  唐大鲁眉头紧皱:“那好,马上,老地方见。”

  唐大鲁刚刚在风洋酒店顶楼的咖啡厅坐下,就看见一个皮肤白皙的高鼻梁女人走过来。两人一起坐下,看似有说有笑,其实是正在接号。

  女人代号白狐,正是唐局报请上级公安机关几年前就安插好的卧底。白狐名叫安琪,人如其名,像天使一样美丽,但从警校练就的身手非同一般,卧底三年来,破获各类案件数十起,目前公开的身份是蒲封豪的情人。

  唐大鲁本对接头抱有很大希望,但没想到,蒲封豪这次居然连身边最亲近的女人都隐瞒了。“他会不会已经出去了?!”唐大鲁急切地问道。“不清楚,凭我的直觉,他好像还没有走远。”安琪否认。“那他会来找你吗?”“不知道……”

  唐大鲁忽然动情地握住了安琪的手说:“安琪,告诉我,你们现在是种什么关系?你有没有……露出破绽……”

  安琪凄凉地笑了一下,推开了对方的手:“唐局,我知道你很关心我,但我在蒲封豪这边挺安全的,他对我不敢怎么样。”

  唐大鲁有点尴尬,但郑重地点了点头:“那我问你,凭直觉你说他现在会在哪儿呢?”“我真不知道……但我觉得他没走远,他很早就会易容术,而且现在他之所以要那幅画是因为有人出更高的价钱!别人也在找他,他很有可能隐姓埋名……”

  “那就回来吧,我们需要你。”

  安琪疲惫地笑笑说:“给我几天假,好吗?”……

  第二天一早,安琪意外地有了新情报。她火速在第一时间内联系上了唐大鲁。

  “唐局,他发来了电子邮件,让我明天晚上坐12点的飞机一起走。”“太好了!”“不过,他很可能已经整了容。他告诉我相识只能靠感觉和缘分!”

  唐大鲁很快差人查清了,那是一班飞往日本札幌的航班,立即部署警员赶在飞机起飞前进行抓捕。

  然而安琪刚进安检处,就收到一条陌生的短信息:“计划有变,有人跟,改乘323次,同是10点!豪。”

  安琪一看来不及通知唐大鲁,生怕旁边又随时有眼睛盯,只得快速向323次航班处跑去。她计划在上飞机前将短信发给唐大鲁。

  短信终于发出去了。安琪也顺利坐上了飞机,甚至没有人来刁难她一下,看来是早已有人安排好了这一切。

  安琪坐的是中等仓,一上飞机就开始四处端详,乘客太多了,等她把男女老少都看过好几遍,却并没有发现蒲封豪。

  甚至连一个身材相像的都没有。安琪有点隐隐地担心起来。根据那条不显示手机号码的短信看,蒲封豪很明显已经被另一伙人跟上了,这些人可能是为了名画和钱什么后果都不计了!自己这样冒失地上飞机,既不知道蒲封豪是否已经识破了自己的卧底身份,又不知另一方是否认得出自己,况且还与唐大鲁失去了联系,所有一切会不会有多重危险?!

  安琪有点晕机,想跟自己右侧靠窗的大胡子男人换一下位置,还未开口,男人已经背过身去。安琪没办法,悄悄捅捅前边右座,换了位置。

  安琪闭上眼睛。飞机越发颠簸。安琪听到左手旁边的另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开始剧烈地呕吐,安琪再也忍不住了,掏出塑料袋也哇哇地吐起来。

  吐完了,两人相视苦笑。对方显然比自己年龄小,应该还是个大学生,他手里拿着一本《腾泽秀行棋局精选》。

  “你在哪儿读书?”男孩惊讶地说:“我都工作两年了,回北京。你呢?”

  安琪笑了说:“我老资格了,做Model,你看像不像?”

  3.虎假狐威

  安琪很快开始和身边名叫李贽的青年谈笑风生,全然像忘记了身边的凶险。

  一下飞机,依然没有人与安琪联络。安琪也没有发现唐大鲁他们,干脆就和李贽还有李贽的同事继续同路,去他们公司玩。

  半路上,安琪去路边方便,想给唐大鲁发个短信。结果蒲封豪的信息又来了:“原谅我亲爱的,我不能靠近。但你已被盯上,你不该戴我送你的那块夜光表,快找个人假装亲近一下。豪。”

  安琪赶紧删掉信息,从厕所一出来就把手臂自然抱住了李贽的胳膊。李贽显得非常兴奋,同事羡慕得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李贽却红着脸将安琪揽在怀里。

  安琪留心发现身后确实跟着人,飞机上的那个大胡子就一直尾随在后面!于是安琪将动作做得很夸张,外人看来,她已经和李贽是对十足热恋中的情侣了。

  三人拐进了一家快餐店,去完洗手间回来时她吃惊地发现,李贽的同事已经走了,而那个大胡子也进了餐馆!

  “你同事呢?”安琪走过来靠在李贽身上。一边用眼光暗暗盯着大胡子。

  “嘿,他自己先走了,他都快哭了!”“那是为什么啊?”“因为你啊!”安琪有点轻浮地和李贽笑着说:“人家怎么了吗?”

  李贽脸红了,不接话,一连点了好几样小菜,还要了一瓶红酒。安琪突然说:“我不喝红酒。”

  李贽刚想发问,安琪又说:“咱们来点二锅头怎么样?”

  李贽的脸又烧起来。

  两个人把一瓶一斤的二锅头喝光时,都有几分醉意了。尤其李贽站起来腿都开始打战,安琪苦笑着去开了一个休息间,把他扶到三楼的房间内。

  李贽一进门就抱住了安琪。安琪想要挣脱,发现对方的手劲很大。“别这样,放开我!”“不!”李贽的手开始游移着,“安琪,别怪我太冲动,我完了!我发现自己已经坠入情网了……”

  安琪使劲将李贽的手摁下,盯着他的眼睛看,一直看,安琪忽然很善意地笑了。“我们只不过是萍水相逢,好弟弟,我必须得走了。”

  李贽迷迷糊糊站起来,拽着安琪不让她走,安琪刚想甩开他忽然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安琪迅速回身上来紧紧吻住了李贽。

  李贽吃惊且欣喜地迎接着,迅速把自己的上衣脱掉,紧紧抱住了安琪。

  一番激烈的接吻后,安琪突然狠狠推开了李贽:“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洗个澡,好吗宝贝?”

  李贽兴奋地点头:“就不能一起吗?我……”

  “不行,我会生气的,耐心点等我。”

  安琪一进浴室,打开窗子几步就下到了楼下。她预感那个大胡子并非善类!

  果然,就在安琪刚离开没多会儿,李贽就听到了门外的响动。他迅速爬起来穿上衣服,躲到门后,他担心是不是查房的保安来了?

  门被“砰”地一声踹开!李贽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是个大胡子,手里端的是把乌黑的手枪!

  李贽大脑嗡嗡地怪叫着,他迅速弯腰拾起地上的一只皮鞋向那支枪砸去!枪被打掉了,但就在一瞬间李贽被大胡子死死压在了身下。

  “我们无仇无恨,你为什么要杀我?”李贽大叫。

  “只要你交出那幅画来,我可以放了你!”“什么画?”

  “还装是吧?你那个骚女人呢?出来让你们死个全尸!”

  “我没有!”

  “不交出画来我就杀了你!”大胡子狠狠勒紧李贽的脖子,李贽的舌头都吐出来了。

  这时候,忽听“砰”地一声闷响,李贽觉得身上的大胡子像面粉口袋一样地歪下来,他费力转过身,见是安琪手拿一把大铁锤神色紧张地站在门口。

  4.羊危狐悲

  两个人绕了几个大弯子再次住进一家小旅社。安琪显然很累了,歪坐在沙发上。李贽自始至终兴奋地为她做这做那,一会儿倒水,一会儿给她片热毛巾,最后等李贽下楼去买了热狗回来端到安琪身边时,安琪已经睡着了。

  安琪醒来,着实被李贽吓了一大跳!她发现他就坐在自己身边,眼睛深情地望着自己。安琪一时竟有点脸红:“干吗呢?小色狼?”

  李贽把热狗递过来:“你很累吗?这一切是不是都因为你的那个他?”

  “你胡说什么?”

  “我没胡说,我也是男人,能察觉出来。女人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绝不会这样憔悴不堪。”

  安琪先前没吃多少东西,此刻吃起热狗来倒是很香。“你这个弟弟还真不错。”“当老公不是更好?”李贽又在安琪身边蹲下来,“答应我吧,我不会让你受一点苦的,我会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

  安琪摇着头笑,不说话。

  李贽仍然絮絮叨叨:“当我看你第一眼时就被电了,以前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生活就是这么奇妙……”

  “我哪里有那么好?”“你并不妖艳,也不妩媚,至少你骨子里并不是这样,但你从内而外散发的那股气质真让人受不了……安琪,好吗?给我次机会。”

  安琪忽然间有点感动,但不知为什么她叹了口气,这一刻她想起了顶头上司唐大鲁,还有那个消失了的蒲封豪,前者她并没有感觉,只有说不尽的亲切感,而后者她甚至为他做了三年的情人,尽管没实质性地做过他的女人,但她并不否认自己曾对他产生了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那是一个很男人的男人。尽管所有人都在怀疑他贩毒犯罪,尽管她也已经收集了一部分证据,但她此时内心竟隐隐有种期盼他真的逃出国外了。

  安琪忽然浑身一激灵,她被自己心底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又想起他来了?”李贽自我解嘲地笑笑,“如果我真比不了他,那就让我陪陪你?至少你现在遇到麻烦了。”

  安琪心底又是一阵感动,自己卧底那么多年,除了蒲封豪还真少有人对自己这么关心过。

  突然,安琪的手机响了,打开一看,安琪立即对李贽说:“我得马上出去一趟!你先在这里休息,最好哪儿也别去,听话!”

  李贽讪笑说:“又想甩掉我是不是?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安琪说:“不能。” 李贽很失望地低下了头,就在这时安琪忽然走上来,对准李贽的脸亲了一口。李贽吃惊地抬起头来,安琪笑着说:“好弟弟,乖,我答应你我还回来。”

  安琪边下楼边打着电话,过了不一会儿,一辆红色的桑塔纳3000疾驶而来,安琪坐上了车。

  车子很快驶过天坛,一直拐到了老虎庙,安琪朝那个开车的司机说:“唐局,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唐大鲁回过头来,笑了一下:“怎么这么长时间没跟我联系?”未等安琪开口,唐大鲁又说:“走吧,咱们就这样一直走走,全当是兜风了,我们俩一起来北京的机会可不多哦。”

  “唐局,把车开回去,我想回去了。”安琪有点不悦。“急什么?那小子跑不了,也很安全!”“谁?你说的是谁?是李贽?”

  “怎么,不会这么快就遭遇新感情了吧?”

  安琪有些生气了,眼里都涌出泪花来喊道:“唐局你停车!停车,我要下来!难道你连我都不相信了吗?”

  5.羊匿虎现

  安琪回到小旅馆时,发现李贽嘴角还残存着鲜血,立即内疚地问:“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安琪眼睛潮湿了,她说:“对不起,这是一场误会!等到天一亮,我们就分开,你回你的公司,我回我的西盛。”

  李贽慢慢地坐起来,仍然深情地望着安琪:“安琪,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黑道白道都在找你!还有我……难道你那个他,跟我长得很像吗?”

  李贽又惨笑着说:“如果真是这样,我也感觉幸福了一次。”

  安琪抓住李贽的肩膀,轻柔地说:“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卷进来,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是无辜的,听我的,你走吧。”

  “回答我,我跟他长得很像吗?哪怕你骗骗我!”

  “不,你们一点都不像,他至少比你大十岁……”

  “如果你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就让我来帮帮你,好吗?算我求你!”安琪在李贽眼里同样发现了闪闪的泪光。

  “不!你别傻了,你这样只能越搅越乱!现在当务之急是你必须跟我分开,离得越远越好!”

  “如果我不呢?我不想失去我的爱。”

  安琪说:“我累了,只想洗个澡睡觉,如果你还想跟我多待几个小时,那就乖乖地去床上睡,我睡沙发。”

  李贽听了,沉默乖巧地抱了几个靠枕去了沙发。

  也许是白天经历的事情太多,李贽很快就睡过去,等半夜醒来,发现对面的床上空空如也。安琪,已经走了。

  李贽沮丧地爬起来,将靠枕一扔,也出了门去。半夜里,风很大,李贽正不知到何处去,突然从门口的出租车里下来两个男人,李贽认识他们,刚才就是他们曾经跟他打过“照面”。

  两个男人再次亮了一下自己的证件:警官证。

  安琪和唐大鲁闹了矛盾,但随时还保持着联系,她清楚自己的职责是破案抓人,而不是感情用事!

  离开了年轻的李贽,知道他还在自己人的保护下,安琪放下心来,索性一个人乘地铁,一直倒车赶向了颐和园。

  安琪在颐和园百无聊赖地游荡,不知为何竟想起了自己和蒲封豪几年前来此地时的情景。安琪无论如何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有一刻在脑海里老是挥不去那个人的影子,心里也在想,蒲封豪,你到底在哪里?如果走了,就不要回来,如果你还在,你又在哪里,让我带你去自首吧……

  手机又响,又是不显示号码的信息!“11点,万寿山顶见,想你。豪。”安琪大惊,难道那个人就在自己身边?

  安琪赶紧去了一趟公厕,用暗语把信息发给了唐大鲁。自己一个人,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径直向万寿山走去。

  6.羊狐虎欢

  唐大鲁接到安琪的密码信息后,立即对身边的司机说:“快点,叫人全部集合,统一乘坐4124。”

  一会儿唐大鲁从西盛带来的人马全部到齐,同来的还有北京当地派出所的几个便衣。

  4124是一辆公安机关目前正在使用的前沿侦察车,美国进口,巨大的后备厢其实是间高性能会议厅,内部装备有卫星定位系统、现场搜救系统、无线讯号调整干扰系统等等,堪称是抓捕犯罪嫌疑人最好的阵地功能车。

  所有人都上了车,包括很不情愿的李贽。李贽自打被警方控制后,倒是很有安全感,甚至还跟着蹭了好几顿肯德基,但被人约束的滋味并不好受,尽管不戴手铐,但他显然不满意自己目前的待遇。

  4124飞快地驶向颐和园,选择好了地点,立即用卫星定位仪监控了整个万寿山顶。

  监控录像画面里出现了一对互相拥抱着的青年男女,两三位健身锻炼的老人,还有一位身材曼妙的女人,女人边走边四处逡巡,似乎正焦急地等待着什么。

  李贽看到画面,两眼炯炯发亮起来。那不正是美丽的安琪吗?山风凛冽,吹起她那乌黑的长发和雪白的连衣裙,安琪就像一位逆风飞舞的天使。

  不大一会儿,许是天气有些阴沉,风又很大,谈恋爱的男女走了,锻炼的老年人也走了,录像画面搜索到的,只剩安琪一个人了。

  唐大鲁咬牙切齿地指挥着手下:“盯紧了,凭这个人对安琪的感情,他应该会来!”

  队员们都注意到唐大鲁脸色发青,腮边的肌肉不停地抖动着。

  11点很快到了,但没有人来。山虽不高,但此时游客稀少,山顶除了安琪依然没有别人。

  11点一刻,安琪孤独地站在风里。

  11点半,安琪在一棵松树旁坐下来,时不时看一眼手机。蒲封豪还是没有出现。

  12点,安琪忽然站起来就往山下跑,忽然,电视画面里就多出了四五个彪形大汉,他们张牙舞爪向着安琪扑去,很快将她控制,其中一个人用枪顶着安琪的头。

  安琪在拼命挣扎,被几个人按住狠狠地抽着耳光。

  蒲封豪还是没有出现!

  4124车里的队员们纷纷抬起头来征求唐大鲁的意见,唐大鲁眉毛紧皱,牙关紧咬,眼睛一直盯着电视画面,并没有做出任何指示。

  那帮大汉继续殴打着安琪,安琪被死死扭住,根本无法还击,嘴角已经鲜血暴流。

  另有几个大汉正围在四周负责警戒,看来这就是暗中一直想跟踪安琪,一心想拿到那幅名画的人。他们也在等待蒲封豪的到来!

  安琪再一次被打倒在地,刚想挣扎,为首的一名大汉用脚狠狠踩住了安琪的头,接着他蹲下来,用枪指着安琪的头,另一只手从安琪的裙子下方一路摸上来,一把扯掉了安琪的肉色长筒裤袜!

  唐大鲁脸色涨紫,忽然狠狠拉响了枪栓,冲手下喊:“这群乌龟王八蛋!给我上!”

  话音刚落,唐大鲁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那个臭小子呢?”

  立即,有队员惊喊起来:“唐局,快看!”

  唐大鲁眼看着电视画面上又多出一个人来,那人正是李贽!他跌跌撞撞手拿一根木棍冲上山去,迅速就与几个大汉搅成一团!

  “真他妈是个情种!”唐大鲁大手一挥,手下的队员们冲出车外。

  当民警冲到山顶隐蔽好时,李贽已被打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安琪的小腿仿佛也受了伤,仍被人后绞着双手站在风里。

  那个为首的大汉一边拿枪对准了安琪的胸脯,一边朝李贽吼道:“蒲封豪你这个混蛋!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他妈不说,我就让你女人到阴曹地府做鬼去!”安琪拼命地摇头。大汉见状,一怒之下就要朝她开枪,这时候唐大鲁手里的枪响了。

  那名大汉应声倒下。

  随后,刑警们纷纷现身冲出去,有几个大汉还击时当场就被打死。警察迅速控制了局面,解救出了安琪和李贽。

  唐大鲁冲上去正要将安琪往山下抱,安琪却微笑着抚开了他的手,然后一瘸一拐向旁边的李贽走去。安琪望着李贽被打掉了两颗牙齿的血乎乎的嘴脸,禁不住抱紧李贽的头哭了。

  安琪是真被这个关键时刻冲上山来的年轻人感动了,要不是李贽及时出现,安琪非但贞洁不保,也可能早就没命了。

  同样兴奋的李贽也紧紧抱着怀里的安琪,并趴在安琪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亲爱的,我是豪。我爱你。”

  安琪倏地停止一切动作,泥塑般地盯着李贽,双手在他脸上上下乱摸:“别开玩笑……不管怎么样……我都答应做你的女朋友!”

  李贽笑笑,一把将安琪揽进怀里吻住了她的唇。

  唐大鲁等人见状,愣了一瞬,又匆匆将头别了过去。

  一阵长吻过后,安琪硬是拔出自己的唇舌,深深地望着李贽,眼神中写满的全是惊讶。

  这样的吻,安琪毕竟感到太熟悉了!

  “如果你爱我,就给我一个我爱你的理由……”安琪在李贽耳边温柔至极地问道。“钱和画我分毫未动,猴儿就在山下,说不定就在你们的侦察车上。还有,其实西盛最大的毒枭就是副市长宋震年。要想把他送进监狱,我就只好去自首啦……”

  安琪听了,漾起一脸微笑,两只好看的杏眼里写满了坚定:“我等你!”

  (责编:惠子 )

您正在浏览: 卧底红颜
网友评论
卧底红颜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