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长篇连载 > 魔鬼岛上的白毛人 (M站)

魔鬼岛上的白毛人

分类:长篇连载  时间:2022-01-10  编辑:pp958

魔鬼岛上的白毛人 标签:笑猫日记之塔顶上的猫 地球上的星星

  一

  千里洪湖的深处有一个神秘的岛屿,叫“魔鬼岛”。世代生活在洪湖边上的渔民从未敢靠近此岛,传说岛上生活着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洪湖边上有个龙口乡,乡里有个“龙口捕鱼队”,捕鱼队队长是龙口乡乡长杜水明的儿子杜虎。1939年的夏天,杜虎率领着两只捕鱼船在洪湖水面上进行捕鱼作业时,突遇罕见的暴风雨,两只船在惊涛骇浪里不知不觉中朝洪湖的深处飘去……待风停雨住后,两只船又完好无损地飘回了龙口乡,但船上的二十几名捕鱼队员却神秘地失踪了。

  为了找回失踪的队员,杜水明亲自出马,带领一百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乡保安团团丁,分乘三艘机帆船朝魔鬼岛驶去。

  洪湖水面上,一望无际的荷花竞相开放着,有的亭亭玉立在荷叶上,像英姿勃发的少年;有的半隐半露在荷叶下,像含情脉脉的少女。

  前面不远处就是魔鬼岛了。只见此岛高耸入云,山头被浓重的云雾环绕着,岛上古树参天。船再靠近一些,这回看得更清楚了:魔鬼岛呈四方形,东、西、北三面全是刀削斧剁般笔直的绝壁,而岛的南面也是绝壁,中间却有一处十几米宽的缓坡入口延伸到湖水里。机帆船绕着魔鬼岛连转了三圈,最后还是选择了那处缓坡靠了岸。

  船刚一靠岸,保安团长杜大山抽出驳壳枪就准备往岛上跳,被杜水明一把扯住了。他觉得眼前这个岛平静中透着杀气。过了一会儿,急性子的杜大山沉不住气了,他问:“乡长,还看啥,冲上去得了。”杜水明没说话,把手一挥,一个保安团丁放飞一只信鸽……

  一个小时过去了,信鸽还没有回来。杜水明不由得心里一惊,船上的人也不由地面面相觑。杜水明又把手一挥,一保安团丁牵过来一只猎狗,这只猎狗狂叫着跳上了岛,可它在岸上只跳出两步,就突然间嗷嗷惨叫着返转身,刚一跳上船头,就口吐白沫四肢朝天一命呜呼了。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这种沉默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就听杜水明命令道:“集中所有的手榴弹炸开出口。”紧接着就是手榴弹的爆炸声,缓坡的入口处被炸得碎石横飞,没等硝烟完全散尽,杜水明一跃跳上了岸,杜大山和几个胆大的团丁也跟着跳上了岸。杜水明双手握枪,两眼警惕地注视着四周,脚下开始慢慢地挪动脚步,一步,二步,杜水明刚走出三步,猛然间看见在前面一丛树叶的后面,有一双贼亮亮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啊——”杜水明惊叫一声,不由地往后一退,再仔细一看,竟是一只如拳头般大小赤褐色的斑斓花脚蚊子,蚊子的尾部翘鼓鼓的,一看就知道剧毒无比。杜水明来不及多想,抬手就是一枪,“啪”地一声,把这只蚊子打了个稀巴烂。等杜水明再仔细地一搜索,不由地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原来在每丛树叶的后面几乎都有一双贼亮亮的眼睛,在杂草荆棘丛中,也有一双双蓝幽幽的三角眼在死死地盯着自己,那是一条条如水桶般粗细的剧毒无比的土蛇。

  “不好,快撤!”

  杜水明心里是这样想的,可还没等他嘴上喊出来,猛然间在耳旁就听到虎叫狮啸的声音,这叫声不是一只老虎或狮子发出来的,而是众多动物同时发出来的,声音高亢而尖锐,几乎把人的耳朵都快震聋了。在这叫声里,杜水明看见在古木丛生的密林里出现了许多老虎和狮子,还有野牛、野猪等众多的动物。更令人吃惊的是,在这众多的动物中间,有一个人骑在一头狮子的上面,这个人脸上长着密密的白毛,雪白雪白的长发一直拖到地上,身上不知穿着用何物编织成的衣服,闪闪发亮且非常柔薄。岸上和船上的人都看见了,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只一眨眼的工夫,白毛人骑着狮子像一阵旋风般来到了杜水明他们几个人的跟前,杜水明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抬手就是一枪,子弹正射中白毛人的胸口,但却像射在极柔韧极有弹性的物体上一样,又从白毛人的胸口滑落到地上。杜水明也顾不上多想了,扭头三步并作一步地跳上船,杜大山和几个团丁也逃命似地奔上船。老虎、狮子及众多的动物张着血盆大口就往前冲,毒蚊子也振动着翅膀从树叶后飞了起来,土蛇也昂起了扁扁的三角头,但随着白毛人的一声唿啸,这些动物就像被施了什么咒语一样,乖乖地停止了追击。

  二

  三只机帆船返回了龙口乡。

  杜水明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动物们为啥那么听白毛人的话,这白毛人难道就是传说中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吗?

  杜水明刚坐下,就有团丁过来报告,“报告乡长,有两艘日本人的炮艇朝我们乡开过来了。”

  杜水明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本来就反感日本人,但又不敢公开得罪他们,无奈之下,只好把日本人迎进了乡政府会议厅。为首的是个小队长,名叫小野俊二,没等杜水明开口,小野就问:“听说,在这洪湖水里,有一只千年红龟,可有此事?”

  小野所说的千年红龟,屋里在座的人都知道,传说在洪湖里有一只千年红龟,红龟出现时,把天地都照得如烈焰般通红,可多少年来,从没有人亲眼看到过。“太君,那只是个传说呀。”“既然有此说法,肯定就有。”说到这,小野一脸杀气地看了看屋里的每一个人,说:“我希望大家都能精诚合作,帮我捉到千年红龟。”

  直性子的杜水明说:“最近,我的人被白毛人捉去了,我抽不出人手给你帮忙。”没想到小野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露出一脸的兴奋,小眼睛里射出异常惊喜的光芒:“白毛人?太好了!我的上司龙本太郎是个历史学家,他对这种事情非常感兴趣。我一定要抓几个白毛人献给他。”

  杜水明不想日本人插手此事:“太君,这是我的事,我能解决。”“不不不,既然被我知道了,就不再是你个人的事了。走吧,带我去抓白毛人。”杜水明虽然不愿意和日本人搅在一起,但还是被小野连拉带拽地上了船。

  天空晴朗,湖面上一目千里,日本人的两艘炮艇很快就来到了魔鬼岛的缓坡入口处。

  小野一声令下,两艘炮艇上的大炮一起朝岛上开火。顿时,魔鬼岛弥漫在硝烟炮火中……

  大炮狂轰滥炸了近一个小时后,小野把手中的战刀往空中一挥,狂叫道:“活捉白毛人,大大地有赏!”十几名日本人跳上了岸。在炮艇的甲板上,杜水明和手下的几名团丁紧张地看着岛上的变化。

  当这伙踏上魔鬼岛的日本兵在岛上行进了约一百米时,突然间,他们听到一声长长的虎啸,紧接着他们只觉得前面的密林里人影一闪,而后就看见一个白毛人骑着一只老虎挡住了去路。只见这个白毛人,跟杜水明看到的那个白毛人一样脸上长着密密的白毛,长长的白发拖地,身上穿着不知用何物编织成的衣服,闪闪发亮且非常柔薄,头上戴着不知用何物编织成的五彩鲜艳的帽子,而帽子四周则悬挂着璀璨耀眼的珍珠。这个白毛人骑着的老虎个头跟一只大象差不多,两只如灯笼般的眼睛里闪着咄咄逼人的虎威,脑门上还有一个硕大的“王”字。

  这伙日本兵先是一愣,而后贪婪地齐声叫道:“啊!好漂亮的白毛人!”他们淫叫着把白毛人围在了中间,头戴珍珠的白毛人静静地坐在虎王背上,眼睛里射出令人不寒而栗充满仇恨的光芒。“好漂亮的白毛人,还是个女的,看那鼓鼓的胸脯。下来,下来,让我们玩玩!”日本兵淫笑着往前凑,只见虎王仰头发出一声沉闷的虎啸,紧接着从密林里一下子冒出了许多骑着老虎和狮子的白毛人,所不同的是,这些刚出现的白毛人都没有戴帽子,全部都是白发拖地。

  对峙了片刻后,日本兵举枪就射。

  随着“砰砰砰”的枪响,射在白毛人身上的子弹全都滑落到地上,没等日本兵再次举枪,只见骑在虎王背上的白毛人翻身下地,抓起地上的子弹朝日本兵掷去。子弹不偏不倚正中日本兵的脑门,日本兵翻倒在地,虎王撒开四蹄扑上前去,张开血盆大口拦腰叼起这个日本兵,又跑回来,驮起白毛人朝密林深处跑去……

  三

  等啊等啊,等到天都快黑了,自己手下的人还没有回来,气急败坏的小野不得不撤回龙口乡,并火速派人去县城求援。

  夜里。杜水明一进家门,突然间一道寒光射进屋里,只见一截普通的竹筒深深地插进墙里,竹筒的另一端夹着一封信,杜水明急忙取下信,这一看不禁使他又惊又喜……

  三天后。几辆满载日本兵的卡车从陆路开进了龙口乡,同时,几艘炮艇从水路也开进了龙口乡,为首的正是日本中队长龙本太郎,这是一个精瘦矮小的老头,此人狡猾奸诈,是一个中国通,也是一个双手沾满了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

  龙本太郎一进驻龙口乡,就下令把杜水明捆了起来,并把乡保安团的枪全缴了,二百多名保安团丁被集中关进了一个大仓库里。

  杜水明大声质问:“为什么要绑我?”

  龙本嘿嘿干笑了两声,说:“因为你暗中勾结共产党。”

  原来,杜水明夜里看信时的情形,被龙本太郎派的密探看见了。

  在龙本太郎的严刑拷打下,杜水明不得不把收到的信交了出来。

  信是杜水明的儿子杜虎写来的。信上说,他和队员们被魔鬼岛上的白毛部落救了,岛上还有不少多年前误入魔鬼岛的渔民。岛上的白毛人大约有一千多人,白毛人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异香,岛上的动物闻其香而听其话,白毛人用一种不知名的万年树脂浸泡千年古藤的内芯,织成既保暖又柔韧的衣服,所以不惧枪弹。今天日本人来攻岛,炸死了白毛部落的首领,现在的首领是白姑,她发誓要为父亲报仇,攻岛的二十几名日本人已陪着白姑的父亲被天葬了……

  看罢信后,龙本太郎眼珠一转,一条毒计冒了出来。

  在魔鬼岛的缓坡入口处,杜水明和女儿翠莲被绑在炮艇的栏杆上。

  出乎日本人的意料,魔鬼岛同意用一个白毛人换回杜水明和他女儿,日本人抓住一个白毛人后兴高采烈地撤退了。

  魔鬼岛上。在一个巨大的溶洞里,上千盏松油灯把洞里照得如白昼一般,数千条石床、石凳、石桌、石椅依次排开,这个巨大的溶洞是天然形成的,在魔鬼岛的底部,十分的隐蔽和安全,同时这个溶洞又是个主洞,有上百条分布在岛上各个角落的小洞通向这里。杜水明、杜虎、翠莲和白姑还有几个白毛人围坐在一起,正在商量该如何去解救被抓去的白毛人。

  杜虎再三坚持去救人,白姑抬手制止了他:“你别说了,我的人自会用特异的缩骨脱筋法逃出来……”说到这,白姑把话锋一转,问:“我不明白,那些穿黄衣服挑太阳旗的人,为什么那么凶残,不但杀了我父亲,还杀了你们的人?”

  夜里。杜水明辗转反侧不能入睡,他曾几次试图逃走,可每当走出洞口,看见一只只老虎和狮子张着血盆大口走来走去,再往前面一看,到处都是晃动着的动物的影子,他不得不又退了回去。直到这时,杜水明才明白,为什么误入魔鬼岛的人都不能逃出魔鬼岛的真正原因。

  一天后,被日本人抓去的白毛人还没有回来。

  第二天夜里,杜水明打昏了一个白毛人用其作掩护逃出了魔鬼岛,白姑和杜虎紧跟着追出魔鬼岛。他俩双双跳下水,白姑两手一划,像鱼一般快速地朝前游去,等她游出一段后,回头看见杜虎已远远地落在了后头,她又折回身,一把抓住杜虎的腰带,半托着他一起朝前飞快地游去……

  游着游着,白姑和杜虎几乎同时发现在前面不远处的湖面上,有一个人站在一块木板上,手握一把刀正在同一条鲨鱼进行着生死的搏斗,此人正是杜水明。此时的他已筋疲力尽了。

  就在这危急时刻,白姑及时赶到了,白姑人还未到,身上那股异香已幽幽飘来,说起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凶狠的鲨鱼闻到这股异香后,竟停止了进攻,非常乖顺地晃着巨大的尾鳍围着白姑绕起圈来,白姑翻身跳上鲨鱼宽宽的脊背,然后朝杜水明父子招了招手,他俩壮着胆子手拉手跳上鲨鱼背,鲨鱼乘风破浪像一颗出膛的炮弹般朝龙口乡飞去……

  四

  此时的龙口乡已成了人间地狱。日本兵把龙口乡年轻的有姿色的妇女全部抓了过来,两百多名日本兵轮番施暴。

  中午时分,白姑三人跳上了岸。

  杜水明轻车熟路地在前面带路,不一会就到了乡政府的大门口。白姑随手从地上抓起两颗石子,寒光闪过,站岗的两个日本兵应声倒地。他们三人随后跳进院子,几步跳到日本兵堆放武器的地方,抄起机枪朝日本兵开了火……正在发泄兽行的日本兵被这突然而来的枪声震晕了,等他们醒过来时,地上已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十条一丝不挂的尸体,霎时间,龙口乡大院里的枪声响成了一片。

  在洪湖水面上,几十名身强力壮的白毛人正迅速赶来增援。

  白姑不会用枪,她随手抓到什么用什么,手扬处日本兵纷纷倒地毙命,杜水明父子俩背靠背两挺机枪朝日本兵吐着愤怒的火舌,仓皇应战的日本兵虽然死伤惨重,但仍有不少日本兵负隅顽抗着。

  增援的白毛人飞快地到了。“嗖,嗖,嗖——”他们身轻如燕地跳上房顶,居高临下,掏出随身携带的石子朝日本兵掷去。很快,院子里的日本兵被全部消灭干净。

  杜水明带人把院里院外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被日本人抓去的那个白毛人,就连龙本太郎和小野俊二也不见了踪影。随后,他们把被关押的乡保安团丁全放了出来,杜大山第一个跳出来,他开口就问:“乡长,我们去哪儿?”

  杜大山的话一下子把杜水明给问住了:是啊,该往哪儿去呢?龙口乡肯定是待不下去了,可又能往哪里去呢?杜虎走过来说:“爹,我们去投奔魔鬼岛吧。”在这之前,“魔鬼岛”这三个字对他们来说既可怕又神秘,可如今要去投奔那既可怕又神秘的地方,他们谁也说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沉默。

  杜虎看了看在场的人,又看了看白姑,白姑说:“只要你们愿意,我们白毛部落欢迎你们。”万般无奈下,杜水明点头答应了。他们迅速朝湖边撤退。

  当龙口乡的乡民门得知杜水明要投奔魔鬼岛时,他们不约而同地齐声高喊:“杜乡长去哪儿,我们也跟着去哪儿!”霎时,人们从四面八方朝洪湖边涌去,他们扶老携幼上了各自的打渔船,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逃难队伍向魔鬼岛转移……

  五

  再说龙本太郎,他抓住了一个白毛人如获至宝,马上亲自押送赶往县城。狡猾的龙本太郎深知像这些神秘部落里的人往往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功能,为防不测,他用密不透风的铁皮箱装白毛人,也正因为如此,这个被日本人抓去的白毛人才不能使用特异的缩骨脱筋术逃生。龙本太郎本想把白毛人送到日本做活体研究,想以此轰动世界。可他万万没想到,等到了县城打开铁皮箱一看,白毛人已自杀而亡。龙本大怒,发誓一定要把魔鬼岛上的一千多白毛人全部活捉,为此,他动用了一艘“太阳丸”号军舰,军舰上有两架装载着毒气弹的飞机。

  等龙本率领“太阳丸”号军舰回到龙口乡时,发现自己留下的两百多人死得一个不剩,气得他暴跳如雷,狂叫道:“魔鬼岛,魔鬼岛,我让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太阳丸”号军舰杀气腾腾地来到了魔鬼岛,两架满载着毒气弹的飞机轰隆隆地起飞了……可还没等飞到魔鬼岛的上空,突然间,不知从哪里发出来万道红光,照得整个天空如血般惨红,红光刺得人双眼一下子什么也看不见了,所有的日本兵几乎同时惊叫道:“啊——千年红龟出现了!”他们想睁开眼睛看个究竟,可强烈的红光照得他们怎么用力也睁不开;同样的,飞机上的飞行员也被这突然而来的红光刺得睁不开眼,飞机失去了控制,像两只断了线的大风筝一样歪歪斜斜地俯冲而下,相继掉进洪湖水中。

  红光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而后渐渐消失了。

  等日本兵睁开眼后,没看见什么千年红龟,只看见西边刚落山的血红血红的太阳,还有湖面上两架正在下沉的飞机……

  静,出奇地静。

  片刻的安静过后,紧接着就是龙本太郎狼一般的狂嚎,再接着就是轰隆隆的炮响……

  炮声响了整整一个晚上。天亮后,再看此时的魔鬼岛,光秃秃的连一棵站着的树木也没有了。

  炮火刚一停止,日本兵就大举向魔鬼岛进攻,惨烈的肉搏战开始了。

  小野俊二提着战刀指挥作战,可眼见手下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根本没人听自己的命令,他刚要后退,一条黑影横在了他的面前,仔细一看,竟是杜水明!还没等小野回过神来,杜水明往前一蹿身,两手高高地把小野举过头顶,高声骂道:“千刀万剐的小日本,去死吧!”然后两手一用力,把小野俊二扔进了洪湖水里。

  夜幕降临了,日本人撤退后,魔鬼岛又恢复了平静。

  巨大的溶洞里亮如白昼。洞里的每一个人都明白,明天日本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想到明天将会有一场更加惨烈的战斗,杜水明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杜虎张了张嘴,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旁边的杜大山不耐烦了:“虎子,都啥时候了,还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吧。”

  “我想,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找共产党。”

  “共产党?”白姑不解地问:“共产党是干什么的?”

  “共产党是专门打日本人的,是专门为穷人打天下的。”

  “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不去找共产党来救我们呢?”

  杜水明不由地想起一年前,共产党曾主动约自己加入,团结起来赶跑日本鬼子,可自己却顾虑重重没有答应,杜水明想了半天,最后说:“好吧,我现在就去找共产党。希望共产党能不计前嫌,救我们于水火之中。”

  当下,乘着夜色,两个白毛人护送杜水明下了湖,飞快地朝洞庭湖的方向游去。

  六

  天亮了,荷叶上的水珠在清晨的阳光下透射着晶莹剔透的光亮,像珍珠,像玛瑙。

  天亮后,龙本太郎集中所有的兵力向魔鬼岛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进攻。

  在魔鬼岛最北面的一个山洞里,居高临下能清楚地看到日本人的一切举动。白姑清楚地知道,现在只剩下最北面两三个出口了,一旦再被日本人发现,那躲藏在溶洞里的人将全部被活埋。她和杜虎、杜大山商量后一致决定,集中所有能战斗的人冲出洞去,决不能让日本人炸毁仅剩下的这两三个出口。

  等日本兵接近洞口时,白姑一把推开石门,骑着虎王挥舞着钢刀率先冲进敌阵,虎王张开血盆大口一口一个把日本兵咬成两截,尸体横飞,血流成河……

  天快黑了,战斗仍在继续。

  虎王的两只前腿被子弹射中了,它身子往前一扑失去了平衡,骑在上面的白姑一下子被摔了下来,几个日本兵慌忙围拢过来想活捉白姑,他们刚一靠近,白姑猛地一跃而起,身子在半空中还没有落下,而手中的钢刀已到了日本人的眼前,“扑通扑通”,几个日本兵倒地身亡。白姑两脚刚一落地,又有几个日本兵嚎叫着扑了上来……

  天黑了,魔鬼岛上突然间死一般地静了下来。

  所有的动物都被日本人打死了,虎王死的时候,圆睁着两眼,嘴里还咬着一条日本兵的手臂,身上马蜂窝般地全是子弹孔;狮王站着死掉了,它的身子下面压着两个日本兵,两把锋利的刺刀刺中了它的心脏。保安团团丁全部战死,白毛人个个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他们被日本人逼到了西北角的悬崖边上,白姑和杜虎站在最前面,他俩手拉手紧紧地靠在一起,怒目横视着仍步步逼近的日本兵。

  看着唾手可得的猎物,龙本不由地仰天哈哈狂笑道:“天助我也,抓到白毛人后,我就可以名扬世界了!”

  还没等龙本的笑声落地,突然间就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脚下的小岛仿佛要沉陷了一般,他们都不禁朝爆炸的方向望去——停泊在湖面上的“太阳丸”号军舰突然间发生了大爆炸,冲天的大火把整个天空都染红了。在火光中,有无数条小船朝魔鬼岛驶来,冲在最前面的一条小船的船头插着一面鲜艳的红旗,站在船头的正是杜水明。

  龙本太郎一看到那面鲜艳的红旗,不由地失声惊叫起来,他不明白共产党赤卫队怎么打到这里来了,正在龙本惊愕之时,白姑和杜虎一声怒吼,举起手中已变了形的钢刀朝日本兵扑去。

  两面夹击,很快,魔鬼岛上的日本兵全部被消灭掉了。龙本太郎见大势已去,举刀剖腹而死。

  从此,魔鬼岛不复存在。

  在抗日的战场上,活跃着一支能征善战个个是神枪手的队伍,他们就是昔日生活在魔鬼岛上的白毛人。其中有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女的是“白妹”,男的是“虎哥”。

您正在浏览: 魔鬼岛上的白毛人
网友评论
魔鬼岛上的白毛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