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长篇连载 > 深山中的毒瘤 (M站)

深山中的毒瘤

分类:长篇连载  时间:2021-09-19  编辑:得得9

深山中的毒瘤 标签:雨中的树

  一、旅程邂逅

  马健与未婚妻曾倩在大学期间就是学校里的“背包族”。每逢长假他们都会结伴出行,一起游历祖国的大好河山。虽说如今工作忙了,又要准备半年后的婚礼,可两人还是决定利用婚期前的这段时间,去外地放松放松,做一次短暂旅行。

  经过商量,两人决定去一个既不远,又新鲜好玩的地方。斟酌了大半天,马健眼前一亮,不禁脱口而出:“独龙山溶洞。怎么样?”

  独龙山溶洞是最近刚刚发现的一处大型地下溶洞群,由于还未申请国家级旅游景点,外界知道的人很少,鲜有游客去旅游观光。马健也是从一家网络旅游BBS上看到的报道,听说当地政府正在考虑发展独龙山的旅游资源,对外开放独龙山溶洞与周围的景点。那里离两人生活的城市只有几百公里,旅途上也能节省不少时间。于是,马健和曾倩决定把目的地定为独龙山溶洞。

  乘车抵达独龙山五十公里的清水县城,两人先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来,准备休整一夜。晚上两人出来品尝了当地独具风味的小吃,顺便买一些应急用品。

  两人买齐了东西,准备回旅馆,可曾倩突然想起忘记买登山用的护腕了,他们便顺路拐进旁边的一家商店。店里吵吵闹闹的围了好些人,曾倩选了商品,发现商店老板正和一个外地顾客争执得脸红脖子粗。两人等得不耐烦,刚想张口劝他们别吵了,曾倩突然发现与商店老板吵嚷的外地人竟然是大学时的同学杨峰。“杨峰,怎么是你?”曾倩又惊又喜,上前调皮地拍了一下杨峰的肩膀。

  杨峰吓了一跳,回头见是曾倩,他也禁不住满脸惊喜。可当他看到曾倩背后的马健,脸色却不禁沉了下来。而马健一见杨峰,也是满脸的尴尬不悦之色。

  原来,杨峰与马健、曾倩都是大学同窗,杨峰、马健还是室友,大一那年,两人竟然一起喜欢上了曾倩。两人为了把曾倩追到手,展开了激烈竞争,还差点到宿舍的阳台上去“决斗”。最后,还是马健把曾倩追到了。如今两情敌相见,场面正尴尬,还是曾倩打破了气氛,询问杨峰到清水县城干什么。

  杨峰告诉曾倩,他毕业后就职于一家电视台。几个月前,有人提供新闻线索,说是在独龙山上有座小人村,村里的村民平均身高只有1.3米左右,平均寿命也只有四十余岁,于是台里派他与同事小吴到独龙山采访报道小人村,准备做一期轰动性的节目。为了方便与台里联系,也有地方能写预备稿,他和小吴就住在了县城的旅馆里。今晚小吴在旅馆里休息,他独自上街买一些日常用品,不想付款时才想起忘记带钱包了,而商店老板怀疑他是想偷东西,两人一来二去便争吵了起来。

  曾倩便帮杨峰付了钱。杨峰一边道谢,一边奇怪地问他们:“你们来清水做什么?”没等曾倩回答,马健没好气地抢先说:“你能来,我们就不能来了?听说独龙山上的溶洞不错,我和曾倩半年后就要举行婚礼了,结了婚没多少时间出来,只好现在提前出来逛逛。”曾倩瞪了马健一眼,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决定还是结了吧,反正是早晚的事情。”杨峰听说两人快结婚了,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又酸又涩,可他脸上还是笑着邀请两人明天一起上独龙山,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还没等马健拒绝,曾倩先抢着说:“太好了,一言为定,我也想去看看那个小人村到底是什么样。”

  马健心里虽然不乐意,可为了表示大度,也不好说什么。回到旅馆,他不禁盯着曾倩打边鼓:“这杨峰看样子对你还没死心,你要时刻保持警惕呀。”“讨厌,”曾倩狠捶了马健一拳,“我看我要警惕的是你才对,到你自己的房间睡去,结婚之前分居,这可是你同意的。”

  二、山寨惊魂

  第二天九点钟,马健与曾倩收拾齐整,坐上杨峰和同事小吴开来的一辆白色五菱小面包上路了。

  一路上,四人聊起小人村,话题逐渐热烈起来。杨峰递给曾倩一大本搜集的资料,说根据对清水县城许多老一辈人的调查采访,这小人村其实以前的村民并不矮,身高与常人无异。其中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寿星肯定地说,他年轻时经常上独龙山采山药野枣,据他的印象,独龙山村寨的村民与普通人一模一样,只是后来村里的村民一代比一代个头矮小,而这也就是六七十年之间发生的变化。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座生机勃勃的村寨在六七十年之中变成了侏儒村,却没有人说得清楚。由于独龙山自古十分闭塞,历史上又没留下任何可供参考的照片或文献资料,调查起此事来就更困难了。

  到达山下时已经中午。当地政府要开发独龙山的消息已经传扬了不少时候,因此许多有头脑的山民早就已经抢先一步,赶上自己家里的毛驴,或是两个人一只滑竿,在山下专门出租给游客。杨峰的车子只能到达山脚,于是就在山下村子里托人看管,然后准备雇头毛驴驮着摄影器材,他们坐滑竿上山。

  谁知,山民们一听他们要去小人村,竟然没有一个肯抬他们上山。杨峰十分奇怪,便出了双倍价钱。有个山民动了心,但还是犹犹豫豫地对四人说:“我可以送你们上山,但是只能到仙人界,去小人村的那一段路你们只能自己走。”马健忍不住问:“你们为什么都不愿意去小人村,那里有老虎吃人?”

  山民左右瞅了瞅,才小声说:“不是有老虎,是有妖精。听老人们说,小人村里的风水不好,招惹了山精树怪,如果山下的山民胆敢去小人村,那是有去无回。都几十年了,山下的人没人敢上去,顶多走到离小人村三十里山路的仙人界,再往前,你们就是给个金元宝,也没人送你们。”

  四人没有办法,只好让山民赶着毛驴把摄像器材驮到仙人界,然后让他指明了道路,他们自己背着器材往小人村赶去。独龙山的山路崎岖难行,加上小人村与世隔绝了几十年,早年的山路早已寻不见踪迹,四人只得小心翼翼摸索着前行。三十里山路走下来,天色已经不早了,快到村子时,曾倩不小心崴了一下脚,马健只好搀扶着她慢慢走。

  终于来到传说中的小人村寨,村里看上去与山下的山村没什么区别,只是土屋草房更加破旧,许多倒塌的土坯房四周杂草丛生,不但没有一个人影,甚至看不出有人生活的迹象。马健看曾倩累得够呛,就说:“我们先休息一下吧。”说着他扶曾倩坐下,然后用手揉捏曾倩崴伤的脚腕,贴上止疼贴膏。杨峰与小吴放下器材,决定到村子里转转,看看到底有没有人住。

  两人走后,马健与曾倩吃了点随身带的食物,休息了半天,眼见天色昏暗下来,杨峰他们却还没有回来。两个人有些焦急起来,如果走不了,他们只能在这里住一夜,可四周除了断壁残垣就是没膝深的乱草丛,偶尔还有草蛇从草丛里钻出来,吓得曾倩心里扑通直跳。马健不禁抱怨他们不该好奇来看什么小矮人,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小矮人,也只有杨峰这样不成熟的人相信白雪公主的故事。

  曾倩听马健唠叨个没完,心里不高兴,就撅着嘴说:“不要在别人背后说坏话。我肚子疼,想方便。”马健看到不远处有堵土坯墙,就把曾倩扶过去,自己站在远处放哨。大约过了五分钟,马健突然听到曾倩“啊”地惊叫了一声。马健拔腿奔到土坯墙后,只见曾倩瘫倒在地,脸色惨白,右手指着远处的树林,声音颤抖地说:“我看见有……有个人影……”

  马健赶紧扶起她,然后拔出怀里的猎刀,紧张地走到树林边,仔细往树林里张望了半天,见没什么可疑情况,就回来说:“你不是眼花了吧?树林里没有人。”可曾倩却一口咬定,说她的确看到一个人影,在树林边晃了一晃,就不见了。

  马健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不是要帮杨峰看守器材,他可能立即就会带着曾倩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时,杨峰与小吴回来了,两人说他们找遍了全村,连个人影也没碰到。马健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不会要住在这里吧?”杨峰抬头看了看天色说:“没办法,今天是回不去了,我们只能在这里露营了。”

  四人支了三个帐篷,杨峰与小吴住一个,马健住一个,曾倩住一个。

  杨峰去砍了一堆木柴来,在每个帐篷旁边升了一堆旺旺的篝火,四人围坐在火堆旁,马健就说出了刚才曾倩看到的人影。杨峰听完一声不吭,许久才说:“这个小人村处处透着诡异,刚才我和小吴到村里找人,明明发现村里有人活动的迹象,可却怎么也找不到人,你说怪不怪。”

  四人闲聊了一会儿,便各自进帐篷睡下了。夜间的山风凌厉刺骨,露水重,四人休息后,刚才还烧得很旺的火堆渐渐熄灭了。马健被冻醒过来,他害怕曾倩受凉感冒,就钻出帐篷,想往火堆上加把柴。可他一露头,竟然发现杨峰就站在曾倩的帐篷外,手里攥着一根木棍,还把耳朵凑在曾倩的帐篷上。马健大怒,他一把扯过杨峰大喊:“你想干什么?”杨峰显然吓了一跳,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我刚才在帐篷里听到外面有声响,害怕出意外,就出来看看……”马健当然不相信他说的,两人就争吵了起来。小吴与曾倩各自钻出帐篷,问他们大半夜的吵什么架。马健气呼呼地对曾倩说:“杨峰这小子刚才鬼鬼祟祟地趴在你帐篷上,我看他没安好心。”杨峰脸色通红,解释说:“我只是听到怪声音,想看看曾倩安不安全,一点恶意也没有。”

  曾倩赶紧劝解两人,马健气冲冲回到帐篷,不一会儿曾倩进来安慰他。马健就说:“我看杨峰这小子不地道,天亮了我们就下山。”曾倩考虑了一下,只得点头同意。两人没了睡意,便说了半宿话,直到东方天边露出鱼肚白。

  三、初探溶洞

  马健与曾倩收拾好行装,准备下山。杨峰又过来解释昨晚的事情,马健怒气未消,曾倩笑着说:“没关系,我们相信你。”又问他们走不走,杨峰说没有找到小矮人,他与小吴都不甘心,因此决定再在小人村住上一天,即使拍摄不了小矮人,至少也要不虚此行,留下一份珍贵的资料。

  杨峰说:“山路上不安全,要不然我送你们一程吧。”早在一旁不耐烦的马健说:“不劳大驾了,我们走这几里山路还是出不了问题的。”杨峰只好讪讪地祝他们一路顺风。

  独龙山上的风光的确秀美,欣赏着一路美景,马健几乎忘掉了昨晚的不痛快。两人来到山下,在路旁的村野小店吃了点农家饭,决定仍旧按计划去溶洞玩。幸好去溶洞的山路十分平坦,两人雇了头毛驴,让曾倩骑在驴背上,一起到了位于山前的溶洞入口。这是一座天然洞穴,洞壁高约二十几米,宽度能容纳一辆客车进出,只可惜洞内常年积蓄着涵水,水源又与山腹的地下河相连,水深齐腰,想进里面欣赏恐怕是不行了。正当曾倩遗憾无法入洞观赏美丽的钟乳石时,洞内竟然划出了一条橡皮艇,艇上有三位游客,一位山民划着桨。三位游客下船后,付了船钱,便兴高采烈地下了山。而划船的山民一见又来了客人,就笑着说:“你们雇船游溶洞吗?便宜,一人十块,两位优惠价,十八块。”

  曾倩与马健相视一笑,跳上了橡皮艇。

  溶洞里十分昏暗,幸好山民自备有方便游客观赏钟乳石的强光手电,马健又拧开他们自己带来的微型电筒,一时洞内的美妙景观在手电光中更加显得绮丽。小艇划得很快,眨眼划入了溶洞深处,而此时的石壁逐渐陡峭,许多奇形怪状的钟乳石、滴水柱、千层岩呈现各种独特的造型,并且周围开始出现岔道。

  山民把橡皮艇停靠到一处水势比较平缓的地方说:“就到这里吧,再往里我不熟悉路,如果在这里面迷了路,咱们可别想出去了。”曾倩忍不住问:“听说这洞挺深的?”“是啊,我听我爷爷说,这独龙山溶洞是洞套洞,洞连洞,有九九八十一道岔路,就像是八卦阵。当年日本鬼子打进独龙山,当地的老百姓把粮食藏进这溶洞里,日本人愣是没抢走一颗粮食。”划船的山民很健谈,攀谈中,马健曾倩得知溶洞不止有一条入口,听说山后还有一条非常隐秘的入口,连当地的老百姓也很少有人知道。三人划出溶洞,马健付了钱,与曾倩骑着毛驴下山。

  不料两人还没走到山下,就见迎面奔来一个人,一把拉住他们。马健一看,竟然是小吴。小吴满脸汗水,语无伦次地对他们喊:“快……快跟我去救杨峰,他……”

  马健掏出矿泉水,让小吴先喝口水喘口气。小吴喝了水,才说出了他与杨峰今天上午的遭遇。早上,马健与曾倩走后,他与杨峰用摄像机把整个小人村拍摄了一遍,结果发现了许多证实有小矮人存在的证据。比如一些低矮的小窝棚,里面的结构只能适合一米三四个头的人生活,并且还有一些非常小的木床、木凳、生活用具……就在两人为发现兴奋不已时,更让他们惊喜的事情出现了。他们在拍摄一处茅草棚时,里面突然跳出了一个小矮人,冲他们不知喊了一句什么,便一头扎进了茂密的丛林。杨峰想也没想,说了声追,两人就跟在小矮人后面进了丛林。由于小吴扛着摄像机,跟不上杨峰的脚步,在树林里钻来钻去,最后竟然没了杨峰与小矮人的身影。小吴害怕杨峰出意外,赶紧下山找人帮忙,正好遇到了马健和曾倩。

  马健一听小矮人把杨峰引失踪了,一时也顾不上对杨峰的嫌隙。三人商量,他们是外地人,不熟悉独龙山的地形,只有找当地人帮忙。可当地的山民听说要去小人村找人,一个个头摇得像拨浪鼓,给多少钱也不去。

  没办法,三人只好去找村里的负责人。

  山村的村主任姓牛,牛村主任听说有游客在山上失踪了,也是十分着急。他立即找了几个不信邪的村民,带上绳索火把,与马健他们一起来到杨峰失踪的树林。由于树高林密,大家只好分头循着杨峰追小矮人的大体方向一路搜寻。过了半天,突然有个山民惊叫了一声,大家跑过去一瞧,发现在一棵歪脖子树上挂着一条残破的白色围巾。小吴接过,失声道:“这是杨峰的。”

  大家继续往前寻找,在不远处又发现了一块白色围巾,与前面发现的那块一对照,发现是同一条围巾上撕下来的。继续搜寻,接连找到几块残破的围巾,看来杨峰还算聪明,害怕自己回去时找不到路,就事先用自己的围巾做了路标。大家顺着杨峰留下的围巾路标,一路寻找到一座悬崖峭壁下面。此时大家吃惊地发现,在乱草丛中凸显出了一座十分隐蔽的洞口,在洞口的地上竟然是一摊血污,而血污一直延伸到黑黝黝的洞口深处。大家互相瞅了一眼,心底里不禁升起了一股寒气。杨峰究竟遇到了什么危险?他在洞里吗?

  四、二探溶洞

  “这好像是一个溶洞。”马健突然想起,划船的山民告诉过他们,在独龙山后还有一个溶洞入口。眼前这座洞口,与山民叙述的位置模样大体一致。而牛村主任也点头说:“不错,这是一个溶洞入口。只是山后地势较高,洞里没有涵水,但它却与山腹中其他溶洞相通。早年间我们村里组织伐木工作组上山,还在里面避过雨。”

  因为出现了血迹,表明杨峰现在的情况十分危急。大家凑在一处商议了一会儿,决定进洞寻找杨峰。于是村民们点起火把,马健拧亮手电筒,一步步小心顺着地上依稀的血迹往前寻找。

  洞里十分干燥,与马健曾倩乘坐橡皮艇进的溶洞截然不同。那座溶洞空气潮湿,洞顶经常有滴落的水珠,洞壁上也满是绿色的苔藓。这里面却温暖干燥,洞顶还不时惊起一大片蝙蝠。一行人前行了十多分钟,洞内的道路开始坑洼不平,石壁也逐渐显露怪石嶙峋的模样,一些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就像洞顶直插入地的巨大石锥,让人触目惊心。大家一边啧啧称奇,一边小心翼翼地寻找蛛丝马迹,又前行了几百米,眼前出现了两条岔路,而地上的血迹也不见了。

  大家一合计,决定分开走,牛村主任带着马健曾倩走左边,剩下的村民与小吴走右边。为了安全,牛村主任走在前面,马健走最后,把曾倩夹在中间。约摸走了十多分钟,他们眼前没了道路,一道巨大的铁栅栏却横在他们面前。牛村主任十分奇怪,他摸着生锈的栅栏,奇怪地自言自语:“山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马健见牛村主任也不知道洞里会有铁栅栏,心里不禁一沉。锈迹斑斑的铁栅栏上有道铁门,门上的锁早已经锈坏了,牛村主任轻轻就把锁拧下来,推开了铁门。

  门后的情景把三个人都惊呆了。只见一条笔直的通道,好像是经过人工修整,地上就地取材用石头砌的石路,墙上每隔一段有一个石龛,龛中放着许多解放前老百姓家常点的煤油灯。三人怔了半天,才小心踏进通道。通道不短,三人瞪大了双眼,想要看透通道尽头究竟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三人终于走到尽头,眼前又是一道铁门。由于这道铁门上的锁没有锈烂,打开费了不少力气。推开第二道铁门,马健迈步就往里走,不料他刚一落脚,就听脚下“咯吱”一声,像是踩烂什么东西了。马健吓了一跳,赶紧抽出身子,用手电一照,不禁倒吸了口凉气。想不到他踩烂的竟是一副早已腐朽的死人骨架。曾倩“啊”了一声,紧紧抓住马健的胳膊。牛村主任也是头皮发炸,他小心翻看了一下骨架,才松了口气:“不要紧,这人死了好几十年了。我看,这座溶洞不简单呢。”说着,他率先走进第二道门,马健与曾倩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进去。

  门内是一座大厅,看来是有人利用天然洞穴改造而成的。而在大厅深处,是几道木制的门,由于年久,空气潮湿,木门表面早已经腐朽。令人吃惊的是,在地上躺着两具尸骸,尸骸下还压着两支锈枪。马健翻看了半天,见枪身上还有几个字,竟然是几个日文。马健有些不相信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就推开一扇腐朽的木门。门一开,一股陈腐的霉味直冲脑门。马健赶紧捂起鼻子。一般搁置许久的旧房子,通常因为空气不流通而充满有毒的气体,等到毒气散尽了,人才能进去,何况在这深洞之中。

  等到霉味变淡,三人走进屋子,发现这是一间住人的房间。四周是横七竖八堆放到一起的桌椅床铺,屋子墙角竖着好些刚才看到的那种老式步枪,有的枪尖上还挂着锈成黑铁锅子似的军盔。看来,这像一座解放前的秘密军事基地。三人走出屋子,又逐一查看了其他房间,有的是厨房,有的是仓库,在最边上的房间却是一条黑漆漆的石阶道,三人顺着石阶往前走。走着走着,他们感觉石阶在往下延伸,而道路也变得狭窄弯曲,空气潮湿闷热,不久耳畔竟然渐渐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随着水声越来越大,台阶上十分湿滑,马健扶着曾倩,转过一道弯,眼前变得豁然开朗。只见一座有篮球场大小的石洞内,到处堆放着小山般高的枪支弹药。而由于洞顶塌陷,成箱的炮弹与炸药子弹浸泡在齐腰深的水里,许多早已变成了烂渣末子。在旁边还有许多奇怪的方形圆形的黑铁皮桶,上面醒目地用白漆画着吓人的骷髅头。三人越看越心惊肉跳,不敢久留,又顺着原路回到大厅。这时,一间屋子里的情形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这件屋子明显比其他房间要装饰华丽,地上铺着地毯,还能看出是名贵红木的桌子上堆满了文件。

  根据一切迹象,三人断定这很可能是一处当年日军侵华时遗留下的一座弹药仓库。由于地处隐秘,外人很难发现,才一直保存至今。他们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决定立即返回,将这里的发现报告给当地的政府部门。一路平安无事,回到洞外,发现小吴他们还没有出来,就在马健想喝口水定定心神时,突然,溶洞深处竟然传出了几声沉闷的枪声。正当三人愕然不已,不知所措之时,洞里奔出了一个满身鲜血的人。

  五、山林较量

  那人一见马健三人,立即失声尖叫:“不好了,有日本兵……开枪……”

  马健失声惊道:“是小吴。”三人迅速扶起受伤的小吴,发现他的腹部与手臂上各中了一枪,伤口流血不止。曾倩急忙取出野外受伤应急用的药箱,给小吴消毒包扎止血。小吴稍微缓了口气,一把抓住马健的手颤声说:“快走,有日本兵杀过来了。”马健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人呢?”可小吴却仿佛受了惊吓,只是满嘴乱嚷日本兵杀人了,叫大家快逃。三人不知道情况如何,又不见其他人出来,就把小吴抬到了一处安全的山凹中,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小吴脸色惨白,浑身颤抖,说出了自己让马健他们目瞪口呆的遭遇。

  小吴说,他与几个山民从岔道口与马健他们分手后,就一直往里走。大约半个小时后,洞里突然传出了几声怪叫,小吴他们吓得大气不敢出,不知道该继续走还是退回去。就在此时,小吴突然发现地上有一只沾满血的登山鞋,拿起来仔细一瞧,正是杨峰的鞋。于是他们急忙往前寻找,可刚走两步,就见黑暗里扑出了两个身穿军装的士兵,凶神恶煞般地朝他们开枪射击,两个山民应声倒地,剩下小吴和其他人拔腿就往洞外逃。那两个士兵穷追不舍,边追边开枪,幸亏小吴跑得快,终于逃出了溶洞。小吴肯定地说,那两个士兵穿的就是电视上抗日影片中日本兵的衣服,刚开始他还以为遇到鬼了,可直到他们真的开枪,小吴才发现他们遇到的是真人。

  看着惊魂未定的小吴,听着他讲述令人难以置信的遭遇,再结合他们发现的军火库,马健断定,这座溶洞里一定藏着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可是离日军侵华的年代已经许久,怎么竟然还有日本兵,难道是小吴精神错乱,还是另有隐情?于是,马健与牛村主任轮流背着受伤的小吴,一路来到山下,然后马健开上停在村子里的面包车,把小吴迅速送进了清水县城的医院。之后牛村主任与马健报了警。

  警方急忙将此事报给了县里。县政府领导非常重视此事,在独龙山即将申请国家级旅游景区之际,竟然出现了枪击游客的恶性事情,不论开枪行凶的是什么人,都要将此事调查清楚并救出被困的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县里组织了一批警力赶赴独龙山,曾倩要留下来照顾受伤的小吴,因此马健就与民警们一起出发,带领大家找到出事的溶洞。

  指挥此次行动的是县公安局的刘局长,他先问清了洞内的大概情形与地形,然后绘了一张平面地图。他把人分成三组,一组负责在洞外警戒,一组打头阵,一组负责救人。由于地形复杂,行凶的人又携有武器,刘局长希望马健能带领民警们进洞。马健想也没想,就拍着胸脯说:“没问题,我来带路。”为了保证安全,一位公安还脱下自己的防弹衣给马健穿上。进洞走到岔路口,马健指着右边说:“这是小吴遇袭的方向,左边是我们发现军火库的地方。”

  公安民警纷纷拔出枪,拧亮强光手电,慢慢朝洞内前进。地上有小吴逃跑时滴落的血迹,众人顺着血迹一路搜寻,终于在一处钟乳石柱下发现了一起进洞的那几位山民。村民中除一人已死外,其他的人还有呼吸,大家七手八脚将伤员和死者抬出去,剩下的人继续往前搜索。

  十分钟后,众人走到洞底,这时,举着照明灯的公安首先惊叫了一声。大家急忙上前一看,都惊呆了。只见大约有二十几个个头只有一米三四的小矮人,被人用绳索捆在钟乳石上,大多已经奄奄一息。众人赶紧一面清理,一面将人都背出洞,可清理到最后,却没发现杨峰。杨峰到底去了哪里?马健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由于受伤的人太多,有的还伤情严重,急需抢救。刘局长便果断下令,立即调来一架林业局巡逻山林的专用直升机,用飞机运送伤员。就在大家忙着运送伤员时,负责站岗的民警跑来报告,说不远处的山梁上有两个形迹可疑的男子在往山下跑。刘局长立即用望远镜一瞧,果然发现这两个男子穿着类似以前侵华日军穿的军装,正慌里慌张地逃窜。刘局长把望远镜交给马健:“打伤小吴他们的是这两个人吗?”马健望去,发现两人外貌与小吴叙述的一模一样,点头说:“不错,就是他们。”

  刘局长立即下令,兵分两路,一路步行从后面追赶可疑人,一路乘车下山,包抄到他们前面进行阻截。两路人马一起行动,不一会儿,两个可疑男子就被包围到了一处山凹间。两人见前有围捕,后有追兵,竟然狗急跳墙,与公安展开了枪战。围捕的公安立即还击,并迅速缩小包围圈,终于,一名男子被击中,另一个则消失了。众人立即把受伤的男子生擒活捉,这时才发现,他哪里是日本兵,而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其中有公安认出了这名男子:“这不是全国通缉的抢劫杀人犯李大旺吗?”大家一听是通缉犯,不禁又惊又喜。刘局长立即问他:“你哥哥李大庆呢?”李大旺还没开口,就听有人狂喊:“快放了我弟弟,不然我打死这个人。”

  六、罪恶难藏

  大家猛回头,只见李大庆左手勒着马健的脖子,右手用枪指着马健的太阳穴。原来,刚才李大庆见他们跑不了了,弟弟又受了伤,于是他灵机一动爬上了身旁的大树,借着巨大的树冠隐藏了起来。趁公安民警们抓捕他弟弟的空隙,把马健劫持为了人质。刘局长见马健在凶犯手里,知道李家兄弟杀人不眨眼,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只得示意把李大旺放了。

  就在李大庆为自己的聪明机智洋洋得意之时,突听背后一声怒吼,李大庆惨叫一声,摔倒在地,马健也就此滚到了一旁。再看李大庆背后站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摇摇晃晃地慢慢跌倒。“杨峰!”马健惊叫一声,扑到血人的身上。

  大家万万没有想到,在紧要关头,失踪的杨峰竟然出现,化险为夷。公安把李家兄弟押上警车,把昏迷的杨峰抬上直升飞机,直奔医院。经过一天一夜的紧急抢救,杨峰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等到他清醒过来,李家兄弟也交代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李家兄弟因为杀人抢劫被全国警方通缉,两人如丧家之犬,逃上了西去的列车,准备从云南潜逃出境。不料半路上两人疑神疑鬼,发现公安查车,以为身份暴露,惊慌之余便跳车逃上了独龙山。在山上,他们发现了一处小人村寨,由于山下的人很少敢上小人村,因此他们的行踪竟然没有被人发觉。就在他们以为找到了世外桃源,恰巧遇到杨峰他们到小人村采访,李家兄弟摸不清杨峰他们的目的,又害怕小人村的人泄露他们的身份,便威吓着全村人进了溶洞里躲藏。后来他们见四人在村里住了下来,就起了杀心,他们先是想偷袭曾倩,被曾倩发现人影,只得罢手。后来他们半夜里又去行凶,又被警觉的杨峰发现,为此还让马健误会了杨峰。两次没有成功,李家兄弟没敢再动手,而是逼着一个小人村村民第二天去打探情况,结果却被杨峰发现,并且还追踪到了溶洞,发现了他们的秘密。二人打伤了杨峰,把他拖进洞里,后来以为杨峰死了,也没有太理会,不料杨峰醒来后挣扎着逃了出来。

  关于李家兄弟冒充日本兵,却是一个误会。李家兄弟根本不知道溶洞的另一条路通往军火库,只是在洞内捡了一只箱子,便从里面拿了几身衣服穿上,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衣服,以为是山民们遗留下的,结果被小吴误认成了日本兵,虚惊了一场。

  半月后,杨峰伤势好转,小吴也能从床上坐起来了,其他村民与小人村的人也都脱离了危险。而马健与曾倩为了照顾杨峰小吴,累得双眼充满血丝。杨峰瞅了马健半晌,感激地说:“马健,多谢你。”

  马健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还要多谢你,是你从李大庆枪下救了我。那晚我对你的误会,希望你不要计较,是我错怪了你。”杨峰叹了口气说:“说老实话,为了追求曾倩的事情,我一直很恨你。不过最后我还是想开了,人与人要有缘分,看来适合曾倩的是你,我真心祝福你们白头偕老。”

  这时,刘局长来看望他们,马健便问起了溶洞军火库的情况。刘局长提起来咋舌不已:“那的确是一座日军侵华时遗留下来的军火基地。不过你们怎么也想不到,那可不是一座普通的军火基地,而是日军用来研制和储备毒气弹、细菌弹和化学武器的秘密基地。”

  杨峰与马健大吃一惊:“真的?”刘局长点头:“而且你们知道为什么在六七十年间,一座普通的村寨怎么会变成小人村吗?那正是这座秘密基地造的孽呀!”

  刘局长介绍,经过医学专家给小人村村民体检后证实,由于小人村村民常年饮用被污染的井水,才导致身体越来越矮小,寿命缩短,百病缠身,当年一座几千人的村寨,如今只剩下二十几个人,而且每个人身体里还最少潜伏着十几种疾病。可是独龙山上又没有化工厂,井水怎么会被污染呢?结果经过化学专家的检测,发现侵华日军遗留下的弹药仓库,由于常年长期浸泡在水里,致使毒气弹与化学细菌罐泄漏,而有毒物质随着石缝渗透进了小人村村民喝水的井中。长期饮用毒水,仿佛每天在服用慢性毒药,日复一日,一个偌大的村寨终于变成了一座死气沉沉的畸形村。

  杨峰马健与其他人听得目瞪口呆。刘局长说:“这次能揭开小人村的谜团,并且抓获李家兄弟,也多亏了你们,我们清水政府的领导还要亲自来看望你们,谢谢你们帮我们找出了美丽独龙山上的一颗毒瘤。不然,等以后独龙山开发成旅游景区后,游客们误饮了被污染的水源,那我们可就变成千古罪人了。”

  曾倩不禁感慨说:“是罪恶总有被曝光的一天,可在这个过程中,有多少人要继续受害啊。这样的毒瘤真是太可怕了。”刘局长接着说:“是呀,所以我们在拔掉毒瘤的同时,还要时刻牢记它带给我们的痛苦,只有牢记痛苦,才能知道什么最可贵啊。”

  (责编:云妮.sina.com)

您正在浏览: 深山中的毒瘤
网友评论
深山中的毒瘤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