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第一卷。花开不倦,当时年少 (M站)

第一卷。花开不倦,当时年少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2-01-10  编辑:得得9

第一卷。花开不倦,当时年少 标签:开学第一课 守住第一次 新春第一课

  (一)夙雪,念。

  柳绾思再次踏入景州。在漫天飞雪中,携了万千风华,浅笑。这座令她伤筋动骨的城,终究是回来了。

  雪不大,却很密;像要钻进人心里,泠泠化作一滴水,又带着彻骨的寒。柳绾思径直走着,细碎的云步蹁跹出清雅的韵致、徐徐走向那在心底描摹了千遍的府邸。素锦斗篷下,隐现的是眉间一点凝血的朱砂。

  终于,止了步。

  她轻舒一口气,一双素手轻轻揽起素纱,眉间朱砂更显精致妖娆,宛如一朵开在心口的红莲,摇曳着芬芳起舞,美艳不可方物。殷红的朱砂下,是清润浅淡的黛眉,轻拧着。含了万千风情的眼眸中凌然映射着门前玄底朱漆的字——宁王府。

  就那么云淡风轻地开口,清洌而纯净:“柳绾思特来拜会,劳请通传。”那门卫正倚在背风处瑟缩着打颤,当下如闻天籁,忙抬眼看去:那是芳华绰约的女子,在冰雪中素衣倩影,虽看不真切素纱下的玉颜,单是这么亭亭一立,便觉是绝世的姿容。那门卫足是呆了半晌,倒不完全是因为被没人震慑,更是因这“柳绾思”三字;整个宁王府谁人不知绾思姑娘是自家王爷心念所至,可从两年前就成了一大忌讳。他正思忖如何是好,这边柳绾思轻笑道:“这位小哥,不妨直接带我进去。可好?”不等他回话,府内传来朗朗笑声:“别来无恙!”

  接着走出一位中年男子,华服锦带难掩庄重贵气。

  柳绾思微一错愕,转瞬又是淡然:“怎敢劳烦宋叔亲迎?”清润的声线透着些许倦意。那被唤作宋叔的男子正是宁王府总管——宋钦。王爷毕竟年少,再雷厉风行,也不及这位管家的沉稳狠辣。因此,宋总管深受王爷倚重尊恭。

  宋钦了然道:“王爷现下不再府中,绾思姑娘不若先进府;天色不早,想来王爷不多时便回回府。”柳绾思点头,随他进府去了。只剩那门卫,低低叹了口气,又缩回背风处。

  亭廊迂回,府内别样的景致在重重雪幕中影影绰绰、犹是更显风致。

  绾思悠然跟在宋钦身后,看似波澜不惊、心内却是百味陈杂。这里的每一情每一景,都深深烙刻在心间,挥之不去。宋钦忽地开口道:“可悔过?”绾思正垂首凝思,听闻这句,恍若雷击。她冷然一笑,咬牙道:“他是王爷,我无权置喙;我的自由,也不得干涉。”宋钦叹道:“何必呢?他是真的。。。”绾思不想再听下去,打断:“我这次来,是有求于他。以前的,他若还怨我,我也认了。可我。。。再不会,也不能了。”听似毫无道理的话,却让宋钦面色一寒。绾思眸光的黯淡,无人知晓。宋钦也不多言,带她走入一间花厅。

  熟悉得紫檀香扑面而来,柳绾思脚步一滞,抬眸、入目的是满室大大小小的画卷,无一例外:都是她!或轻颦、或浅笑、或娇嗔、或薄怒。。。心,仿佛被千万银针细细密密地扎着,隐痛间更多的是酸楚。只听门外乱雪呜咽,落了一地凄凉。绾思微颤着伸手,触到一张画纸,细看。每一笔都诉叹着淡淡情思与怀念,她轻阖眼眸,随之坠落了一滴晶莹,那是苍白无力的心痛;她轻轻捧着画卷,徐徐转身、缓缓摘下斗篷。

  宋钦看到的,依旧是两年前那张如玉晶莹的脸颜,再看去、稍有瑕疵的是:左额角有着蜿蜒的浅痕,像是精心雕琢的美玉上一道细细的裂痕,虽不明显、却足以破坏它的完美。柳绾思不经意地将斗篷抛落,淡淡道:“是否定要我毁了这张脸,他才肯放手?”无比的嘲讽与讥笑。。。宋钦惊疑不定,旋即沉声道:“这不是他想要的!”柳绾思冷笑不语,掌间发力,眼看要将手中画卷震碎,宋钦来不及阻止,忽觉眼前黑影掠过,一直修长有力的手握着绾思的。

  是韩子洛!

  宋钦见此,才放下心来,静默地出门。

  柳绾思静静凝视,美目中尽是沉痛;韩子洛轻轻凝睇,眼眸里满是深情。四周静谧如夜,唯有窗外簌簌的雪声,印刻着流年……

您正在浏览: 第一卷。花开不倦,当时年少
网友评论
第一卷。花开不倦,当时年少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