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流在深圳的眼泪 (M站)

流在深圳的眼泪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2-01-10  编辑:得得9

  一

  我和冯飞走在去车站的路上。

  初冬的下午空气有点压抑,一大片的乌云张牙舞爪地在盘旋着,没多久便下起雨来了。我本能地拉着冯飞躲到隔壁的药店旁,冯飞却突然拿出了一把伞。我说:“想不到你这样粗心的人也会未雨绸缪啊?”冯飞就笑,其实这把伞一直在他的包里,没用过,今天总算派上用场了。

  到达车站的时候,冯飞很殷勤地去买票,还问我饿不饿,我不觉得饿,却感到很累,我问冯飞:“你会不会怪我?”冯飞说怎么会呢,头却不自然地转向另一个方向。

  我想起昨晚,冯飞趁我睡着的时候突然爬到我身上,蠢蠢欲动地想对我做些什么。我一激灵爬起来,拼命推开冯飞,我明白冯飞想干什么。对于我们这样一年只能见一两次面的情人来说,冯飞或许是想在我的肚子里留下什么,这样我就能很安心地留在他的城市。但是我拒绝了冯飞。冯飞一次次哀求,我紧紧地抱着冯飞,防止他进一步的动作。

  “我累了。”坐在长途汽车上的我一遍遍重复着这一句话。

  二

  我是孤儿。这是我第十三次踏上回深圳的路途,每一次我来T市的目的很简单,看我的男朋友冯飞,我们在一起已经四年了,这是唯一一个值得我牵挂的人。

  我缩在座位上,窗口的缝隙里冷冷的风像虫子一样吞噬着我。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清晨的时候司机把我叫醒,我才知道到了。回到出租屋,第一件事就是想给冯飞打电话,告诉他我到了。可是电话接通的时候却没有人接,这是星期天的早上七点,按道理冯飞应该还在睡觉,可是他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连续打了四次,第五次的时候我终于放弃了。我捂着手机,背靠在椅子上,一阵阵的倦意袭来,我爬上我的小床,很快便睡着了。

  我一直睡到了晚上六点,直到小木的电话把我吵醒。我和小木,高中三年一直是上下铺,属于无话不说的那种。小木一直说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原因是小木的爸爸经常打她妈妈。可是现在的小木不同了,张口闭口就是男人,还会拿一堆男人互相比较,哪个哪个适合结婚,哪个哪个适合做情人等,我就会感叹深圳这地方,没有人会逃得过它的侵蚀。

  三

  我一走进新野酒吧的门口就听见小木肆意的笑声,她身旁坐着一个男人,小木给我介绍,说:“这是蓝上大,我男朋友,是个发型师。”蓝上大我在小木的公司见过几次,但当时不知道他叫什么。

  我说:“小木,你又换了?”小木就拿眼神瞪我。我已经习惯了小木不停地换男朋友,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我从开始的惊讶到慢慢接受。蓝上大转过身,给我一个很饱满的笑容,眼睛的余光却不失时机地滑过我的胸脯,我对这样的男人是不怎么喜欢的。

  冯飞一直在我的脑袋里纠缠,像一只黑夜里挥之不去的蚊子。我抓起酒杯,啤酒苦涩的味道让我皱起了眉头。这时候我的思想仿佛空白,啤酒一杯杯被我消灭,头脑也开始迷糊起来,歪歪斜斜倒在小木的大腿上。

  小木拍着我的肩问没事吧,我说我有点晕,想回去。小木招招手,说:“蓝上大,你送她回去吧,我还想喝。”蓝上大就架着不省人事的我走了。

  出租车上,我开始说胡话。我紧紧抓着蓝上大的手,指甲仿佛要陷入肉里,一遍遍地问你为什么不给我电话啊。蓝上大像个哑巴,任我乱抓,只是我抓着他的手也慢慢的变得疼痛起来,继而麻木。

  下车的时候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蓝上大一个转身把我抱起,开始是扶着我上楼梯,入屋的时候却几乎是抱着的了。我的脸贴在蓝上大的胸前,我闻到了他身上的气味,我很惊讶他竟然有着和冯飞一样的体味。我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酒精夹杂着食物,在胃的蠕动下,仿佛突然发酵起来,产生的气流冲出口腔,吐在了蓝上大的身上。

  蓝上大倒了一杯水给我喝下去,黑夜中我看着他,越看越觉得他和冯飞很像。我摸着他的脸,想到了冯飞一直没有给我电话,他一定是怪我的拒绝。想到这里我就有种放纵的冲动,连我最爱的人也不懂得珍惜我,我还有什么理由珍惜自己?于是我不顾一切地抱紧蓝上大,我的眼睛迷离地望着蓝上大,我们的嘴唇越贴越紧,最后吻在了一起。蓝上大由开始的被动变成主动,他俯下身埋在我的胸前,很快他就被点燃了。

  我的手机在这时却突然振动起来了,振动波在我的身体上慢慢扩散,一遍遍的敲击着我的神经。我迟疑着该不该去接,振动却在这段思考的时间中 然而止。酒精的作用让我忘记了一切,蓝上大也越发疯狂起来。我在报复的快感中终于承受了蓝上大的一泻如注,接着歪歪头,在黑夜中睡得不省人事。

  四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感到浑身都痛,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乳房上淡淡的红色,像警戒信号一样提醒我昨晚发生了什么。

  不多久,我开始哭,我跑到卫生间,泪水随着自来水一起被冲到下水道里,看着水流形成的漩涡,在忧伤地打着转,流向一个未知的地方,我就觉得自己也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我不能分辨出该往哪一个方向逃离才是正确的出口。我穿好衣服,向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主管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可是我不在乎,我只想在没人的地方好好睡一觉。

  很快,我开始感觉头痛,干咳,恶心,仿佛有感冒的征兆。我吞下一把乱七八糟的药,感觉好了一点。我想着我的冯飞,冯飞还是没有给我电话,越想越不安,我用被子蒙着头,又开始哭,哭得撕心裂肺,渐渐地又迷糊着睡过去。

  我的身体像被掏空一样轻飘飘的。我喝了一口水,蓝上大打电话过来,说对不起。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也不挂线,对峙着。我不知道说什么,最后我终于挂了电话,这一切仿佛像梦,一句对不起就结束了。我又回到了现实,跑到厨房,吃了一天以来的第一次饭,然后穿得整整齐齐,去上班,和同事很自然地打招呼。在深圳这个现实的地方,你不去上班很快就会有人顶替你的位置,我知道自己还是需要工作的。

  下班的时候小木说晚上一起吃饭吧,小木显然还不知道,我没有心理准备面对小木,就推托有事,不去了。小木没有追问,末了她说她和蓝上大分手了,还说这一次居然是男方主动说分手,这让小木很惊讶。我苦笑一下,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一个月后,我终于接到冯飞的电话。这让我很意外。冯飞很慢很慢地说,听得出来他的身体很虚弱。他说,我走的那一天,他就在车站被人抢了手机,当他一边走一边一遍遍地咒骂那个该死的贼的时候,一辆机动车把他撞倒了,虽然不是很严重,但足以让他在医院躺一个月了。

  我的心里突然就升起温暖的感觉,所有的不快开始溶解,慢慢消失。我以最快的语速说话,希望把这一个月来的所有想说的话在一刹那间说完,却不知怎么的越说越慢,最后竟然说不出任何话,冯飞在那边笑,叫我说慢一点。冯飞在最后说“我爱你,好想见你”的时候,我终于崩溃。在这一刻,我只想见到冯飞。我不顾一切地订了车票,然后打电话给冯飞,说,明天,我就回到你身边。

  五

  我见到冯飞的时候仿佛我们已经分别了一个世纪,那种重新获得的感觉让我紧紧抱住冯飞。回到冯飞的出租屋,我们像一对狗男女一样飞快地剥光对方,冯飞一边喘着气一边大叫着我的名字。这一次我没有拒绝。我已经不懂得拒绝了。

  事毕,冯飞软软地瘫在一边,而我又开始哭泣。这一段时间我不停的哭,仿佛要把一生的眼泪流光。我说:“冯飞,你知道吗?刚才,我想到了蓝上大。”

  我把我和蓝上大的事说了。冯飞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羞辱,开始咆哮着抓自己的头发,此刻的我却很平静,我把脸背向一边,很快我就睡着了,事实上我真的累了,我需要一个安稳的睡眠。

  天亮的时候,冯飞已经起来了,他望着窗外,用一个孩子般清纯的眼神望着去上学的小孩。他对我说:“我想有一个孩子,我和你的孩子。”

  我没有说话,却开始收拾包袱,我对冯飞说:“今天晚上我要走了。”冯飞“嗯”了一声再没有第二句。

  冯飞不知道,这时候我已经怀孕,但不是冯飞的孩子,我和冯飞,已经不可能再有孩子。

  第十四次踏上回深圳的路途的时候,我掏出了一张纸,那是一张判决我怀孕的细薄的纸张,我把它撕得粉碎,看着在车窗下飘散的纸片,我觉得无比轻松,我仿佛还清了一生的债,对冯飞,我已不拖不欠。

  在车上我一点睡意也没有,到了深圳的时候已是万家灯火,我拿出手机,给冯飞发了一条信息:“我们分手吧。”然后关机。而此刻也开始下起雨来,仿佛谁的眼泪。

您正在浏览: 流在深圳的眼泪
网友评论
流在深圳的眼泪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