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落霞与孤鹜齐飞 (M站)

落霞与孤鹜齐飞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2-01-10  编辑:小景

  千年前的楼兰王国,一个美丽而富饶的地方,沟渠纵横,往来于这里的世界各地的使臣,商贾络绎不绝。

  落霞是整个楼兰最美,也是最有才华的女子,只看一眼便索价半座城池,但是,落霞聪慧而美貌,各国王公贵族都想一睹芳采。

  认识他是偶然,落霞七岁那年,醉梦楼的当家的,落霞叫她为“娘”,请了一位中原的书生教她古筝,他告诉落霞他是来楼兰游玩的,半路遇了强盗,只一人逃出来,流落街头,亏得她“娘”好心,收留了他。

  落霞最喜欢的莫过于他把她抱在怀里,教他指法,音律。这时候,落霞总喜欢偷偷看着他的侧脸,想象指间滑过他的脸庞,她第一次脸红了。

  他抱她在怀里,指尖在她的腰间轻轻跳动,“伯牙的《水仙操》吧!”落霞不经意间说了出来,他笑了,“霞儿,等你长大,我就娶你。”他向年幼的她承诺着,淡水色的唇瓣蜻蜓点水的亲了她的额头。

  可是,就在第二天,她去找他时,他却不见了,“娘”告诉她,他的家里出了事,他来不及告辞就先走了,她站在那里,愣住了,她相信等她长大,他一定会来娶他。

  从那刻起,落霞的心里就只有他,“齐飞,一定要来,一定要来娶我。”落霞心里默念着。

  光阴似箭,孔雀河依旧清澈,河水依旧甘美,转眼间,十年过去了,齐飞,那个让楼兰最负盛名的女子倾心的男人,却还没有出现,而落霞却依旧坚持卖艺不卖身,因为齐飞一定会来娶她。

  “霞儿,算了吧!来!穿上,让妈妈我看看,我的宝贝女儿穿上王后的衣服,那美丽的样子!”

  “娘!不!飞说过他会来娶我的!我不要离开楼兰,我不爱孤鹜,我不爱他。”

  “我的心肝宝贝女儿,人家是尼雅的国王啊!两国交战,楼兰已经国力空虚,他现在亲自求婚,只要你嫁过去,两国世代交好,女王已经首肯了,我的心肝儿啊!娘也舍不得你啊,可是……”

  “娘,别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会做得让您满意的。”落霞淡淡的微笑,院中的丁香花在风中轻轻摇曳,和她的微笑一样,倾国倾城。

  五天后,落霞随同孤鹜回尼雅国,整个楼兰都轰动了,都争着来为落霞送行,落霞知道,他们还不是想亲眼看下,她这个传说中的美人儿,落霞苦笑。

  孔雀河,还是那么绵长,干净,他曾抱着她,骑在汗血宝马上,飞奔来到河边,看着晚霞雁归,日落月出,在月华中,在她耳边轻轻对她说:“一定要等我来娶你。”她看着他如星星般明亮的眼睛,点了点头。

  “停下!”落霞的声音如蝶儿的翅膀抚过众人的脸庞,没有经过国王的同意,他们就停下了,他们无法抗拒落霞,这个未来的王后的命令。

  “有什么事吗?美丽的姑娘?”孤鹜是个很好看的男子,麦色的肌肤,英挺的身材,骄傲的眼神,坚强的毅力,见证了他是真正的沙漠骄子。

  年才二十三、四,却已经成为一国之首,原本不富饶的尼雅国,在他的统治下,竟能与楼兰抗衡了,这么英俊而伟大的男子,最终却还是没有能躲过落霞这个温柔陷阱。

  从他十九岁那年,听说了她的大名后,偷偷来到楼兰,花重金见了她一面,哪知一见便不能自拔,尽管那年落霞才十二、三岁,但却能够俘虏所有人的眼睛。回国后,他发誓要娶到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子。

  “我想最后在孔雀河边站会。“落霞轻柔、甜美的嗓音在广阔的沙漠中轻轻飘荡。

  “恩!”孤鹜宠溺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孩,她的要求让人无法拒绝。

  落霞缓缓的从车中出来,绣着紫色丁香的面纱,在风中轻舞着生命的舞曲,就像命运坎坷的她。

  “孤鹜。”

  “恩?”

  “忘了我吧!我的心里只有齐飞,放过我吧!”

  “霞,难道我比不过那个齐飞?”孤鹜眼里闪烁着晶莹。

  “我只爱齐飞,从见到他的第一面开始,从他教我的第一首曲子开始,我就不能自拔了,不要继续攻打楼兰了,我不值得,为了你的子民,做个仁君。”

  落霞缓缓取下面纱,绝美无伦的脸庞让人窒息,“齐飞……此生我只嫁你,可你为什么没有守住当年的诺言?”落霞的手指因紧握着面纱而略显发白,却更显得楚楚动人。

  她茫然的看着她根本看不到的东方,但她却能感觉得到……猛然地,她回头,沉入了美丽的孔雀河。

  “落霞!”孤鹜的声音回荡在渺无人烟的沙漠中,撕心裂肺,听者断肠。

  孤鹜杀了所有的跟随自己前往楼兰的随从后,拔剑自刎了。也许,来生,没有了齐飞,落霞会和他在一起,永远……

  落霞只觉得水从四面八方向她涌来,身体好轻,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团空气,天!怎么是孤鹜?他拿着追魂索,忧伤的看着她,“跟我走吧!”他成了阴间的鬼差,永生永世不能投胎。

  “不!”落霞感觉心好疼,“我答应过他,一定要等他来娶我,我不能。”落霞低着头。

  突然,她在孤鹜愣住了的时候,化作一缕轻烟,飞向了她日思夜想的东方,那个有她心爱的人的神秘的国度。

  没有鬼可以躲过鬼差,落霞提心吊胆的来到了中原,寻找着她的齐飞,消息最灵通的莫过于茶楼酒肆,她凭着美貌,被彩蝶楼的当家的收留。

  朝弹《霓裳羽衣曲》,暮奏《水仙操》,惹得五陵少年不惜倾尽家资,只为一睹芳容。

  落霞在彩蝶楼的后院中清理出一块地方,种上了紫色的丁香。第二年花开的时候,“齐飞?天!”

  他穿戴整齐,从容微笑,一把折扇有意无意的扇着,依旧面如冠玉,俊美出众。他的旁边坐着另一个男子,一副温文儒雅的样子。

  “去叫彩蝶姑娘下来,为齐公子弹奏一曲。“那个齐云开口说道。

  “好好好,齐公子赏脸,是贱楼的荣幸,公子稍等,待我去叫彩蝶下来。“当家的答应得特爽快,谁愿意和金子作对呀。

  “呦!我的心肝,快去后院的雅阁,齐公子还等着你呢。”

  “齐公子?”

  “他,你不知道呀,就是齐王齐飞呀!当今天子面前的红人儿呀!”

  “是他!”落霞的身体微微一颤,慢慢的用紫色绣着丁香的面纱遮住了如花般的脸庞。

  齐飞只听得佩玉鸣鸾,闻得异香阵阵,他知道这是丁香花的香味。

  “彩蝶飞,落霞归,朝霓裳,暮水仙,千里寻夫,夫何处?路茫茫,望断肠……”

  熟悉的嗓音,忧伤的曲调,珠帘掩映,分明就是长大了的落霞。

  齐飞手中的酒杯落在了地上,酒撒在了地上,化作一朵好看的花儿。

  “落霞……”齐飞的声音里带着一思不敢置信,“是你么?”

  珠帘被丫鬟们轻轻拉开,她依旧美丽,娇弱,紫色的轻纱裹着如雪如玉的娇躯,纤纤十指因他的叫唤而停在了半空中,眼中闪烁着珍珠般的光泽,黑色的秀发安静的披在微露的肩上,此时的她美得如梦似幻。

  尽管她蒙着面纱,尽管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她的容颜,她的欢笑,他记忆犹新。

  但是他和她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任何女子都不可以和他在一起,活着的她是那么鲜活,美丽,而他只是一个吸血鬼罢了,他不能!他不能!他怎么忍心看着最爱的女子死在他的怀中。

  这些年,他拼命想要忘记,拼命想要不再想起她。可是,为什么她还要为了当初的一句承诺跑到中原来?

  她取下了面纱,空气凝滞了般,人们都惊叹于她的美丽。

  “飞。”落霞站起身来,离了古筝,盈盈向齐飞走来,弱柳扶风。

  “霞儿。”齐飞居然感到自己有种想哭的冲动,一别十载,多少相思,一齐涌上心头。

  落霞浅浅的微笑着,齐飞看呆了,她笑的时候居然这么美丽,就连当初他送她的丁香也是比不上的。

  “走吧!”落霞轻挽着齐飞,阵阵丁香花香飘进了齐飞的心里,只觉得心池荡漾。她一定是个尤物,没有人可以使吸血鬼动心,除了她。

  齐王爷成亲了,这是十年来京城最轰动的一件事。多才多权多金的齐王爷是天下女子公认的冷血男子,对任何女人都是拒之千里,即使皇上赐婚,宁可身首异处,也不答应,现在却成亲了。

  传闻中的新娘,拥有着惊世骇俗的美貌。

  “是伯牙的《水仙操》。”落霞靠在齐飞的肩上,齐飞搂着娇妻,手指在她的腰间轻轻跳动着。

  “边关告急,皇上有旨,命王爷火速进宫。”齐云最近越来越喜欢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

  “霞儿,我先走了,你自己先玩会。“齐飞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娇妻的腰。

  落霞点了点头,起身帮他整了整衣服,“早点回来。”落霞靠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

  “恩。”齐飞转身离去。

  齐王府的后花园果真与众不同,浅浅的碧水池,齐飞称它“落霞池”,游鱼双双对对游过,六角亭,落霞称它“齐飞亭”,人影双双,假山座座,那是“飞霞山”……

  “霞,你现在找到他了,该和我走了吧!”孤鹜依旧忧伤。

  “不要,我刚和他成亲,我怎么可以离开他?我不!”落霞痛苦的摇着头,她知道这次怎么求都是无用的,她缓缓靠近了孤鹜,碰到了他的肌肤,她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为了他,你什么都可以不要?”孤鹜的声音异常温柔,却又那么忧伤,落霞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一滴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哎!”

  等到落霞抬头时,却不见了孤鹜的身影。

  “齐飞,我想换个地方住,好不好?”落霞望着这个自己心爱的男子,知道她的要求他不会拒绝,她不能住这里,孤鹜还会找来。

  “我在城郊有座别院,你要喜欢,我们一起住过去。”齐飞宠爱的看着娇妻。

  “恩,你要陪我。”落霞像个孩子似的撒着娇。

  “陪,一定陪你。”齐飞怎么拒绝得了落霞的要求。

  快乐的日子永远过得那么快,丁香花开,丁香花落,两人恩爱如初。

  “王爷,皇上亲自下旨,要王爷您前往边关,镇压反贼。花厅里齐云忧虑的看着自己的表哥。

  “你帮我照顾好霞儿。”齐飞忧心重重。

  “不要我随你出征么?”

  “不了,你帮我好好照顾她。”

  “飞,你真的要去么?”后园中,落霞静静的看着齐飞。

  “恩。”齐飞坚决的道。

  “那你要小心,答应我,活着回来。”落霞知道,齐飞决定了的事,劝是没用的。

  活着?可怜的落霞也许还不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人。齐飞讽刺的想着。

  “好。“齐飞跨上汗血宝马,飞驰而去。

  “飞,一路保重。“落霞轻声念着。

  “霞,现在可以和我走了么?”孤鹜不知何时又出现了。

  “恩。”落霞无神的应着。

  孤鹜取出追魂索,出于习惯,落霞又反抗了,而孤鹜却在那一刻撤掉了所有的真气……

  “孤鹜……”落霞接住了孤鹜倒下的身子,“为什么?为什么撤去真气?我不是有意要杀你呀!“落霞哭了。

  “霞,你是个好女孩,我本想,今生不能和你在一起,来世我一定要娶你。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选中我当鬼差?永世不可以轮回,这样的我,生不如死。我不忍心看着你的梦碎在我的手里,两年来,我每天都为自己的渎职而承受着最残酷的刑罚……我……我……真的很喜欢你。”孤鹜的嘴角留出了黑色的血,在落霞的身边,绽出一朵朵黑色的丁香。靠得那么近,落霞看到孤鹜的手臂上布满了或深,或浅的,不知道是斧痕,还是刀痕,亦或是雷劈后的痕迹,血肉模糊。

  鬼死后,灰飞烟灭,再也不存在了。

  为什么?为什么?”落霞痛苦的哭着。

  “霞……”孤鹜微笑着看着她,“我心疼你……”他的身体碎裂了,化作了尘埃。落霞的眼泪落了个空。

  半个月后,齐王齐飞战死沙场,再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一个新话题。

  落霞,捧着齐飞的灵牌,微笑着,迷茫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感情,她所过之地,人们为她闪开一条路,她穿过人们惊艳的目光,走到了断情崖边。断情崖,深不见底,云雾缭绕,无数美丽的蝴蝶在她的身边翩翩起舞,她就像仙界下凡的仙子般美丽,她微笑着,用尽毕生的美丽微笑,缓缓向前倾……

您正在浏览: 落霞与孤鹜齐飞
网友评论
落霞与孤鹜齐飞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