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往昔岁月的红雨伞 (M站)

往昔岁月的红雨伞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1-12-19  编辑:得得9

往昔岁月的红雨伞 标签:岁月神偷 闪闪的红星

  南方先看到那把雨伞,然后才看见伞下的红颜。

  伞是南方家的旧物,木柄朱红色,撑开来,边缘便绽放了瘦瘦一枝梅花。冷眼看去,倒像是许仙借给白娘子那一把,当初红颜喜欢得不行,我就转送了她。

  从小就和红颜喜欢同样的东西,从动画片、棉布裙到法国电影。直到大学毕业后,酷爱浪漫的她开始浪迹天涯。而我则落地生根,在我工作的城市和南方结了婚。

  红颜从外地飞回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看见南方,一迭声惋惜我一朵鲜花插到了那啥上。南方好脾气地笑着,并不反驳。红颜就K他:“笑什么?我在夸你吗?一个大男人没一点个性!”

  红颜的男友据说很有个性的,他开着宝马追红颜,追了半个中国。我闻之汗颜,我和南方是朋友介绍认识的,双方感觉不错,他就用自行车将我送回宿舍,后来就结婚了。不到60平米的新房,我还幸福得一塌糊涂。从小寄人篱下,如今总算有了自己的家。可是现在听红颜这样一说,我原本甜蜜的新婚不由打了8折。

  婚后的生活离浪漫更远,一直细心的南方,倒像是患上了健忘症。所有古今中外一切节日他通通不放在心上,害得我满腔浪漫情怀都派不上用场。我的生日,他非但不送礼物,更连一句问候都没有。我被迫向他“索贿”时,他竟递过一把零钱来:“喜欢什么,自己去买吧……”

  我说到这里时,红颜已笑得前仰后合。这是她婚后第一次来看我。新婚的她更加光彩照人,因为与老公聚少离多,他们彼此间还保持着新鲜感。所有的纪念日老公都有惊喜给她,礼物多得数不胜数……我打断她:“红颜你别说了,你越说我越生气。”然后我向南方发难:“你听听你听听,我过的还是人的日子么?”

  南方依旧不温不火地守在灶旁。去年冬天,我患了风湿。中草药抓回几大包。医生嘱咐,要用文火,切忌熬干。南方得了圣旨似的在灶旁守着。熬好了,黑黑的一碗,闻着尚香,喝下则巨苦。我吐得兜肚连肠,连隔夜的饭也倒了出去。南方又斟来一碗,端着,周朴园逼繁漪似的逼我。我眼含热泪,却蓦地想到一个制造浪漫的机会,我说:“你一口一口地喂我,我就喝。”

  南方板起脸:“胡说,中药要大口喝才行。”他伸过手,却是捏着我的鼻子,将药强行灌下。我张口欲骂他,他忙将一块口香糖塞进我嘴里说,赶快嚼嚼。

  “你看,他就是这样!”我回头向红颜诉苦,却见她微笑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因为工作,南方每年都要出差几次,这一次是去红颜所在的城市。走出机场,细雨  中,南方先看到那把雨伞,然后才看见伞下的红颜。她一袭花衣,袅袅婷婷,南方不擅长评价女人,见到她也为之一惊。在电话里,他告诉我说,红颜像是瘦了许多。

  南方回来时带给我一件水晶挂饰,是红颜送的。我正欣喜地把玩,南方忽然犹疑地说:“红颜,她好像并不快乐。”

  我嗤之以鼻:“做她那样的女人会不快乐?这世上最不快乐的女人是你老婆!”

  然而事实却不幸被南方言中,初秋的一个雨夜,红颜裹着湿漉漉的寒气叩响我的家门。她神形疲惫,紫花长裙还滴着水,那把红伞无力地垂在手中,她倚在门上说:“姐,我离婚了。”

  原来红颜真的不幸福,婚后不久,老公就开始拈花惹草。红颜稍加阻拦,他便大打出手。争强好胜的红颜,一直在人前强颜欢笑。但她的忍气吞声,仍未能保全那份婚姻。

  “那样爱我的男人都会变心,我还能再相信谁呢?”像小时候一样,受了委屈的她将头埋进我怀里哭诉。我的心割裂般地疼,母亲去世后,我和红颜相依为命地寄养在亲戚家。从小她就外表张扬内心脆弱,这世上我最见不得她受委屈,可事到临头,我却无能为力。

  红颜开始放浪形骸,她滥交朋友,过花天酒地的日子。夜半,她醉醺醺地回来,指住我说:“姐,你千万别管我,否则我就搬出去住!”

  我不放心她一个人生活,也不愿眼睁睁看着她堕落。对我和南方的苦劝,她一概不予理会,直到有一次,酒醉的红颜从外面回来,长长的手臂揽住南方的肩,她拍着南方的脸说:“姐夫,咱们接着喝!”

  南方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瞬间,五个红红的指印便浮现在她脸上。红颜捂住脸,哀叫着蹲下去,失声恸哭,似乎将离婚以来所有的委屈和怨忿都发泄出来。此后,红颜一直乖乖地呆在家,再不出去,再不酗酒。

  这一年的秋天多雨,红颜喜欢呆呆地坐在窗边看,偶尔也会撑了雨伞出去。那柄红雨伞,一直待命似地守在玄关处。我说:“天南海北的,何苦老远带它回来。”红颜淡淡的笑:“我喜欢雨点打落在上面的声音,倒像是触动许多陈年往事似的。”

  我那向往美好和浪漫生活的妹妹,仿佛在瞬间衰老了。无论我和南方怎样努力,她都不可遏制地消沉下去。她的目光逐日呆滞,瓷器般光洁的脸也晦暗无光。见她终日恍恍惚惚,南方建议说,要不,带她去医院看看?

  红颜在精神病院住了半年,出院后,她变得苍白虚弱,按中医说的,南方每天熬中药、炖补品给她。熬好了,端着,好言好语地劝。凉了,再热来,再劝。南方一直心怀愧疚,他觉得,红颜生病,他那一掌要负很大的责任。

  红颜的面颊渐渐莹润起来,双眼也焕发了光彩。雨天,她仍然喜欢撑了伞出去,雨中的她愈显得寂寞凄清。她开始吸烟,深夜的阳台上,常看见红红的烟头一明一灭。我苦劝无效,南方则出神地说,她吸烟的样子真美。

  我从没想过在我最爱的两个亲人之间会发生什么,那天中午意外回家,却撞见红颜和南方拥在一处。我如遭电击,我说:“南方你真不是人,她是个病人,而且是我的亲妹妹。”

  南方解释:“不是这样的,是我见她哭得伤心,才这样安慰她。”

  红颜替他开脱:“不怪姐夫,都是我不好。我一直抢你喜欢的东西,可惜,姐夫不是当年的布娃娃。”

  红颜搬离了我家,那拖着衣箱的孤单身影,让我又生气又心疼。

  生活并没有恢复平静,寂寞的红颜又开始酗酒。有几次她酒后驾车险些酿成车祸,接到通知,我吓得魂不附体。和南方一起,重又将迷迷糊糊的红颜接回我家。醒来后,红颜拉住我的手说对不起。可是不久,她又喝醉,醉中的她乞求我说:“姐姐,你把姐夫让给我好吗?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我也试过离开,可是,我没有办法面对没有他的生活。他是我活下去的支柱,除了他,不会再有人那样关心我。”她流着泪,双眼哀哀地看我。我受不了她这样的眼神。小时候她这样向我要冰糕,烈日底下,我大汗淋漓地沿着楼根拣玻璃渣,用卖来的钱给她买冰糕,看她香甜地吃,我都舍不得舔一下。可是,南方并不是冰糕那样简单啊。

  南方的处境比我更尴尬,他既要避嫌,又要照顾红颜。许多次,醉酒的红颜闹着要南方拍着她才肯入睡。我呆立一旁,几近麻木。清醒的时候,红颜又为她的行为后悔,她垂下头,揪着长发,闷闷地坐着一语不发。

  我几乎要动摇了,我担心她这样下去会旧病复发。鼓起勇气,我向南方说出我的想法,他愣愣地看着我说:“你也病了吗?”

  最终下定决心,是因为红颜接连两次自杀。第一次,是在湖水中被人救起;第二次,是吞服了大量镇静剂。我赶到医院时,她已面色青黄、气若游丝。我握住她凉凉的手,想起小时候我发烧时,她的小手不停地绞了冷毛巾为我敷额头。人世间我只有这一个血脉相加的至亲了,我怎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呢?

  红颜苏醒的那个早晨我去了海南,虽然不情愿,但南方还是答应帮我照顾妹妹。一年后,红颜彻底康复,我向南方发去了离婚协议书。半年之后,集内疚、同情与爱于一体的南方和红颜结为眷属。我再未去过他们的城市,只是偶尔,接到南方悄悄打来的电话。简短的几句问候,然后便是良久的沉默。寂寞的雨天,我开始喜欢撑了雨伞出门。纷乱的雨声里,我真的听见了许多陈年往事。

您正在浏览: 往昔岁月的红雨伞
网友评论
往昔岁月的红雨伞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