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1-12-19  编辑:得得9

  冬天到了。

  如果不是同桌感叹天气越来越冷了,对季节的变化相当迟钝的娟一定要等到大家都围起了围巾,戴上了帽子才会发觉冬天已经猝不及防的来到了。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而且还在干燥的空气里因为轻轻的一咧嘴而伤了红唇。

  娟停下了手中的笔,仰头望了望教室外面的树,那里早没有了夏天时的浓绿,只零星的的几片枯黄色的叶子飘摇在愈发寒冷的风中,似乎因为太留恋树的庇护而舍不得随风纷飞到另一个世界,一直似断非断的拉着大树的树梢。很自然的联想到一个句子:叶子离开树,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此刻迟迟不离开的黄叶,大概是舍不得大树曾给过的温暖,那些暖一直流经自己的全部脉络,是身体不可或缺的重点,舍不得离开,舍不得放弃。就好象,好象高中时自己的男友筝。他一直把一股暖流传给自己,关怀着,呵护着。所以高考后分道扬镳了很久之后仍无法适应那一直温暖自己的暖流刹那间断了流,总是唏嘘不已,好在那些回忆还时不时暖着自己的心,至少拥有过,自己好算是幸福的,何况听说他有新女友了,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娟抬头看了看黑板,定了定神,才发现刚才自己胡思乱想大半天,有一大片笔记都没有做,于是奋笔疾书,一时间笔记本上刷刷响着。刷刷响着的还有像幻灯片一样放映着的他的笑容,他的忧伤,他厚实的手,他的关于自己的一切。一股暖驱走了冬寒,像一团桑拿的热气包围自己的心,左心房暖暖的。娟想自己是爱死了这温暖的味道。是因为自己是多情的巨蟹座么,也许是吧,只是有点婆妈。

  下课的时候,娟打开了手机,有三条未读短信,有一条是当当网的推荐信息,还有两条是好友婕发来的,她询问娟晚上去不去上网,去的话在学校西门外的蓝林网城见,晚上6:30。娟想了想,反正晚上也没事做,不如去罢,有一个人在身边也不会感到太孤单了,于是站着回复了一个“去”。捧着书走出教室时,收到婕发过来的一张笑脸。娟站在走廊上看到窗台上的一片落叶,被风吹的摇摇晃晃的,脆弱的身体像是要被风吹成碎片。她突然哭了起来。真的好怀念高中的生活,那时的班集体给自己的是那么温暖的感觉,而且还有他在,那时的生活虽然累,却没有一天会感到孤单,即使一直不说话,坐在一群人的旁边,听他们绘声绘色的讲一些有趣的事,也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现在自己身处大学也快三个月了,却仍然无法适应,讲来讲去,自己终究不是什么善于交际的人。这么久了,还叫不出同学的名字,也没有人会和自己聊天,有心事只能积累下来,在和婕见面时通通倒给她。这样的日子,似乎和想象中的大学生活差了太多。

  娟用没有拿书的一只手擦了擦泪,一张洁白带着好闻的茉莉花香气纸巾递到了自己面前。她看到了他,似乎和自己是大学同学,可是自己竟然叫不出他的名字。她接过纸巾,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准备转身离开。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要做的是过好自己的现在的每一天。”他说。

  穿透了云层的冬日里的阳光轻柔的拥抱了自己,热度从衣服一直渗透到皮肤上,甚至连皮肤下的血管也因为刹那传来的热度而加快了血液的流速。

  娟再一次抬头看着他,看见他站在初冬的阳光下,轻轻的微笑着,那一刻觉得很眼熟,她似乎听到了冰在融化时发出的咔嚓脆响,它滴下的第一滴水滴在平静的湖水里,泛起一圈小小的涟漪,是微笑有了温度还是这暖人的冬日阳光。

  “谢谢你。”她说。

  “我是你在这个班的同学,我叫丁尉,有困难可以来找我。”男生笑着说,她已不知该言语些什么。走廊尽头有一个男生大声的叫他的名字,他应了一声。说:“不要哭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娟点了点头,看到他奔跑在洒满阳光的走廊,听见这个冬天的第一股暖流流向了自己的心,他轻轻的笑了,这种感觉真的是久违了。

  晚上娟到达网城时婕已经在了,在她身边还有一个空位,娟连忙坐了下来。

  “来了啊!”她连眼睛都没转过来,娟几乎怀疑她是在和电脑屏幕说话。

  “我都不知道要玩什么?”娟边开机边说,她看到婕戴着耳机聚精会神的样子,字心理补了一句,当我没说。谁知婕玩完一轮游戏后,摘下耳机说:“哪里会没什么玩的,不玩游戏你就做博客啊,或者去老同学的空间上留言,这么多可以玩的东西,是你自己把自己弄得了无生趣了。”

  娟真的不想玩游戏,就把拉下来,逐个点击别人的空间,然后一个个的留言。这些也无非是些最近好么一类的话,觉得没什么意思。她的眼睛不时瞟一眼婕的屏幕。她正在热火朝天的玩劲舞团,键盘被她拍得震天,娟没有玩过那个,搞不懂为什么那许多的玩劲舞团的人都喜欢把键盘打出巨大的响声来,也许是一种境界吧,越是厉害的人,键盘就会被打得越响,以召示自己是实力非凡。

  婕又玩完了一轮,停下来看娟百无聊柰的看她自己博客上的留言。

  “怎么不玩仙境,听说在搞活动!”

  “我来网吧要先适应一下再开始玩游戏的。”表情是真诚的天真无暇。

  “什么毛病?不管你了,今天我的状态可是好的不得了。”说完进到另一个房间里拼杀去了,刚玩了一伙儿又停下来说:“今天我只能到8:00,我还要和他去买东面呢!”

  “哦,你去吧,我反正没事,可能会玩得久一点。”其实很遗憾啊。

  “你也该找个男友了,筝走了,你又不是没有人要!”

  “看缘份啦!”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他温暖的笑容。没来由的。也许是因为他的笑容太温暖,而自己又是一个热切盼望温情的人,难免会念念不忘,念念不忘他像冬日阳光的笑容。

  “我也玩游戏了,今天准备升两级。”娟小声的宣布一声,然后进了仙境传说的游戏界面。

  玩游戏时间就比较容易过了。在姜饼城转了两周后,娟努力寻找其它人一起去打BOSS时,婕已经关机站了起来。娟抬头看她说:“就走啊!”

  “嗯,不想让他等太久了,你慢慢玩!”

  “哦,你自己玩得开心点哦!”

  婕甩了甩一头的卷发,走了。娟突然感到无助,退出游戏也准备下机回学校。

  “我刚来,你就要走啊!”

  娟又看见了他,丁尉。他坐在刚才婕坐的地方,打开了电脑,娟决定不走了,因为有一个还算是认识的人在身边,自己就会感到很心安。何况是他。

  “没有啊,只是不想玩游戏了。”她惊讶自己撒谎的技术。谁说爱情让人变得愚蠢来着?这明明就是越变越聪明啊。

  “我加你的吧!多少?”

  “15654***”

  “嗯,你叫娟娟细流。”他饶有兴趣的品读她的网名。娟点她发过来的交友请求,看见他叫等之中,按了同意。

  “我把你加到我们班的群里去啊!”

  “好啊。”娟看到丁尉把自己的头像从名单拖出来,一直拖到早已打开的群界面里,然后自己的头像就出现在了群一长串的名字里。

  “群加入就是这样啊,每个人都可以么?”她睁圆了好奇的大眼睛。

  “不是,只有群主和管理员可以加。”

  “蛮新鲜,这个东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娟打开群的界面,看到有好多人在线上,在丁尉的头像旁有一个黄色的小人,自己的名字旁就没有,大概这就是群主的符号吧!

  “我玩魔兽,你玩什么?”丁尉问。

  “我再玩一会儿仙境传说,还差一点就升级了。”说着又打开仙境的游戏界面,还好,刚才组到的人还在原地等她,像是猜到她会回来一样,于是她和一队的人马杀进了僵尸洞里。

  游戏里一直是阳光普照,可惜,网城里有一些冷,没办法和游戏中的氛围一致,娟今天出门忘了戴手套出来,玩得久了,手就有些僵了,打怪的时候手总不利嗦,差点就死在几个强怪的手下。

  一个一同打怪的网友关切的询问娟怎么发挥不太正常,娟回答手太冷,手指不太听使唤,网友说那等下你在一边打就好了不用冲锋,娟甚至要感激涕零,真是善解人意啊。

  丁尉打完一盘游戏,候场的时候盯着娟的屏幕,在游戏界面的下方有她和网友刚才的对话。他脱下自己的两只手套,让娟戴上,娟感激的看了一眼丁尉,把一只手套戴在右手上,因为右手要控制鼠标。带着他体温的手套一下子暖和了她的右手,血液又流畅了,手指重新变得灵活了,心也暖和了,是流径手掌的血液把暖传给心,这感觉很熟悉,像极了筝的手掌,那双厚实而温暖的手掌。娟几乎要感动到落泪了。她把另一只还给了丁尉,丁尉的右手上也戴了同一只手套,他们像一对情侣一样,戴着同一双手套。像是在共患难。他们相视一笑,是因为戴了同一双手套而声出的默契么,也许不止这样吧!因为娟像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看到自己的心仪的男孩子一样,粉红了脸颊。

  她莫名其妙的在游戏界面下的对话框中打道:“突然觉得很暖和,像身处仙境的温暖阳光之中。”同行的人看到这样的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纷纷打出一串串的问号。娟的眼角偷偷弯了起来。婕说,幸福ing,就是眼角会不经意弯了的状态。可能是失去温暖太久了,很容易知足,一只温暖的手套足以让自己感动不已,太多情了吧。

  星期一的天空蓝得很亮眼,没有一朵云,是因为天气太干燥了,干燥到嘴唇微微龟裂,脸颊和手背变得很粗糙。记得在高中时班里有一个男生以他修长的双手为荣,和喜欢现给别人看,动不动就伸手到别人眼前晃两下,不过一到冬天他就不敢再现了。天天把手窝在手套里。知内情的人说他是干性皮肤,一到冬天就干得厉害,一双美手变得像巫婆的爪子。

  在去教室的路上,娟看了看自己的手背,虽然也很干,却和平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实在想象不出那位男生的手变得有多可怕,总不至于像树枝一样吧!如果真的是那样,还真蛮可怕的,那男生本来就很瘦的,想到这,娟小声笑了几下。

  “什么事啊?这么高兴。”

  不用回头,娟知道是他。丁尉急步赶上娟,挡住了一大片射过来的阳光。

  “没什么,想到一些有趣的事。”

  “哦,是从前的一些事吧。在大学一很少见你开怀的笑过,总像揣着什么心事似的。”

  “还不太适应,身边的人都挺陌生的。”娟轻微的叹了口气。

  “等下我带你认识其他同学,我是班长啊,有这个义务的。“骄傲的语气。

  “班长?!“娟惊讶于自己对班上发生的事知之甚少,连班长是谁都不知道。

  两人有说有笑的爬了三层楼,拐进了教室里。

  “你今天和我坐在一起吧,我可以罩着你,呵呵。”他充满孩子气的笑容一下一下撞着娟的心扉。他的笑容比冬日里的阳光还要温暖。娟跟着他在第四排坐下来。男生不时地向身边的人介绍她,这让她有点受宠若惊,有一个女生甚至马上就邀请娟来参加她即将在本周六举行的生日party,在这之前,她只知道这个女生是班花,从来没有一点对话,看来丁尉的号召力还不是一般的大,人员也不是一般好。可能大白羊座的男生吧,因为他确实很热情。

  上午的三节课,娟都坐在丁尉的身边。看他下课和几个男生女生有说有笑的聊天,不免又回想起高中时班上的一个男生,人缘也极好,男生女生都爱和他闹。连平时不大爱做声的娟都会和他说笑,而且基本上是他把娟逗得咯咯大笑。分开后也时常收到他发过来的搞笑的段子,在群上他也十分活跃。他的热络是娟光着脚也追不上的程度。心里十分希望成为像他那样的人,朋友特多。

  娟在一张白纸上写下:“怎么才能使自己朋友多起来?”然后把白纸移向丁尉,丁尉看后无声的笑了一下,然后写下,“多笑一些。”娟扭头望着他,正对他的笑容。是那种露出了牙齿的粲然一笑。阳光恰倒好处的落在他的笑容上,娟又接受到一股暖流,环流在胸膛里久久没有消失。

  “你笑起来像个大笨蛋。”娟写的时候嘴一直咧着。

  “笨蛋可是一直和可爱挂钩的。”丁尉甚是得意,样子很可爱。

  娟纳闷,为什么有人可以把帅气,可爱,温暖三个看上风马牛不相及的词汇聚到同一个身体内,尉,是一个讨人喜欢的,让人不忍心拒绝的人。也许和他一起走一辈子也不会觉得烦吧!至少他可以给的暖意,让娟深深的迷恋上了。好象想太远了。

  星期六晚上的生日party在一家KTV举行,娟惊讶于寿星不只是一个美女,还是一位实力派唱将,特别是梁静茹的歌,她拿捏自如切韵味十足。有她在,娟就更不敢开腔,前一晚准备的几首歌都不敢点来唱。尉却一直怂恿娟来一曲,娟死活不依,尉看她脸都红了,也就没有强求。

  一直唱到晚上10:00,至少那一个包厢里的时间是显示十点整。大家意犹味尽的走出包厢,大厅时钟上分名显示着是十一点过五十六分,下意识的或者说是条件反射的,大家连忙看自己随身带着的手机或钟表,最后确认已经超过了十一点半没错。

  “宿舍门关了呀,怎么办?”一女生一语惊醒梦中人。

  “反正进不去,干脆去网城上通宵网,谁去?”响应者寥寥。

  “可以翻墙进宿舍的,有同去的么?”响应者寥寥。

  “那么,娟,尉你们俩怎么办?”没想到不知觉间,大家都决定了去向,只剩下他俩仍未表态。

  “我不敢翻墙,着一伙也不想上网,我去街上走走吧!”娟说。

  “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我和你一起吧!”尉说。

  “那你们做你们的,大家分头行动,星期一班上见了一个男生化身为一指挥将领,就差呼一个口号或立一个行动代号了。他的话音刚落,人群已作鸟兽散,只剩尉和娟停留在冷清的冬夜街头。

  “去哪里?”男生问。

  “随便走走吧!”女生答。

  于是沉默无语,他们并肩走在冬夜的街头,街上缺了行人,显得格外冷清。如果他们是情侣,大可以互相牵着对方的手,温暖对方,可他们不是。于是他们各自把手藏在各自上衣的口袋里,在大街上游离。偶尔落过的人用奇怪的眼神大量他们,因为在这样的寒冷的冬夜,共同行走在街上的男女,不是情侣又是什么。可他们却貌合神离,半米的距离,已向世人昭示,他们不是情侣,只是男生心甘情愿的陪这个女生在冬夜的街道上没目的的行走。

  他们无语的穿过冷清的长街,路经了仍然是人声鼎沸的大排挡一条街。沸腾的锅内溢出的香气,让女生觉得有些饿,她掏了掏口袋尴尬的发现自己没带前报出来。男生似乎感应到女生的渴望,他庆幸的在自己口袋里发现了5元钱,够买一碗汤面了。

  “我请你吃面。”

  “嗯?!好啊。”

  他们温暖走进了一家面馆,这里的生意要冷清的多,年轻的女店员百无聊奈的看者放在大堂里的电视。男生去服务台端回一碗面,放到女生面前,女生诧异的望着他,说:“怎么只有一碗?”

  “我只带了五元钱,反正我也不饿,你吃吧,驱寒。”

  女生不由分说的拆开了两双筷子,把碗推到两人的中间。

  “我们一起吃,我吃那么多会胖的。”

  男生轻轻一笑,接过了筷子,他们埋头吃同一碗面,时不时相视一笑,暖热的面条顺着喉咙滑进胃中,于是胃成为温暖的源头,它散发了热流,暖了自己的整个身体。其实不止,身边的尉才是最大的温暖源,他给的暖意,驱走冬寒,他暖的是自己的心。年轻的店员放弃了电视里的节目,时不时偷瞄看上去像一对情侣的他们,羡慕不已。自己长这么大了,还没有这样温馨的经历。她到服务台倒来两杯热茶,递给他们,温暖的茶,温暖的人,冬夜失去了寒冷,只剩下温暖。

  她轻轻的靠近了他一点,他的肩膀顶住她的背,她想,如果可以,就这样子走一辈子,自己要的幸福,她知道是什么。她想到了刚才在KTY里寿星唱的那支歌有一句是:暖暖就在胸膛。

  暖暖就在胸膛。

  他释怀一般的微笑了,窗子外悄然落下了雪,暖黄的灯光下,他们吃着同一碗面,他们都在轻轻的微笑,像是一幅主题为暖的画。雪渐渐画白了街道,寒冷却再也侵袭不了他们,温暖像一个结果,挡住了所有的凉。

  暖暖就在身旁,能够在你身边,就是暖暖,就是我要的幸福。

  她的头轻轻靠上了他的肩膀。

  星期五的早晨就有一节课要上,娟匆匆忙忙的洗脸刷牙然后到学校的超市买了两只刚出炉的面包和一瓶奶茶,赶到教室时是7:00,气喘的把要用的书收拾好,然后拆开面包的包装纸,咬一下口。像是一下子时间倒流,自己又回到读高中的时候,每天匆忙的起床,操起简单的早餐就往教室跑,然后在大家的读书声中偷偷吃着没滋没味的早餐,不小心被老师撞见在早读课上开餐会,还会被拖到教室外受训。

  娟习惯性的掏了掏上衣的口袋,惊讶于手机不见了。不会是刚才跑得太匆忙弄丢了吧。虽然是数九冬天,娟却出了一身的汗。她拼命说服自己相信手机落在寝室里了。她拍拍身边尉的肩,让他看一下东西,自己匆忙跑回去,边跑边回味尉刚才那个百看不厌的笑容,却又幸福的笑出声来。古怪的表情。

  跑回寝室发现自己的手机安静的躺在书桌上,娟激动的差点热泪盈眶了。看一下时间,还有使分钟就上课了,有连忙往教室跑,越跑就越觉得自己变回了一个高中生。

  手机振动了几下,是尉的信息,娟放慢了脚步看短信,尉说不急,老师有事,7:45才会来。娟完全相信尉,于是悠哉的小步走向教学楼。一下子又觉得自己变回了一个大学生,暗自得意。

  到教室时是7:36,许多人都伏倒在桌上睡觉。娟走回座位,继续吃自己的面包,有端起奶茶喝了一口。温热的奶茶舒缓的流进了喉咙。像是用一条丝绸轻轻擦过自己的喉咙一样舒服。

  可是,不对。

  有一点真的不对。

  奶茶买来的时候是冷的,店里没有温奶茶的设备,即使有自己也来不及弄。况且,刚才喝下第一口时还冷得自己嘶牙咧嘴的。很奇怪啊。怎么会是热的,而且暖到恰到好处,像是正好37度。喝下去舒服的不得了。

  尉回头对娟轻轻一笑说:“这么冷的天喝冷奶茶对身体不好,我帮你捂热了。”

  不再是奶茶暖热了自己的心,是另一股更舒服的暖意直接流进了心里,像一股提升了温度的血液,从左心房流向右心房,又从右心房流向左心房,久久不去。娟轻微的闭上了眼,品位暖暖的味道。

  “你怎么又没戴手套啊!”

  尉脱下自己得手套,没有马上递给娟。他大大的手覆盖了娟纤小的双手,他的体温刹那间传给了她,血液回流,有流经身体的每一处,甚至连眼睛,也暖出了眼泪。

  是做梦么,但他的温度那么真切,充满了质感。还有他的手,大手拉小手,大手拉小手。传递的热量,粉红了娟的脸。很暖,都暖烫了。

  想要你就这样拉着我,一辈子,好么?

  眼泪,是烫的。

  春天来了。

  依然是同桌的感叹告之了娟的季节变化。

  “可以穿少一点衣服了,冬天里穿得太笨重。”娟说。

  “可是春寒料峭啊!”同桌颇有文学造诣,日常用语还带成语。

  是大,天还有写冷,穿裙子那是不可能的。

  娟转过头看着伏倒在桌子上睡觉的尉,把他的一领拉高了一点。

  ——他让我感到很温暖。

  ——那就表白啊,省得跑掉了。

  ——不敢啊,怕被拒绝。

  -——你们都那么亲密了,还会拒绝你啊,说不定他一直以你男友自居呢。

  这是和婕的对话。

  ——幸福,是他可以温暖你的心,只要你觉得在一起很温暖,那就抱紧他。

  这是网友的留言。

  --你一定要幸福,你幸福我和女友才安心了。

  这是筝的话。

  ——对,我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

  这是娟的话。

  娟站在教室外的阳台上,刚才的灿烂阳光被云挡住了,她伸了一个懒腰。

  身后,他轻轻的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说:“娟,我喜欢你。”

  那束阳光穿过了云层,落在他们温暖的身上,他们发着柔和的光芒。

  这一场漫长的旅程,终于到达了一直想要的到达的终点,穿过了严冬,拥抱了春花烂漫。

  暖暖,在你身边。

  谢谢你一直暖着我的心。

您正在浏览: 暖暖
网友评论
暖暖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