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宛如阿修罗 (M站)

宛如阿修罗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1-11-24  编辑:pp958

  凤凰的美丽,源于涅槃的苦痛,那燃烧的刺痛照耀梧桐最沉痛的感伤。凤凰和梧桐,他和她。一种宿命,注定了百年孤独,他的等待究竟凄美了谁的神话?短短的三个字,尘封了一个世纪。她永远是他的主角,但是她,却在他们的爱情里充当配角。孤单的落幕,谢下的究竟是谁的冷场,抑或决绝的讽刺。这一切,美丽而哀婉。当流年渐渐消逝,轮回不断,谁还是谁的唯一?这样痛苦执着的燃烧,这样清醒沉沦的美丽,一切,宛如阿修罗。

  午夜的钟声已过,这该是个宁静的夜晚。整个城市似乎都已入睡,在这个古老的郊区里,稀稀落落地耸立着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别墅,如果是在白天,这里兴许是痴情少女们梦想的城堡,然而,现在,这里是夜晚。天空中密密地斜织着小雨,没有月光,自然也没有星光。豪宅的旧式路灯昏暗地吊在细细的灯杆上,如一个垂着头的老者。栅栏里高大的梧桐树光秃秃的枝干在地上投出瘦骨伶仃的影子,风钻过树洞,发出沉重的叹息。远远望去,这个爬满了藤蔓的房子,宛如一个垂垂老矣的精神病患者,散发着萎靡的气息。它的盛极一时和如今的颓唐荒废形成鲜明的对比,构成了历代房主最讽刺深刻的笑话。

  夜死了。可晴紫根本无法入睡。白天里发生的一切此时都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她所做的一切都不顺利:公交搭错了线,数过的楼梯忽然少了一层,鸟从笼子里飞走了,阳台上的花全死了,电脑里每打过十行系统就自动删除,每打四个字符,莫名奇妙出现了从未见过的字母。她在半夜里常常惊醒,却记不起刚刚异常的梦境。另外,她发现这个老房子里的东西最近像长了脚似的,晚上睡觉前西面的镜子到了夜半惊醒时总是跑到正对着床的窗子前。晴紫每当这时候总会幻想窗帘突然掀开,露出满脸是血的女鬼的头,于是赶紧用被子捂住头,按着狂跳不止的心脏,生怕这沸腾的心跳会招来杀身之祸。她渐渐变得敏感而神经。甚至出现了幻听。她常常在打电话给父母的时候听见电话那头忽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而这种脚步声,就如同凶杀案里恐怖的追杀一样。她无法摆脱这些幻觉,几近癫狂。

  这里仍然是个没有月光的午夜。晴紫如往常一样惊醒,然而这一次她却深刻地记得所有的梦境:她走进一座古老的别墅,当沉重的木门猛然关上的时候,她开始心惊胆战地扫视这里的一切:黝黑空洞,甚至阴冷潮湿,除了窗子前的一面狭长的镜子外什么也没有。她慢慢走近镜子,怯生生地缩着脖子,生怕见到面目狰狞的女鬼之类的可怕影像。她越来越靠近镜子,她的心怦怦直跳,等她狠狠地下定决心睁开眼睛一看,里面竟清晰地映着一张绝美的脸。天,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他!晴紫惊讶地捂住嘴巴,拼命搜刮词汇来形容。这是一张融合了中国古典美女的高雅和欧洲贵族的傲气的少年的脸,微蹙的眉头和晶莹而满是忧愁的眼角以及他的深邃而浓烈的悲伤足以让全世界为之倾倒。然而让晴紫更为吃惊的是拥有这张让人忘记呼吸的脸的主人竟然少了一条腿!晴紫呆呆地凝视着这样孱弱而美丽的身体,不知不觉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出了梦境。这样的梦境在这些天里一直困扰着她,她不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而与此同时,一个新的困扰正向她走来。

  永忆路37号。

  公交到站的时候,晴紫刚好醒来,她揉了揉眼睛,车上的乘客已经走光,她望了望窗外,已是黄昏。下车的时候她伸了个懒腰,沿着郊区别墅群的小路朝家里走去。这个地方正午一过便出奇的安静。能买的起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豪宅,的确不容易。当然,纯属于家族遗传就另当别论了。比如晴紫。这里居住的大多是上年纪的老人,或是搞艺术创作的家伙。这些人有的终日足不出户,有的早出晚归,总之,彼此联系甚少,而能谈的上话的,就也无从考究了。晴紫的一身红衣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鲜艳。晚风拂动裙摆,这一袭的红色如同鲜活的血液,汩汩流动。当走到一半的时候,晴紫忽然停住了脚步,她远远望见院子里的梧桐开满了火红的花朵,就像凤凰的头颅一样,那么庄重却又张扬。与往日不同的是,院门上竟多了个用桐木书写的英文门牌。她走近仔细看了看,永忆路37号。

  晴紫使劲回忆,觉得这个号码似乎曾经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某个角落。但此时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推开虚掩的院门,径直走了进去。

  屋子里一片昏暗,只有靠窗的地方有微弱的光亮。一阵风从窗台吹过,湖蓝色的窗帘飘了起来,这时屋子里响起了悠扬的小提琴声,旋律类似《天空之城》里的插曲。晴紫轻轻闭上眼睛,静静聆听这美妙的旋律,她忘我地沉醉在其中,只觉得自己也被演奏者带入了深深的忧伤之中。待一曲终了,晴紫慢慢睁开眼睛,开始寻找乐曲的演奏者。她静静地观察着这间屋子,简约中不失高贵典雅,房间的装饰都是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名家的作品。另外,值得称奇的是,在靠门的高脚柜上,竟然存放着一把秦汉时期的古琴。

  “你是谁?”一个清澈但懒散的声音问道。晴紫寻声望去,只见屋子最昏暗处,一个外形孱弱的少年在全神贯注地画画,时而不时地停下来揣摩修改。此时,少年正侧目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晴紫稍稍走近,着实吃了一惊。眼前的这个美少年不就是镜子里常常看到的吗,一时间她又惊又喜,慌张地说:“不好意思……我原本是想回家的,没想到却到了这里,但这里似乎是我家来着……”

  晴紫不敢再看这个少年,故意把视线避开,她生怕遇见他冰冷的眼神而让自己无法控制内心的失落。但她更无法强制自己不去注意他,她用眼角偷偷注视着他。只见少年眉头微蹙,轻轻叹了口气,用一种悲哀低沉的语气说:“该来的终于来了。”晴紫的心忽然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她只觉得莫名的伤感,这个美丽的少年,为何拥有如此巨大的伤痛?她沉默着,轻轻靠近他,心里只想解读他的悲哀,了解他的沉痛的来源。“这里这么昏暗,你怎么看的清楚?”晴紫看着少年,小心翼翼地说。

  “你看。”少年指了指画板上的画,说,“我心里映的都是她的影子,即使不用眼睛,也能将她的样子画出来。”少年的声音很淡,但晴紫可以听出其中的说不清的情愫,而且,凭女孩的直觉,她知道少年所说的她,必定是少年的爱人无疑了。晴紫忽然悲哀起来,她静静注视着少年的脸,心里冰凉无比。她觉得很奇怪,明明暗的出奇,为什么,她可以如此清晰地看见他。出于好奇,晴紫凑近看了看画板,但是里面什么也没有。这时,她下意识地望了少年一眼,只见少年正注视着自己微微地笑着,“你暂时应该看不见的。”他说着,推动脚下的轮椅,将小提琴重新拿起,架在修长的脖子上,“再听一遍吧。”

  晴紫出神地凝视着这个天使般的少年,他的眼睛,为什么会比湖水更深沉幽静,为什么连他的残缺也变得让人这般怜爱?想着想着,晴紫轻轻闭上了眼睛。旋律变得更加清冷,但慢慢舒缓起来。她听得入迷,以至于何时收尾也觉察不了,只觉得满脑子里回荡的都是那清凉幽静的旋律。等她回过神来,发现少年在出神地凝望着她。晴紫觉得脸上一热,便立刻低下头去。“一百年了,我等你整整一百年了。凤儿……”少年将轮椅推到窗台边,用一种哀婉的语气喃喃地说。“啊?”晴紫吃惊地抬起头,盯着少年。他似乎注意到晴紫的眼神,无奈地笑了笑,“你会明白的。”晴紫默默走近他,忽然感到一阵眩晕,她仿佛看见满树火红的凤凰花,那热烈的红似乎要燃烧起来……

  待到晴紫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祖母轻轻推开房门,慈爱地喊她的小孙女吃早饭。她自然不知道在晴紫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她看到的,是昨天晴紫一回家倒床便睡的情形。晴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喃喃地说:“是哪个家伙把我搬到这里来的啊?”祖母笑着摸了摸她的脸,“这孩子,累糊涂了吧?昨天一回家就睡着了,连晚饭都没吃。饿坏了吧?快下去吃吧,一家人都在那等着呢。”“怎么今天这么迁就我啊?我美丽的祖母?”晴紫把头靠了过去,撒娇似的说。这时姐姐从门口走了进来,见窗子紧闭,微微皱了皱眉头,大步流星地走到窗台边上,将窗帘掀了开来,推开窗户,带进满屋子的阳光。“懒虫。”姐姐轻轻推了推晴紫的头,晴紫假装受伤,吃吃地叫着,“好疼好疼,姐姐欺负我了,祖母。”这时祖母轻轻摸着晴紫的头,微笑着说:“桐儿,不许欺负你妹妹。”“是,祖母。”书桐的眼睛暗了下来,她静静退了出去。晴紫望着姐姐出门的背影,忽然伤感起来,要是刚才不叫疼该多好。在这个家里,受宠的不是聪明美丽的姐姐,而是调皮顽劣的晴紫。想到多少次因为自己的过失而害姐姐饱受长辈的责骂,晴紫心里不禁涌起了深深的愧疚。“今天是你生日,生日快乐。”姐姐下楼前淡淡地说。“凤儿,快,下楼去吃饭,今天让你爸爸送你回来。”“奶奶,干嘛给我起这么土气的小名啊,要是让别人听见多难为情啊。”祖母没说什么,拍了拍晴紫的肩膀,“快去吧。” [1] [2] [3] [4] [5] 下一页

您正在浏览: 宛如阿修罗
网友评论
宛如阿修罗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