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风流年华 (M站)

风流年华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1-10-13  编辑:小景

  老朽其实并不老、她认识他的时候老朽也就58岁,58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正是大干事业的年龄。然、满腹经文的老朽却过着浪漫的流浪生活。

  老朽没有想到阿华会走进他的生活,他暗恋上了她。她也隐隐感到了那种爱的信息正向她涌来,她没有拒绝,她默默地接受了他。她很坦然地面对了他,他有些受宠若惊。老朽的家乡在太行山脚下、那里山环水抱,绿树成阴。长长的山峡里却住着百十来户种田为生的农稼,村子的中心有所学校。村前的两千米处有一条涓涓流淌的小河,河面很宽,但河水却不深,一年四季都是清澈透明。老朽是那个村里唯一的老秀才,也是独一无二的老光棍。都58岁了还像个孩子守着他80高龄的老母亲过着日子。他住的那个村子有一个很响亮的村名“寡妇抗日村”。后来、人们把前面两个刺耳的字去了,改成了抗日村。

  据说,这个村名还是八路军取的。老朽住的那三间低矮的土墙瓦房就是当年八路军建造的。每堵墙都是用石头黄土混合而成,墙厚三尺,为的是抵抗日本人的枪炮。房顶用的是很粗的圆木铺成,木头上是一层石板,石板上铺上了一米多厚的黄土,黄土上盖着瓦片,就像个阵地指挥所。

  据说、这个村里的40岁以上的人,大半都是日本人的后代。据村里老人们讲:日本人当年把这个村里10岁以上的男人全杀了,上至80岁的老太太,下至5岁的女孩都被日本兵奸淫过。尤其是年轻力壮的女人们,她们的肚子里种的全都是日本人的种;就连12岁的小女孩也有不少生下了日本人的孩子。寡妇村这个名儿就是日本人取的。村子虽然不大,据说传奇故事很多。听村里人说,老朽兄弟四人只有老小不是日本人的种。阿华之所以不愿嫁给这个老朽,除了来自社会的压力和家中的压力外,这日本人的种也让她有些不寒而栗。老朽还有两个妹子,到底是何人之后?老人不愿讲,村里人也不愿说。阿华也就不好再打听了,因此成了个谜。

  老朽天生就比村里的同龄人聪明,少年时、他是全村最聪明的孩子,青年时期的他是抗日村里学问最多的人。他10几岁时就获得了老朽这个带有秀才色彩和多重含义的雅号。然、遗憾的却是尽管他满腹经文,胸怀大志;却终未成其大气。

  年轻时的老朽一直都是以清高自居,他选老婆的标准真把仰慕他的姑娘们吓得望而生畏。

  他有三个标准,前者:正面看要山清水秀峰峡分明。背面看、那必是一马平川,富“裕”肥沃之气。侧面看、要身如千丝垂柳。他的这些要求啊,在那个小山村里没有那个姑娘能达到这个水平。

  后来,村里的小姑娘们虽然都对他报以春情之意,可在他的眼里;前者那些个小女人只是个能生娃娃没有共识的女人而已。中者:老朽要选的女人必须是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后者:必须是他一见钟情的女人。就这三大条,女人们只得离他远远的了。老朽身为农民,却没干过多少田间地头的活儿。他的大半生都交给了他手中的那支破笔。

  改革开放后,老朽走出了太行山那个很有纪念意义的抗日村。在都市里,他有很多的同学都在地市县做了大官。在老同学们的帮助下,老朽很顺利地进入了当地的新闻文化界,干起了临时工。

  老朽的编辑部里挤满了叽叽喳喳的姑娘们:他这人很随和,谁都可以和他聊上半天。姑娘们逗他说:“嗨,咋不见嫂子呢?”他望着大姑娘们说:“嗨,你们的嫂子啊!还在小姑娘们的肚子里算计着怎么砍我呢?”姑娘们一听便乐啦。他的谈吐那叫一个别具风格,常常逗得舂情喷流的姑娘们哈哈大笑。

  阿华是新闻培训中心中最富于挑战性的姑娘,她个头髙俏,体态丰满,是个人见人爱的姑娘。老朽和她之间如似一见如故的老友。他们只要扯到一起,一谈到文学创作便常常是忘记了还有男女之别;更忘了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阿华自幼生长在书香门第,她读书多见识广,小小年纪便知道中国文学史所走过的风风雨雨。

  少年时期的她就阅读了东汉、西汉、唐代、宋代和清代有关性文化的书籍,尤其是诗经、金瓶梅、红楼梦等对她的影响很深。所以师范毕业的阿华之所以没有走进校园,走上那三尺讲台;更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想把自己永久地拴在一个地方。她之所以选择了新闻文化这条是非之路;她认为: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总是要面对时代变迁的。做新闻每天都可以认识很多的人和接触到很多的事,是一个锻炼自己展示自己的大好机会,所以阿华毅然选择了这条风雨春秋路。

  老朽什么时候爱上的阿华?她无法知道。她从没谈过恋爱,所以也没有那份感受。直到有一天、老朽大胆地向她说出了他爱她时,她才隐隐意识到自己一天不见老朽也就魂不守舍了。原来这种让人思念,让人惦记的过程就是恋爱的前奏。她越想越觉得是那么的可笑,越想就越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啊!别的不说,就说他这个人吧;那可是日本人的种啊!如果嫁给他不等于向世人宣告了自己被日本鬼子给终身占有了吗?想来想去的阿华矛盾了。

  老朽对阿华向来疼爱有加,他爱阿华,他想留住她。他多次跑去找同学,找社长。该找的关系他都找了,可是结论只有一个,留个女人算什么?别说留一个、就是10个100个只要你老朽有权、有钱,那不是问题啊!可关键的问题是,你老朽有吗?你老朽啥也没有啊……

  老朽终于恍然大悟了一个问题,原来美女只属于那些有钱有权的人享有。有才有德的女人即使你得到了她的同情、你却没有资格去得到她的躯体。即使你得到了她的躯体,你也得不到她和你终身厮守的那颗心。养个漂亮的女人比养一条高贵的马还难啊。一想到此、老朽决定放手了……

  老朽慢慢的明白了这些问题之后,他试探地对阿华说:“阿华留下来吧!”阿华说“我何尝不想留下来,可我哪里有那么多的钱让自己留下来呢!老朽、别为我费心啦。你没看社里有几个老色鬼看我的眼神吗?其实吧,我要留下来根本用不着你去费那么大的劲;那个管人事的曾单独找过我,他知道你爱我,他也知道我喜欢你。他曾对我说:“阿华,愿意做我的性情人么?只要你说愿意,要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我知道他有那个能力,也知道他要拿我给你戴顶绿帽子,那家伙心毒着呢?与其卖了下口养上口,我还不如干脆让你这个小日本白日了算了。他算什么东西?我热、我冷、我身体不适。我没钱花,我被人欺负他在哪里?我凭什么要给他做情妇?再说:我才多大?亏他妈的说得出口,他女儿比我还大呢?他咋就不让他女儿给他做个情妇呢?”

  老朽、咱们是师生关系,更是好朋友。我阿华是个姑娘,也是个女人。好朋友面前不能说假话,这里它只是我阿华生活中的一个小小的站点,我终归是要回去的,我是违背了所有亲人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我的导师她为我费了那么大的劲,才给了我一个今天。她又不是个男人,她图我啥?我必须回去,只有如此,我才对得起我的导师。

  老朽一直都没有说话,他把阿华的话一字一句地记在了心上。沉默了许久的老朽终于抬起头,两手握住了阿华的手说:“华,我尊重你。不管你今后走到哪里都别忘了还有个老朽在想你……”

  学员们都走了,老朽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他无精打采地望着阿华留给他的那张照片,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了他和阿华在海滩边;那个令他一生都忘不了的夜晚。过去的往事就像幻灯片一样,一张又一张地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老朽想着想着,他铺开了稿纸。

  我亲爱的阿华:

  那一天,那一夜。太阳是那么的温和,风儿是那么的凉爽。海浪是那么的声声有序,躯体与躯体是那么的融洽。深夜的汾河是那么的静,静得让两人的心跳都听得真真切切。命运仿佛是在有意捉弄着你和我,光棍的头衔依然静静地陪伴着我。”

  太阳轻轻地从窗外照进了老朽的办公室,那暖暖的光柱把他从回忆中惊醒;望着窗外的阳光,看着手中阿华那淡淡微笑的照片,老朽再次拿起了笔:

  阿华:快半个月啦,怎不见你一纸一字?老朽我只能在纸上向你问安啦!

  时光伴着春光在流淌,

  十五个日夜你在何方?

  曾经的甜蜜化作了念想,

  它、永远、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上!

  阿华呀!阿华!你在何方?

  老朽铺纸,泪花在流淌;

  无尽的回忆,它染上了春光,

  甜甜的思念,它挡不住我的奢望。

  望窗外,阳光淡淡写脸上,

  看照片,昔日海滩浮眼前;

  铺纸抒情追旧梦,你今在何方?

  啊!你今在何方……?

  读着老朽的诗:阿华也情不自禁地拿起了笔。老朽:你的信再次伴着太行的风漂到我的手中。你可知道、我也是多么的想你啊!可是、想、终归只是想想而已。现实是惨忍的、它不能让你回到少年;就象我不能回到曾经的处女一样。这一生你我都是有缘无份,如果还有来世我一定嫁给你。为了记住咱们曾经的拥有,我也回诗一首与你。请笑纳……

  《夏夜禁果香》

  急步太行破处章、

  老牛嫩草禁果香,

  尔吾相见如故友;

  泪丝铸成千秋行。

  朽夫弹琴音韵昂、

  嫩草香、老朽尝!

  一夜夫妻百年恩、

  一老一少梦里狂……

  春阳柱柱青草坪、

  那一夜星月都狂,

  海浪声声做美酒、

  朣体翻滚天地浪。

  独步远载处杯满、

  小杯张开老夫上。

  朽夫轻弹华体乐,

  一夜爱浪破天荒……

  夏夜禁果香、处女献老郎,

  无礼谢恩师;肢展请君上。

  恨、不是同龄相见晚;处杯载情郎……

  载情郎!隔千里、何年还梦香?

  2014年1月1日第5章第62节第4校完

  的朋友们:

  很久没和大家交流学习,今特发此文再次请大家来回舌战,或许对我的文笔有所改进.也诚祝各位新年快乐……

您正在浏览: 风流年华
网友评论
风流年华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