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这一条腿的家伙是如何搅动女人心的 (M站)

这一条腿的家伙是如何搅动女人心的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1-10-13  编辑:得得9

这一条腿的家伙是如何搅动女人心的 标签:做最好的家长

  这一条腿的家伙,叫榛蘑,请看一个叫女巫的叙述吧。

  最初对榛蘑的记忆,要追寻到上个世纪。

  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北风呼呼啦啦地从西北面像东北黑瞎子(东北的猎户对黑熊的称谓)似的急冲冲地向东北面奔去,当然不是一头黑瞎子,是一家子或者是一大群黑瞎子集体夜奔,把大房子外边的东西都一起挟带着朝东北面奔了。他们一边奔,还一边傻乎乎地喊,“快啊,跟上,我们要抢在太阳那哥们出来之前,占领玉米地!”

  躲在有各种冰花图案的窗子的房子里的大木床上的厚被子里的女巫使劲地笑,并自言自语地说,“那领头的家伙是天底下最大的骗子。”其实女巫声音极小,连机灵的老鼠都听不到,可那个领头的傻乎乎的大黑家伙却听到了,他瓮声瓮气中夹杂着愤怒地腔,斥责女巫,“小坏丫头,大夜里不睡觉,小心妈妈打屁屁。”女巫吓得一伸舌头,鬼脸还没出来呐,女巫家的大门外的楼梯上,就传来“嘭嘭”地大头鞋爬楼梯的声音。

  那不是一双大头鞋的声音,而是三双或者更多的声音,它们上到三楼就停下来了,正好停在女巫家的大门口。接着就“咚咚”地敲响了女巫家的大门,女巫妈妈应声问“是哪个”,却没开门。不是女巫妈妈不礼貌,而是快到半夜了,女巫爸爸又没在家。

  门外,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我们是XX部队的,A首长派他们来给B首长送东西。”

  按理女巫妈妈听了,该高兴的,可正相反,女巫妈妈越发紧张了。因为正临近年关,很多冒充解放军的坏人已经做了很多类似的案子,所以女巫妈妈的怕是有原因的。

  女巫妈妈告诉门外的人,“B首长不在家,礼物就不要了,你们请回吧。”

  外面几个人嘁嘁嚓嚓地商量着。躺在被子里的女巫随着他们的嗡嗡声,开始颤抖,想象着几个黑糊糊的家伙拿着雪亮的锐器,凉凉地搁在女巫的脖子上,女巫嗉地缩紧脖子。就在女巫上牙哒哒地敲着下牙时,住隔壁的W叔叔开门了,问了那些人话之后,告诉女巫妈妈开门。女巫就听到,嘣嘣地摔袋子的声响,还有袋子疼痛地哎呦的声音,那些大头鞋啶啶咣咣地下楼去的响动。

  等到天光从冻住的冰花窗子后面一点点钻进女巫睡觉的房子,搔女巫的睫毛的时候,女巫才知道昨夜那些个袋子里面是好多好吃的东西。

  好吃的东西对于馋猫的女巫是最有诱惑力的。第一时间打开那些袋子,好多的棕色的蘑菇样的东西呈现在女巫面前,不过它们比女巫喜欢吃的松蘑要扁平,颜色也要黑一些,它们的伞都是打开的,就像下雨天起风了,把人们手中的伞吹得要掀过去那种样子。女巫妈妈告诉女巫那种蘑菇叫榛蘑,是最好吃的东北蘑菇,只有东北长白山和大小兴安岭上才有。在女巫妈妈的话音还没落地的时候,女巫就看到了两只已经死掉的大尾巴鸟,被双双绑住了脚,它们中的一只特别漂亮,黑亮的羽毛泛着绿色的光泽,胆小的女巫一下子跳出去好远,静静地看着它们,它们微闭着双眼,那么安详,那么美丽,那么无助。

  女巫妈妈告诉女巫,它们叫野鸡,跟家养的不一样,它们可以飞上树的。在东北,每个年,送一对野鸡给亲朋好友,那是最好的礼物了。女巫妈妈还说,等女巫爸爸回来,会给女巫做野鸡炖榛蘑吃,那可是一道最地道的东北菜,在女巫妈妈小的时候,是只做给贵宾吃的。可馋猫女巫一点口水也没流,却流下了眼泪,从那儿以后,女巫再也不吃鸡了,还推而广之不吃禽类。

  在女巫的脑袋里,觉得那些禽类是跟野鸡一样的生命,人类杀死它们,为了满足自己的馋,是很坏的一件事情。而那榛蘑炖野鸡也成了小小女巫脑袋里无法擦掉的记忆,一直一直埋藏起来了。

  对于女巫来说,关于榛蘑的第一次记忆是冰冷而残忍的。随后的十多年里,女巫不曾见过榛蘑。因为女巫一见到榛蘑就会呕吐,即使不呕吐,女巫也会罢吃饭的,而女巫妈妈是一个极爱孩子的妈妈,她迁就女巫,榛蘑就此从女巫家的饭桌上消尸灭迹。

  就这样女巫被女巫妈妈娇惯着,养成了挑吃的毛病。即使认识麦夫后,也没有改。曾经女巫的公公跟女巫爸爸妈妈聊天,说起,因为女巫的缘故,他们已经三个月没吃包括鸡在内的禽类了,而女巫的公公婆婆和麦夫尤其喜欢吃禽类的。爱女心切的女巫妈妈觉着为了女巫未来的幸福生活,一定要改变女巫的这个毛病,就在没有告之女巫是鸡肉的情况下,指鸡为猪,做了一道红烧猪骨,而其实是红烧鸡腿。当然鸡皮是要被扒掉的,还需要做很多手脚和很多伪装的。

  当看着女巫吃下去了,女巫还说好吃的时候,女巫妈妈她们长长舒口气。她们知道,女巫对禽类不是生理反应的拒绝,而是心理上的拒绝,他们采取了一切手法,在治疗女巫心理病的最后一道菜上下工夫。那最后一道菜就是猪肉炖榛蘑。女巫夹了一枚榛蘑,一股幽香遍及口中的每个角落,口水咕嘟嘟流进胃里,胃扭动着胖胖的老腰,乞求再来一枚榛蘑,女巫如女巫妈妈迁就女巫一样迁就胃。当一枚一枚榛蘑夹入口中,渐渐地就变成两枚,三枚入口……女巫边吃,边对榛蘑赞不绝口的时候,女巫妈妈知道,女巫已经爱上了榛蘑,也就知道从此,女巫的生活会向对此刻榛蘑的记忆一样美好而幽香了。

  结婚后的女巫,看好了贤妻良母这个头衔,加紧了温习着这种功课。后来,真的做了母亲,女巫更加地用功,对各种有利于麦夫和麦三健康营养的食物一一记录在女巫私房菜的本本上。工夫不辜负有心人啊,随着年份数字的增加,女巫的厨艺和工作业绩的水银柱双双吱吱地克服地球的吸引力向上向上,向着更高更快更好的方向延伸。

  一次,女巫出差去牡丹江,在那里知道了关于榛蘑很多知识。榛蘑是中国东北特有的山珍之一,为白蘑科食用真菌,每年的7-8月是采集榛蘑的季节,入伏后采集的榛蘑质量尤佳,榛蘑可鲜食,也可采集后除掉泥土杂物,晒干后贮存。榛蘑还是极少数不能人工培育的实用菌之一,它含有人体必需的多种氨基酸和维生素,经常食用可加强肌体免疫力,益智开心,益气不饥,延年轻身……

  当女巫听到榛蘑是真正的绿色食品时,女巫迫不及待地买了好大一包子榛蘑回家,然后就给麦三做了榛蘑肉丝面条,麦三吃得眉飞色舞,就提了一个让女巫很惊讶的要求。是什么要求呐,看过女巫写的面条情结的朋友就知道了。女巫这里就不说了,反正榛蘑让麦三兴致大开,更让女巫体会了一把亲情的美妙。

这一条腿的家伙是如何搅动女人心的 范文推荐:

  • ·能感动女朋友的句子
  • ·搅动的咖啡
  • ·好家伙影评
  • ·小家伙
  • ·创业:远离扯你后腿的人
  • 您正在浏览: 这一条腿的家伙是如何搅动女人心的
    网友评论
    这一条腿的家伙是如何搅动女人心的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