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血衣(上部) (M站)

血衣(上部)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1-10-13  编辑:小景

  “咚咚咚”急促的敲声吵醒了熟睡的彭春,他习惯性的看了下床头的闹钟,凌晨1:20分。刚睡下没三个小时的他有些愤怒,但敲门声还在持续着,所以他还是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了门前。

  “谁呀,这么晚了”他放声朝门外喊。宁静的夜晚在邻居的咒骂和翻身中愈显得不安,显然这个他刚租了两个月的房子隔音效果实在是不怎么样,不过毕竟这是八百块能租三个月的毛坯房,他郁闷的摇了摇头。

  “春子,是我,快点开门”门外一阵细细的女声从门缝里挤进来。这是他朋友小颖的声音,从小玩到大,又是青梅竹马,算下来他们认识都二十几年了。只是这么晚了她过来有什么事呢?自从他们分手之后已经两个月没有任何联系了,就算偶尔一条祝福的短信也如同石沉大海般没有任何音讯。

  彭春打开门,顿时觉得不能呼吸。只见小颖全身上下都被红色覆盖,甚至都蔓延到了脸上,他第一反映是“血迹”。白色的T恤上的红色印迹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格外刺眼,他揉了揉眼睛,想着这一切肯定是幻想。

  “春子,我杀人了”小颖轻声细气的声音仿佛下了最后通牒一般直接把彭春的幻想打碎。他惊讶的看着这个只比自己小一岁的人,一个连踩死一只蚂蚁都会不安一天的人,一个他比她还要熟悉的人。杀人?多么陌生的一个词,一个只会出现在电视里的词,无论是对他还是她都是很遥远的东西,怎么会就这么自然的出现?

  小颖从彭春手下钻进房间,帮他把门关上,从后面抱住还在思考的彭春。当温暖的气息从后背传进心里,彭春才缓了回来,他许久没有感受到如此的平静,因为那种感觉在两个月前的晚上就消失了冰冷的床上,哪怕那晚的她还睡在自己的身边。

  他轻轻地拉开环绕着自己的手,转身看着突然间有些陌生的脸。莫名的忧伤传遍心底,以后她要怎么办?虽然分离了这么久,他依然不能把她的事置之度外,更别说这么大的事。

  “丫头,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彭春怜惜的问。

  “我杀了人,我不要再回去了”小颖看着他熟悉的关怀,又有点机警的眼神吞吞吐吐的说。

  “杀了谁?在哪儿?”彭春其实现在心里很乱,他知道他有义务帮她处理任何事,哪怕是杀人,他也要做好善后。他尽可能用从侦探小说上看到的推理细节来想这件事,然后再一遍遍整理一点点完美化。

  “我杀了小爱,就在我住的地方,我真不是有意的,春子你要相信我”小爱,是她学校出来后的同室好友,一起住了两年多。小颖的看着他温柔的目光,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尸体在哪儿?有没有人知道?”他不想去问她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动了杀心,因为这是警察会问到的问题,他也不想知道,因为现在的他更在意的是尸体要尽快处理。

  “尸体?呃····没有了,应该没人知道吧”她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没有了?什么叫没有了?”彭春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摇晃着她的肩膀问。

  “没有就是没有了嘛”小颖略有些撒娇的噘了噘嘴。彭春差点摊了下去,她现在还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或许对杀人过后只有过短暂的害怕,可是现在他必须知道这些事,该怎么办?他用力的想着。

  “快告诉我尸体到底在哪儿?”他有些哀求的看着小颖。

  “我把它分开了,冲进了马桶里,骨头扔进了垃圾站”她面无表情的说着,好像在说一个冷笑话一般。

  “分尸?你是说分尸?”他不敢相信他的耳朵,而又真实的听到了。他害怕了,害怕站在他身边的这个人,她以前连切在菜场买的猪肉都不敢,而如今······,她还是不是她?他现在发现她一点不了解这个女人。

  睡下后,他越发的忐忑不安。她现在成了一个杀人凶手,而她对于这一切好像浑然不知,依然熟睡的像个小猪。他起身看着那件浸泡着的血衣,竟然渐渐的平静下来。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为难她了,或许她现在心里很难过,只是不想表现出来吧。

  他在小颖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穿好衣服出了门。小颖住的地方离他并不远,走路也只有二十分钟的样子,虽然他有自己的电瓶车,但他并不想太过引人注意,只得步行过去。3:05分,略显得有些冷清的马路,这要是在市区可能还依然车水马龙吧,他拉断路边的一根树枝,然后一点点的扫掉自己走过的痕迹。

  3:22分。他看着那个自己曾经住过的房子,一个简单独立的平房,不经意的泪光满面。他用在小颖那里拿来的钥匙打开房间,里面的格局如他在时一样:一个不大的厅分开两个房间,小颖住在左边,小爱住在右边,靠门边有个卫生间。

  他没有开灯,担心会引人注意,因为现在有一点小小的失误就可能葬送小颖的一生。他打开电筒,先走进小颖的房间,里面很乱,几乎不能落脚,她还是这样不会照顾自己,看着这些他更加坚定了要好好保护小颖的心情。他把房间整理干净后,找到一些关于自己的一些东西,比如相片、文字,他不能让警察知道小颖认识他,从而找到她的落脚之处。

  确定没有关于自己的信息落下后,就来到了小爱的房间,他秉住呼吸拉开门,印入眼帘的竟然是整整齐齐的,没有一点像是挣扎过或者打斗过的痕迹。因为他总觉得肯定是在经历了激烈的打斗才会引起误杀这种事,所以他开始把这里想象成了第一现场。而如今什么都没有,连一些特别的气味都没有。他神经不尽有些错乱了,是我猜错了吗?他沮丧的关上房门。然后控制了下情绪走到厕所,据小颖说这里应该是小爱的分尸现场,而这里竟然没有一丝血腥味,连一点点血迹都没有,厕所里充满了沐浴露的香气,简直像是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这对于小颖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大大咧咧的性格不可能会把这里处理的这么干净,甚至这里没有一点有杀人后的气味存在,这和小颖原本的性格发生了极大的反差。

  客厅里只有一台电脑和一个电视机,这里也没有什么痕迹,这多少让彭春有些不安。太干净了,干净的很不自然,该怎样才能让这里自然一些呢?他紧张的手心冒汗,努力的回想着书里面细节。良久之后,他又走到小颖的房间,把刚才整理过的东西重新打乱,在做这些的同时他还不忘戴着手套。然后用拖把把自己曾走过的地方都仔细的拖了一遍,在做好这一切后他退出了房间。

  他依靠着门边,点燃一根烟,又迅速的熄灭,紧张的听着附近的动静,在确定没人发现后悄悄地走了。他依然用技条扫着他走过的路,一步一回头的走着。

  到家后,他才重重的喘了口气。看着熟睡的小颖,稍许安慰了一些,把烟重新点燃起来。

您正在浏览: 血衣(上部)
网友评论
血衣(上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