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不过是一场相识罢了 (M站)

不过是一场相识罢了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1-09-13  编辑:pp958

  初见在一次不着边际的聚餐上。她要了油焖虾,他点了大闸蟹。她隔着一个干锅对他笑笑,他对旁边的人耳语,他换到了她的身边。

  那天都是朋友的朋友客串,点了许多菜,进餐的人大多陌路。他换到她旁边之后很热心地给她夹菜,就有人夸他有风度。一个穿黑色毛衣的女孩子打趣,说他这身板,也的确该好好节制节制减减肥。

  他便说自己是打激素成了这样子,再怎么节制怕也是效果不济。

  她便问他打的是什么激素。他告诉她,是运动的时候肌肉拉伤,以前是运动员来着。然后半边桌子的人都好奇地问他是什么项目的。他卖了个关子,笑意盈盈地看着她,让她猜。

  足球?篮球?游泳?举重?她说了一圈,他纷纷摇头。其他人也在猜测,然后他说:“我是练散打的。”

  众人哗然。“真是个男人。”她在心里说。

  好好一顿饭,毕竟都不熟,吃到一半不免有些无趣。于是有人就着餐桌说起各自吃过极尽稀奇古怪的生猛海鲜。问她的时候,她说在沙漠上吃过一种颜色发黑的野菜,很味美,终身难忘。她一说完,他就接了起来,说他吃过猫肉,味不美,比鸡肉粗一些,但过程颇有趣味。然后他自顾自说起房东家的那只猫,那只老猫总是在浅浅的夜里嚣张地叫,他烦躁不堪到无法忍受,便于某清晨用一根火腿引诱那只猫进了他的房。关上门,他提起猫腿就摔死了,然后宰杀烹煮,餐桌上多了一个汤水白色的砂锅。

  整桌人都瞠目结舌地盯着这个前散打运动员,几个人毫不掩饰地流露出鄙夷和厌恶。他却还不过瘾,津津有味又说起他与狗的故事。他用了很多形容词,声情并茂。可是一讲完,便再没人跟他交流了。

  后来不知又说起什么,她说以前练过太极拳。他就在一边插话,说自己脾气太暴,教练就规定他每天训练完必须打一遍太极,练他的性情。接着他自顾自说起自己的暴脾气,这时同桌的人已经没几个肯搭理他。

  她觉得好笑,这个男人公然在众人面前显露自己的暴力倾向,想引人注意却不得要领。活脱脱一块笑料。

  为什么呢?她审视地看他,忽然从他的眉眼中看出一丝孩子气。

  这顿饭结束后大家去K歌,他一直跟在她身后,帮她拿包,陪她过马路。街上车潮人潮总是很吵,他们一路没怎么说话,到了KTV,他给她拿喝的,她说,“我不要加糖的,谢谢。”

  七八个人,之前那个黑色毛衣唱得极好,她也不错,音色上乘,偶尔跑调。其他人也都有各自的拿手戏。他就不行了,一个曲子也唱不来,别人都点歌,他坐在她旁边看着她的侧影笑。大马力的发电厂,她在心里不由得感慨:真是浪费。

  以她看这天的K歌极其过瘾,人多嘛,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于是大家久久不散。逐渐他就受不了了,脸上一派憋闷的神色,几次问她闷不闷。

  “还好。”“还好。”她这样回答他。一面暗自看他笑话,看他能坚持到何时。终于,他拍了她的肩,说“我先回了”,随后站起来。她对着他礼貌地笑笑,临走他在运动服口袋里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说上面有我的电话跟,联系我。

  她看了一眼他的名字:林福宝。而她的名字,大家都知道:小伍。

  小伍回去后不久就忘了那个名字宝气的男人。生活跟之前没什么两样,偶尔小郁闷,偶尔会开心,多数时候是一滩死水样杳无生气的日子,曾经激情四射的小伍没想到终有一天也会觉得无趣了。

  七月一个朋友的一场婚礼。小伍在找一枚胸针的时候找到了林福宝的名片,一恍惚居然已经过去三个月。小伍突然有种强烈的预感,今天她会见到林福宝。

  于是穿了很漂亮的小礼服,妆面精致。盈盈的小伍独自去了婚庆酒店。这天客人很多,场面沸腾。小伍穿过层层人流寻找那个只见过一面的运动员。既然大家跟相同的朋友吃过饭,这个城市又不大,一定会有共同的朋友把两人带去同一个婚礼现场。小伍信心十足地穿梭在这个喜庆的酒会里,一边设想碰见林福宝时,她怎样假装不经意,怎样回头驻足,怎样最美。

  可是直到结束,也没有碰见林福宝。

  真让人失落。回家的路上,小伍照着名片上的手机号拨了过去。响了几声,传来一个沙哑的男音。小伍提起了呼吸,试探地叫了一声:“林福宝?我是小伍,你还记得吗?”那边是男人清嗓子的声音,然后说:“你怎么才给我打电话。”声音充满无尽的抱怨跟委屈。

  林福宝这天病了,躺在自己租的小民房里正跟热感冒作斗争。小伍穿着在喜筵上穿的裙子,买了一袋子芒果踩着高跟鞋,上了林福宝的四层楼。一打开门,一股潮湿的霉味迎面扑来,大块头林福宝,躺在一床皱皱巴巴的被子里,脸色通红,嘴唇发干。小伍吓了一跳,上去摸他的额头,简直在烫手。情急之下,她拨通了120。

  林福宝的高烧已经烧坏了嗓子,在医院住了三天,才算脱险。送林福宝住进医院后,小伍用林福宝的手机给他妈妈打了电话,三小时后老太太从另一个城市赶了过来,居然提了一个仿得极好的LV的包,或者,就是个正版的。小伍不确定。看林福宝,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好在林福宝无大碍,老太太很是感激小伍。小伍因为一通电话而平白忙到这天深夜,心里也有说不出的懊丧。后来回家就再没有去医院看林福宝。

  一周后,林福宝的妈妈给小伍打电话,约她去香格里拉吃饭,感谢她照顾她的儿子。小伍想,那个包包估计是正版的了。

  小伍这天穿了件简单的黑背心,白色短裤,红凉鞋,拿一只质地很好的红色包包,挽了个马尾,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原想林福宝也在,可是只有林妈妈一个人。

  林妈妈感谢小伍,居然不是仅说说而已。她送给小伍一张某俱乐部上万块的健身卡,说她已经三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小宝。林爸爸死后林妈妈很快嫁给了现在的丈夫,林福宝生了妈妈的气离家出走。起初还有眼线给林妈妈汇报其行踪,但过了两年后,忽然就没有林福宝的消息,有人说他去了香港,有人说他去了南美,没人想到他就在与林妈妈相隔的那个城市,从此林妈妈失去了儿子的消息。

  自己现在衣食无忧,可是却不知儿子是在哪里受苦。林妈妈说着眼就红了。

  小伍坐在这个陌生的妇人对面不知如何是好。林妈妈旋即笑了,说小宝这臭小子眼力倒不错,学习不怎样,挑女朋友倒是一挑一个准。然后喜盈盈地盯着小伍看。小伍尴尬地感到脚指头都在抽筋,硬着头皮说阿姨您过奖了。

  林妈妈在这没住几天就离开了。走的时候给小伍一把钥匙,让她想办法劝林福宝搬进去住。小伍又见到林福宝是在她单位楼下。林福宝捧了一大袋子爆米花,站在阳光照耀的高楼下面等待小伍下班。两个人款款地在一个丁字口站住,林福宝说,要带小伍去看看他曾经打拳的体育场。

  那是一个很老的体育场,小伍小时候跟爸爸一块来打过羽毛球。林福宝像回到老家一样,给小伍介绍这里的一器一物。神情威风,像个将军。晚上他们在体育场的食堂吃的饭。后来坐在篮球架下面的台阶上,圆月高悬。林福宝问小伍,去过那么多地方,最喜欢哪里的天空。小伍想了想,说最喜欢新疆,那很干净。林福宝问小伍有没有去过西藏,小伍说没有。

  林福宝开始说那个地方真的很值得去,他说那儿的天空跟别的地方不一样,人变得很高,云仿佛在耳边飞。人的心情真的能够经受锤炼,眼里的杂质被剔出。林福宝看着远方,声音悠扬。他说他不久前还在西藏放了一个月牦牛,每天听喇嘛念经,虽然什么也听不懂,但就是感觉很舒服。林福宝说第一次去西藏是很多年前参加比赛,从那之后就爱上了那里,每每有心情不适,就会回去拉萨待上一段时间。

  然后,他开始说自己的父亲,说父亲是个受人尊敬的体育老师,培养了许多运动骨干,疏于照顾家庭。所以他母亲就跟别的男人在偷情,瞒得很妙,很久之后才被父亲发现。知道真相的父亲没多久就病了,又没多久就死了。死了没多久母亲公然跟那个男人结了婚。他一气之下离开了家,离开了训练队,去了南方。

  林福宝说着说着不说话了,闷头喝易拉罐里的啤酒。

  小伍也不知说什么好,手里握着林妈妈给的那串钥匙,最终是没有拿出来。

  这之后两人开始频繁地约会。

  到夏天结束,小伍去了一次珠海。在飞机上认识了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这家伙有很高的额头。他跟小伍聊了一路,聊动物与伤害动物的人。在珠海的几天,他约她吃了一餐饭。后来定同一班飞机回了西安,一路上又是两小时密不透风地交流。

  从珠海回来后,小伍就不太想约林福宝了。从冷却的激情里退出来,小伍发现自己跟文化程度不高的林福宝,实际上是有很多差距跟不和谐的。后来动物保护主义向小伍发出信号,小伍想了想,就跟他开始了交响乐一般的约会。

  林福宝总是找不到小伍,有一天在闹哄哄的夜市里,他截到跟动物保护主义抱在一起溜马路的小伍,他一张脸扭曲得变了形。说真的,当时小伍很害怕,她害怕这个暴力的男人这时候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她紧紧地抱住了动物保护主义,并试图挡在他的前方。

  但林福宝压抑住了自己,他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站在对面横眉冷对了一会,他转身从相反的方向走了。林福宝走了,小伍觉得一阵轻松。

  林妈妈给她的那把钥匙还一直放在那。小伍选了一个午后,叫动物保护主义陪着,一起去了林福宝租住的民房。可是林福宝已经不在那了,房东说一周前他谁也没通知就消失了。从此以后再也没回来。房子她已经租给了别人,林福宝大概是不会再来住了。

  一周前,正是林福宝跟小伍狭路相逢的那天。

  小伍只好通知了林妈妈。她们又约在香格里拉。小伍把钥匙还给林妈妈。林妈妈一脸遗憾地叹气,问他们为什么分了手。小伍说很多地方不合适,在一起不愉快,后来有一天小宝就不见了,她交了新的男朋友。林妈妈一脸乌云,始终没再说什么。离开的时候小伍又忍不住说,林福宝除了跟她少有共同语言外,更重要的是他性格里有一些东西很暴力,她不能忍受。林妈妈十分介意她这样说自己的儿子,一定要小伍说出一二。

  小伍便说了初见那次,林福宝杀猫取肉的事。林妈妈听后吃惊地张大嘴:“怎么可能!”她说。“我的儿子我最清楚,别看他块头大,小宝小时候被猫抓过,他最害怕猫,不要说他会摔死猫吃了它,就是让他抱猫他都不敢。”林妈妈气愤的语调好像小伍杜撰出事例侮辱了她儿子。小伍也不平了,说你这么多年没跟林福宝在一起,他即使变了你也不会知道。

  林妈妈叹了口气说:“你没做过母亲你不会明白,即使再怎么变,有些东西他永远不会变,你还不了解小宝,你根本不知道他怎么想。”

  小伍一头雾水:“那是为什么呢?”

  林妈妈说:“学习自卑的孩子想引起别人注意,不就是使劲捣蛋做坏事吗?小宝不见了,他在的时候你却不肯花时间去了解他。”

  小伍从香格里拉独自往回走。她想自己是真的还不了解林福宝。但,也只能如此了。“不过是一场相识罢了。”她对自己说。

您正在浏览: 不过是一场相识罢了
网友评论
不过是一场相识罢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