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墨尔本的翡翠 (M站)

墨尔本的翡翠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1-09-13  编辑:pp958

  年底去见见我父母吧!

  周景失踪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爱情瓜熟蒂落,就在我幸福地憧憬未来时,周景在我的世界蒸发了,他的诺言也随风消逝。那个盛夏,我被一个叫周景的人遗弃了。这个曾带给我甜蜜与快乐的城市,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留给我太多太多的回忆,当那些快乐的回忆被伤痛覆盖时,我决定离去。

  漂泊到另一个大都市,这里热闹非凡,衬托得我无比孤独,漫无目的地徘徊在满街霓虹下,WaitingBar,一眼钟情,我在此驻足,是选择沉沦了吗?竟不自知。

  我留在了WaitingBar,每天穿娇艳的衣服,化浓烈的妆,穿梭在虚伪的男人之间,说违背自己心里的话,越来越沉沦……

  一个很平凡的夜晚,我发现酒吧角落里的他,眼神明媚而干净,让人忍不住想要看个仔细,默默地注视了他整晚,直到他离开,我始终未与他说话,我只是不想他好看的眼中出现我这样的女人吧。看他离去的背影,心里反泛起点点的失落。

  再遇见他时,我是素面朝天的,很清爽地出现在他面前,我说我叫文忆菲,你呢?很显然,他表现的惊讶,但很快他从衬衫口袋上取下钢笔,在桌上的纸上写着——龙泽海。平凡的夜晚,我们用最老套的方式邂逅了。于是我更清楚地看到了他明亮的眼睛,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是和别的男人不同的,在他黝黑的瞳孔里,我看到自己竟然如天仙般美丽。

  意料之外的是,第二天晚上我们又见面了。

  我说,泽海,你经常来吗?

  不经常来,我来只是想看到你。

  泽海的话让我无言以对,终究他还是和那些男人一样,我期望过某天泽海会真心爱上我,而不是现在,对于一个才见过两次的女人就说想念,我如何去相信他的话?他纯洁的眼神将我欺骗,我苦笑着走向洗手间,化上艳丽的妆,换上性感的衣服,镜子里的我依旧风姿绰绰,妖艳无比。当我以这身妆扮出现在泽海面前时,他眼里满是疑惑,我慢慢点燃手中的烟,燃烧着的不只是烟也是曾经的我。泽海缓缓地站起来,离去。他在叹息。

  忆菲,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夜,华灯溢彩,霓虹闪烁,我沉浸在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渐渐的,开始厌恶此地,我不明白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似乎在逃避什么,又似乎在追寻着什么?

  酒吧门口,初次见面的男生怯生生的问我电话号码,我恶作剧地从包里拿出口红,攀在他的脖子上轻绘下一串阿拉伯数字,男生愣住了,而我坏坏的笑着,突然男生身后一双忧伤的眼睛在盯着我,让人毛骨悚然,我落荒而逃。跑到黑暗的角落里,放声大哭,黑夜给了我哭的勇气,而谁可以给我爱的勇气?那优伤的眼神透露着对我的同情吗?

  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不知不觉,窗外已渐发白,我从衣柜底层翻出运动服换上,一路小跑到公园,早晨,空气很清新,我心情突然豁然开朗。公园里有人在跳舞,我过去凑热闹,其中一个模样清秀的男生很眼熟,赫然瞄见男生脖子上的一串红色数字。是他!我慌得退出人群。

  前面穿白色运动衣的女孩,昨晚是你吧?

  该死的,还是被认出来了,我转过头,强笑着说,我叫文忆菲。

  文忆菲?这个名字真好听,我叫龙飞宇,你叫我阿宇吧,很高兴认识你。

  男生笑的时候很真诚也很阳光,原来他也姓龙,和他有关系吗?忽见男生脖子上的那一片殷红,我忍不住笑起来,男生红着脸吱吱唔唔。

  你,你呆会有空吗?我想叫你去爬山。

  我点头欣然答应了。阿宇告诉我他哥过来了,然后就看到一位身着衬衣西裤的男人往这边走来。

  阿菲,这是我哥龙泽海。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强笑着说我们见过。视线不小心触碰上泽海的眼睛,那略带忧伤的眼神似曾相识。

  最终,我们爬山未成功,因为我刚触到山脚下的杂草,身上便冒出了许多小红疙瘩,很明显,我不适应野外的环境。我狼狈地坐在一块光秃秃的石头上,阿宇坐在旁边,低着头内疚地说对不起,我东张西望不断搜索着泽海的影子,转而也失望地低下了头。突然一个小瓶子出现在我眼前,我惊讶地抬起头,泽海站在面前,将小瓶子递到我手里。

  快用这药擦,很快就会好的,不要抓,否则会更严重。

  泽海的态度很严肃,可是我知道他心里是那么的关心我,眼前的这两个男人,真让我感到温暖,可是我怎么敢接受他们的好,没有结果的事我从不肯为其付出,我也不想让自己为了报答而变得更累。

  我擦过药,把瓶子还给泽海,我说我要走了,以后有时间再见吧。阿宇说要送我,我拒绝了,自己的路就该自己走,为什么要别人送呢

  晚上没有去酒吧,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看斑驳的天花板,脑子里一片零乱,出现周景离去时的画面,听到泽海说想见我时的真诚,还有阿宇脖子上的那一抹红……

  突然手机铃声大作,我惊醒过来,原来寂寞的不只我一个人。

  喂,你好,我是文忆菲。

  是我,龙泽海,我想见你,我现在在酒吧附近的一个凉亭里。

  好,我十分钟后到。

  没有一丝犹豫,甚至是迫不及待地前去见他。

  初秋的晚上风很凉,感觉心好冷,月很圆。泽海脱下外套轻轻的披在我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另我陶醉。是否只有这样的夜晚才能另你想起我,是否只有在寂寞的时候你才会要拥抱我?顷刻间,眼前迷茫。泽海满是怜惜的为我擦去泪水,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温暖的让我没有理由拒绝。

  他说,忆菲,你真是个脆弱的女人,看到你哭,我才知道什么叫心痛。

  幽暗的月光下,泽海的神情是那么诚肯。脱口而出地,泽海,我们恋爱吧,这样你便不会心痛了。

  泽海一下子站起来,大声欢呼,忆菲,我要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泽海抱着我来了N个360度旋转,亭内花花绿绿的图案在头顶盘旋,幸福得晕眩。

  阿宇常来酒吧找我,我不知道该逃避他,还是开口告诉他,我和泽海的恋情。朋友说阿宇又来了,我不理会,继续和一个糟老头大口大口的灌酒。阿宇气冲冲地过来抢过我手中的酒瓶,吼我。

  阿菲,不要这样折磨自己了好不好,我可以养你的,明天我们一起去见我父母好吗?

  伤疤被狠狠的揭开,连呼吸都痛,我发疯地撕扯阿宇的衣服,去你妈的,给我滚,我为什么要去见你的父母?为什么……周景,我那么爱你,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为什么要骗我……

  竭斯底里的哭声,空气弥漫着忧伤。

  阿宇紧紧地抓着我颤抖的肩膀,阿菲,忘了他吧,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我呜咽着抬起头,泽海的身影从我眼前逃窜,我推开阿宇,追了出去。

  酒吧门口,泽海停下了脚步,他转过头,两眼通红。、

  文忆菲,你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喜欢用眼泪去搏取别人的同情吗?任何人的肩膀都不拒绝,是吗?

  泽海的脸扭曲了,同时也扭曲了他在我心中的那个纯白形象。胃剧烈的筋挛,痛得我蹲在地上,一股温热上湧,继而翻江倒海地吐了一地,泽海过来将我抱起,我用力挣扎,泽海霸道地更用力抱紧我,慢慢地我投降了,乖乖地躺在他温暖的怀里,听他沉闷的脚步声。手机不断地叫喧着,而我只一味地沉浸在泽海带给我的甜蜜中。

  耀眼的阳光从窗户射入,刺痛我的眼,泽海正睡得酣甜。酒店的房间内,地板上有着花花绿绿的男人女人的衣服,它们在嘲笑我,文忆菲,太快了,你已经被他俘虏了。然后我也开始笑起来,好难过的笑。

  忆菲,在想什么呢?

  泽海从背后怀抱着我,轻咬我的耳垂,温柔而缠绵。呆呆地望着窗外密密麻麻的房子,我说,泽海,现在我才知道被人从背后环抱的感觉真好,很有安全感。

  泽海亲吻我的发丝,忆菲,我会永远这样抱着你的。我转过身淡淡地笑,其实不用永远,只要这一刻便已足够,永远太久,我怕我承受不起。 [1] [2] [3] 下一页

您正在浏览: 墨尔本的翡翠
网友评论
墨尔本的翡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