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爱情小说 > 我想,我不过是爱上了那个不败的花期 (M站)

我想,我不过是爱上了那个不败的花期

分类:爱情小说  时间:2021-07-07  编辑:得得9

  1

  段小柔又一次离开方铭。有一段时间沉迷于网络,没日没夜。网络里,不止一个男人对段小柔说爱,说的比方铭好听,段小柔托着下巴轻笑,一边听,一边流泪。当所信仰的爱开始沦陷,真假难辨。

  桌边的魔术蛋已经开到颓败,小柔拿在手里把玩了会,终于相信,奇迹终究是不会发生了。不谢的花只有一种,那就是未曾开过的。

  2

  段小柔自己都不太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与方铭已经习惯了各自离开的方式。莫明的消失,人群里,城市中。方铭说,小柔,不如,不如我们回到朋友。小柔甚至没有抬头,一边削苹果,一边说好,刀锋很利,技术镇定。小柔把苹果一分为二,一半递给方铭,一半送进自己嘴里。小柔说,嗯,忽然觉得,梨应该会比苹果好吃。

  方铭僵直在椅子里,桌上放着钥匙,小柔的手机,包包。

  还有梨。

  可是,很明显,小柔已经离开,她的离开,不动声色,却又声势浩大。

  小柔一直都知道,开始就不是爱,只是依赖,可是谁的依赖在变,又变成了谁的爱。小柔趴在阳台上看星星,看着看着,就想起了那年,和方铭一起在阳台上看星的那个晚上。小柔说,若她不回来了,我给你削苹果。方铭的眼里,开始烟雾迷漫。

  3

  千里的以外的城市,小柔不知道,到底是向往还是绝望。一句话的奔赴,小柔起初真的相信。方铭说。我一直都信,在某个地方,一定会真的存在一个不败的花期。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直击段小柔的灵魂。小柔说,不如,不如。我来看你。

  花期的不败是需要等待的,小柔和方铭曾经在星空下共同期许。可是。花不是花。梦终究是梦。小柔说,方铭,你还记得,我来你城市的原因么?方铭从小柔的身后抱住她,小柔,花期真的会不败么,我用什么相信?小柔轻笑出声,我是相信了你的相信,可是,很显然,事实不是这样。小柔说,不如,我们,回归各自期待。

  二个月零九天。小柔给方铭打电话,最近好么?这个季节,最漂亮的是樱花,因为,花期最短。方铭说,嗯,我现在在日本。

  嗯。小柔用细小的声音问,那她好吧?方铭说,嗯,都好,你也要好好的。小柔轻笑。那是自然。

  那个男人问,小柔,你打算僵持多久?小柔抬起头,泪眼模糊。那个男人的手温热而且潮湿。贴着小柔冰凉的脸颊,有种粗糙的刺痛。小柔侧过脸,对不起,我习惯了仰望花期。

  没有人做错,每个人都心存善念,只是,花开别处。

  5

  谁也不知道,花,是不是真的会开?小柔托着下巴仰望天空,用仿若沉寂一个世纪般空灵的眼神。曾经坚贞的信仰在时间的萎缩里,变得残破不堪。

  没有声音。静的几乎连呼吸都变得苍茫。在太久的分离之后,像细胞的剥离,再无关系。关于星际尘埃的擦肩,陨落在断层里。偶尔回望,不再垂泪。

  那个男子的手温热。小柔碰触苍白的指节,听到血脉的声音。低沉的声音,我的允诺,请你相信。小柔湿了脸颊,我可以吗?三分冷漠。七分残破。

  不,我只奢求你存留三分。不是守候,只是陪伴。永不生腻。

  小柔相信男人的允诺,不信的。是自己的相信。

  6

  再见到方铭是在秋天即将结束的时候。小柔沿着人行道,一片一片的踩着萧索的银杏叶,转身,便看到那个僵直的身影。

  用隔着一个世纪的时间用来凝望。

  好吗?这些时日?

  嗯。小柔知道自己不能哭,眼泪该是最为矜持的时候。小柔扬起嘴角,仍旧闻到了咸涩的味道。

  那个怀抱是久违的陌生,小柔还是贪图还是留恋。如何欺骗自己?

  我回来了,我们说好一起仰望花期。

  小柔笑了,我信。

  7

  反复的说信与不信。反复的留与离开。小柔说,我们一起种一次花好吗?我们期待的是,花开。不败。

  熟悉的烟草味,熟悉的呼吸,可有些什么,终是陌生起来。就像那场信仰,就像交握的指间里沾染了别的香水味。方铭说,我们为什么,那么相似的固执。小柔摇了摇头,不,不是固执,是习惯了欺人欺己。就像,你。不。爱。我。

  那应该不能算做别离吧。爱情,终是经不起反复的,一次次的离开,一次次的转身。已经麻木到不疼了。方铭说,不。我只是矛盾,不是不爱。

  呵。可是,你知道吗?若是矛盾,那便不是深爱。

  小柔说,是,我是贪恋你的怀抱,可是,那只是习惯了守望的姿势。若不是信仰,我宁愿陨落。

  8

  习惯的抬头看星,在这个看不到漫天星辰的城市,依旧习惯了仰望的姿势。一直在等待一个归期,在时间的蜿蜒里,只剩下了等待,与信仰似乎失了关系。那个叫方铭的男子,在那段爱情故事里,盛大的只剩下一个名字。

  爱情里,本来的面目已经磨糊不清。小柔闭上眼睛,闻到暗夜的花香,与自己繁盛的妖娆。那个曾经以为会刻骨惦念的男子,渐渐萎缩成了一个苍白的符号。

  爱或是不爱。似乎像云烟散尽,终是无迹可寻。

  9

  五杯啤酒,不算是繁盛的数字。小柔没想过,就仅仅是五杯啤酒,居然让自己触摸到了死亡的气息。没有思想,也来不及回望。是谁说,每个人,都应该提前写好遗书,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一天死去。醒来时,看到人群里慌乱的眼神,短短几分钟的窒息,原来是可以漫长成永恒的僵持。

  终于可以勇敢的对自己说,不爱。因为,忽然觉得不值得。那个,不懂心疼自己的男子,终是无法共同仰望花期。小柔忽然明白,自己爱上的,应该是那个告诉她,不败花期的那个男子,只是那时的他,无可替代。

  不再贪恋问候,也不再奢求回望。小柔心里,固守着一场不败的花期。有些信仰,在坍塌后,还存留一个名字。是的。只不过,刚巧,那个名字也叫做方铭而已。

  于此,仅仅剩下这一点关系。

  10

  尘世是一场盛大的繁杂。碰触过离别与死亡,忽然觉得,是那么贪恋人世,是那么渴求一场简单的温暖。

  有些仰望,在年华里,坠落尘埃。小柔在一个街角转身,又似乎看到那个曾经熟悉的身影。一瞬的僵直,然后,离开。是的,再无关系。

  终于可以勇敢的擦肩。不起波澜。冷静的说爱,也说不爱。

  那场丰饶里,爱上的,不是你,是那场不败的花期。

您正在浏览: 我想,我不过是爱上了那个不败的花期
网友评论
我想,我不过是爱上了那个不败的花期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