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优秀散文 > 鸡蛋情结 (M站)

鸡蛋情结

分类:优秀散文  时间:2021-08-25  编辑:得得9

  鸡蛋情结

  文 王泽亮

  小时候,家中生活窘迫。一颗鸡蛋能卖一毛二分钱,爷爷时常将家里的鸡蛋卖了,然后买来照明的煤油,茶叶、油盐酱醋等生活必需品。那时,能吃上一颗鸡蛋就算是受到了家里的最高待遇,品尝到人间美味了。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只有我才偶尔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听老人讲,荷包蛋兑上生花椒可以发汗,具有治感冒的功效,家里谁得了感冒,奶奶总会煮一个热腾腾的荷包蛋。那时候,我总是希望自己得一次感冒,这样就能吃到奶奶煮的荷包蛋了。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是我上了初中以后才学到的诗句。清明时节是祭祀祖先,缅怀故人的日子,但在儿时,却是我最渴望早早到来的日子。清明祭祖,我总会跟着祖辈、父辈们一起去上坟,之后就有奶奶炒的作为“献饭”的鸡蛋吃了。说是炒鸡蛋,其实更准确的说应该是“鸡蛋炒面饼”,奶奶为了节省,总会将一个鸡蛋打在碗里,然后兑上水,搅上面,在锅里炒熟。在童年的记忆里,这足以成为我渴望已久并满足口腹之欲的美食了。

  比起荷包蛋和炒鸡蛋,最令我神往的要数“烧鸡蛋”了,不光因为它好吃,更因为奶奶做“烧鸡蛋”的做法独特:她首先将鸡蛋蘸上水,然后用废纸包起来,再将纸用水泡透,最后在外面糊一层薄薄的泥巴,放在炕洞里烧十多分钟就好了。一层层地剥去泥巴、废纸、蛋壳,美味可口的烧鸡蛋便能直接送到嘴里了。每当那个时候,奶奶总是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一口一口地吃完,然后帮我将废蛋壳清理干净,而我又担心再难以享受到这样的美味,总是把鸡蛋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放进嘴里,所以一个鸡蛋要吃好长时间。至今令我我难以忘记的不光是“烧鸡蛋”本身的乐趣,还有奶奶那慈祥的目光。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还有十天就要升学考试了,数学老师说:“从今天起,每天吃两个鸡蛋,毕业考试准能考一百分!”于是,我学着奶奶的做法,每天中午乘着家人不注意的时候,在炕洞里偷偷地烧两个鸡蛋,然后装在兜里在上学的路上吃。可是,那年的升学考试我的数学也没有考到一百分。后来,我才知道,细心地奶奶早已经发现了我,只不过她没有揭穿而已。

  如今,我衣食无忧,通过自己的努力,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楼房,也吃到了许多自己小时候没有吃到的东西,再也不为吃鸡蛋而犯愁了,我也试过了很多种鸡蛋的做法和吃法,但不论哪一种,都吃不出儿时的味道了!

您正在浏览: 鸡蛋情结
网友评论
鸡蛋情结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