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

分类:优秀散文  时间:2021-06-20  编辑:pp958

  伫在窗边的心

  能望多远

  一个人的安之若素

  能挺多久

  --

  秋风

  没来由吹进心里

  不是料峭的时候

  却总惹人嘘寒问暖

  --

  在你心里是雪国

  冷

  是很随便的

  还记得火车穿过不短的隧道

  在如同白昼的夜里

  你把脸靠在窗边

  一双年轻的眸印在窗玻璃的虚像里

  --

  铁轨围城而筑

  城南的钟楼里

  我一个人近窗而立

  透过玻璃窗

  拿眼注视着火车的眼

  看着它逐渐由南向西

  再由西转北

  --

  终于

  呼出的热气模糊了玻璃

  也看不清它的灯了

  因为在你心里是雪国

  冷

  是很随便的

您正在浏览: 住手
网友评论
住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