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优秀散文 > 从鲁迅故居到沈园:一段千年的旧梦 (M站)

从鲁迅故居到沈园:一段千年的旧梦

分类:优秀散文  时间:2021-05-28  编辑:pp958

从鲁迅故居到沈园:一段千年的旧梦 标签:童年的秘密

  夜晚的绍兴,在晚上七八点的时候,似乎已经显得些许安静了。往鲁迅故居的路上,零零散散的就只有两两三三人来来往往的路过。有的是拿着蒲扇闲趣的逛着,走着,有的是领着孙子在路灯下晃悠着…铺子大多都关了门,路灯旁的梧桐树在人声渐离的巷子里,显得有些清冷,孤单了。

  但这偏偏又应了一道幽静的景色。

  张先生说,这里比乌镇安静。这里,的确是比乌镇安静。人少,幽静,沿河的小道绵长而又曲折,沿河的街灯也有些昏黄,古老的石板路在月色下的倒映中,像是一场小雨后的湿哒哒般的雨巷。穿着白布衣着老先生坐在河边上的椅子上,抽着根烟。今晚的月色比较朦胧,总觉得七夕该属于今夜才是。

  我拿着单反,一副很专业的模样。从沿河街道走来的一对中年夫妻冲着我们走来。隐约间,耳畔听来中年男人说道:“这相机好啊~搞艺术的就是不一样。”这样的赞美,已然不是第一次。在乌镇,去往南栅的时候,踩着人力车的师傅也是这么的感叹着,就连张先生都由衷的说是崇拜我。

  我们走到桥头的时候,便在河街逗留了许久。一排路灯沿着桥,伸向鲁迅先生的故居。城市的中心是一处幽静的河畔街道,而故居附近的陋弄深巷更是显得僻静。难怪张先生不由得感叹说是这里比乌镇好了。

  绍兴水乡,依旧是乘着乌篷船沿河而去。只是,夜幕下来后,这里就有些路灯掠影的味道了。人显得少,偶尔也有一辆两辆自行车路过。当然,电瓶车似乎是多些。安静暗黑的巷子里,我和张先生的身影被拉得许长,就这样沿着幽静的街道,沿着昏黄的路灯,我们一直朝着鲁迅故居的方向走去。

  故居是免费开放的。只是傍晚时分就已经关了门。我与张先生路上走得慵懒,闲趣。虽说错过了时间,但一点没觉得遗憾。尽管没去当年鲁迅先生创作的园子走一走,但在门前看一看,想一想,便已觉得知足。先生的故居门前有一盏高高的路灯,也有一道高高的墙,墙里面探出长长的绿藤,夜色下,我当它是爬山虎。不觉,想到百草园与三味书屋。

  所幸,几个地方都靠得近,也难怪鲁迅先生小时候在读书的时候,显得十分闲趣,翻砖头,找蛐蛐,晃脑袋,读诗书。或许,我若是当年人,必然是比鲁迅先生还要玩趣。当然在百年之后,早就是被遗忘在风中,尘土中了。

  故居跟前是一条街道,两旁的铺子并不显得繁华。灭了灯关了铺子,也就有两三家还在张着灯开着门做着生意。当地的绍兴人生活有些老成都的味道。靠着小椅子上,挥着蒲扇,只是不听着录音机里的曲子,不掏耳朵。张先生的情绪有些高昂,他喜欢着这股劲儿,说这是一种意境。他的话,我也认同。江南水乡的这种残破中带着一股书的味道,实在是少。更何况是沿着街灯,两个人身影拉着许长,此番走来的确是一种意境。

  路上,还遇着两三个铺着地摊着老人,年轻人。提着灯,坐在街道两旁,或抱着吉他在

  “卖唱”。老人家则是一块红色的布铺在石板路上,各种手工编织着的小昆虫在灯色下,显得十分玩趣。不觉,又想到了鲁迅先生的百草园。

  张先生拿着手机,路过一个门前,就会取个景,本不会拍摄的他,在我的渲染下,也开始会找角度和光线拍了。或许,在他眼里,鲁迅先生的故居,哪怕是门前的一些路灯,门槛缝里露出的一些小草儿,也不可随意忽视。

  也正是他后来所言——“绍兴因为有了鲁迅先生,才显得江南这般书香。”

  话再回来,故居前的街道上,依旧是人少得安静。

  只是,偶尔耳畔听来的几声自行车的铃声,或是说眼前出现自行车的掠影,不觉又感到一切又回到过去。回到鲁迅的时代,一切在贫困与萧条中又张扬着不灭的生活力量。或许是这样罢,从安静又黑的巷子里到幽静人少的街道上,沿路的街灯在某个转弯处的点亮,像是旧社会的僻静。

  说实话,我很享受这样的过程。

  从鲁迅故居一直沿着街道往前去,便是一道广场,鲁迅的肖像被石刻在一面高墙上,经典的抽着烟的模样让人倍感熟悉又亲切。小时候的课堂上,他的文章再次涌现在脑海里头。不过,墙面上的鲁迅先生目光远望,手里的烟也并非是昔日的愁苦与感慨了。

  广场上,左边是一帮老太太和老爷子们在拉着二胡,唱着戏曲;右边是一帮大姨大婶们在跳着舞,放着歌…中间的路道并不拥挤。左边与右边也并不互扰,恍若生活的轨迹从岁月的年轮中,在两代人两个时代中,融合而不混乱。我和张先生看了一会儿,总觉得这样的生活在江南水乡显得更是情调。而在绍兴的这座城中,诠释着这种带着书页的飘香,的确是淋漓尽致。

  然则,当飘香越过一条人行道,当时代回到百余年前,时空可以交错的话,鲁迅先生还若能远望对街的一对璧人的话,那么,当书香遇上一段刻骨铭心的凄苦爱情时,看似风月无关,却又是风花雪月。我与张先生从鲁迅故居的门前继续沿着路灯,往着沈园走去。

  这似乎是一条没有转弯的巷子街道。走过人行道,便离沈园不远了。刚过去,便看见一座雕塑,陆游与唐琬的凄楚情谊在垂柳下显得烂漫,又显得哀伤。当年一首《钗头凤》不仅是陆游的无奈感慨,更是唐琬的愁肠凄楚。一个宋朝的园林,一对璧人的爱情故事,一首题诗,一段夙愿,更是令人潸然泪下。

  我与张先生走着河道边上,沿着园子外围的围墙走着。白墙黑瓦,沈园十景的图像被挂在围墙上,沿途的垂柳在街灯下,或倒映在石板路上,或倒影在墙面上。风起,柳动,心似悬念,张先生戏言说是将墙上的十景写成故事。我则戏言,这故事依旧是往日的感伤,还是如今的浪漫呢?是当年陆唐二人,还是今时的你我呢?

  张先生笑了,说我的魅力不小。一身红黑复古衣裳,走在江南水乡里,俨然如画。如是有幸成为故事中的人,也算是君子好逑了。相对于鲁迅故居前的老街深巷,沈园这边显得人多些。风在河道旁,柳枝间,撩起裙摆和发丝的时候,张先生说,这就是江南的味道。

  有一些浪漫,多一些哀伤;有一些无奈,多一些忧郁。陆唐二人的爱情,在江南的烟雨中,是烂漫的,也是哀痛的。或许正是这样,故事才给后人带了无尽的惋惜与感叹。

  我们继续走着,依旧是沿着河道,红色的灯笼高高的挂起。比起鲁迅故居门前的路灯,沈园的魅力更凸显着江南的风情。也像是鲁迅先生笔下的风情街,当然此处非彼处,如此借用也正是风情二字。疑有牵强之意,却也是饱满烂漫。

  路过柳岸,从沈园的河道往外走去,便是一条梧桐树街道。也不知是不是天色的缘故,晚上的风有些大,梧桐落了一地的碎叶。我和张先生的身影在落叶中,恍如是越来越靠近。也难怪,今晚的月色相当朦胧,又是撩人。从鲁迅故居到沈园,从书巷子里到爱情园子里,一切像是那个梦中穿越到这个梦中。不可思议的力量让张先生忍不住想起一段爱情,他说,有些时候,一个人的旅行无疑是孤单的,如是还有个人,像是乌镇到绍兴,像是你和我…我想这是幸福的。

  因为七夕,张先生欠我一束花,在回去的时候,他买了一条复古的项链赠送于我。

  说是超乎一般情感的礼物。

  我笑笑,只觉得从鲁迅故居到沈园的这一段路,漫长而所思,所思而情长。本寻思着去沈园里头看看夜景的。只是,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园子里的夜景在八点四十分就会结束的。而我们去的时候,已是过了八点。

  张先生问,是夜场灯色还是娱乐节目?

  工作人员的回答说是一场戏曲。其实,关于戏曲我不懂。这里面的精髓和精华,更不是我所能悟到的。就像张先生所说的那样——看不懂戏曲,就像是读不懂陆唐的爱情。我不是那个年代的人,所幸的是,我在这个年代里是担任遇见你的角色。

  我笑了,与张先生一起远行的感觉,像是重新的体会了一场关于旅行的意义

  由于时间不足,我们决定明天一早来沈园看看,我戏言说是晚上回去写一篇《从鲁迅故居到沈园》,且是白天和夜晚各一篇。因为一段路,两个人,的确是颇有感慨。这中间,不仅仅只是鲁迅的时代,陆唐的爱情。

  当然,也不只是单单的轻描淡写这一段路的感慨。

  在沈园附近溜达了一圈后,我们又沿着河岸往鲁迅故居的方向回去。来的时候,有一些探幽,回去的时候,又有了一些期许。

您正在浏览: 从鲁迅故居到沈园:一段千年的旧梦
网友评论
从鲁迅故居到沈园:一段千年的旧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