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塞外”行路记 (M站)

“塞外”行路记

分类:优美散文  时间:2021-10-13  编辑:得得9

  ??从地理位置而言,我所住的地方一直朝北走便是人们常说的“塞外”边陲之地了(现在的榆林市)。

  ??小时候常听大人们不时的讲叙起“塞外”趣事,有的说:“塞外三边”(定边、靖边、延边)最著名,是因为自古为秦国边疆关口,与邻国西夏战争连年不断。也有的说:现在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一片太平盛世,这里因离蒙古草原毗邻,故盛产骡、马、牛、驴之类以及人们日常生活必需品食盐。陕北地区主要耕作的牲畜都是去“塞外”购买,食盐也由塞外运输补给。去过“塞外”的人,尽管路途遥远,身疲不堪,但每次回来脸上总是乐呵呵地向人们讲起一望无际的沙漠和“天高云淡,低头见牛羊”的美景来。所以,在幼小的心灵中萌生了长大后一定要去塞外的夙愿。

  ??九八年春暖花开之时,正是陕北人踏草访春的季节。我应朋友之邀驱车赴塞外观光旅游。

  ??第二天东方破晓,我们一行五人驾驶一辆档次蛮高的2020s吉普车[当时局级领导专车],迎着鱼白驶出延州城。那时,道路一波三颠处处“搓扳路”,司机小姬风趣地讲起从别人处听来形容这段路的溜口顺:“延州到榆林,十里九道弯。一步一搓点,十步猛大颠。不是头碰烂,就是进医院。”还形象地戏言路况是:“小坑卧牛,大坑养鱼”。因此,坐车的人只好用力地手扳扶手,咬紧牙关配合司机猛刹车而引发的一前一后.上下起伏的猛颠。当太阳洒满大地,透明能见度渐高时人们才发现远处一辆辆车过的地方,闪飘起一股灰色的尘埃,象一条条游龙在山转路峰之间飘游。当两车相会时,巨大的尘土飞扬卷起无形的尘网将车笼罩,迫使双方刹住车,任凭徐徐吹来的微风把这些糟糕的黄土飞扬驱赶走时再重新启程。车速象蜗牛一样在挪行,车里象蒸笼一样,一个个大汗淋漓,湿透衣衫,热的人透不过气来,但窗子无人敢开启。

  ??尽管遭受如此折磨的窒息,但大家仍然强做颜欢,内心充满向往的一股激情丝毫没有影响半点情绪。大家都清楚知道:比起那些“班车”来,条件好了几十倍了。

  ??当车驶过闻名遐尔的腰鼓之乡最后一个偏远村庄芦子关时,路况方愈见好,偶尔可以打开车窗。当一股凉风吹入车内时,渴望中的一种需求幸福使人感悟至深。在天赐湾公路一个制高点处,朋友建议停车小憩一会,活动放松一下高度紧张的身心疲倦。打开车门踏进沉淀千百年来的黄土时,伴随而来的一股清凉微风使人顿感一种从未有过的暇逸和舒服。朋友蹦蹦跳跳地舒展着四肢后竟然肆无忌惮,旁若无人的吼起民歌,那雄浑粗犷的高亢在沟壑之间余音环绕,随行几人也按耐不住心头的压抑,无拘无束的高歌起来,争比嗓门之大,悉听崖娃娃的回声。兴奋一阵之后,朋友介绍说:天赐湾乃黄土高原和鄂尔多斯草原的结合部,属半风沙性土壤结构,再往前行就进入“塞北”区域了。那天是红日高照的艳阳天,蓝天白云在头顶漂流,站在这个独特的结合部上那种“离天三尺三”和登山到顶我为峰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俯视黄土高原的山山峁峁和风沙的鄂尔多斯台地,在太阳的直射下,一个披上橙黄色的衣衫,一个披上略白的装束,黄与白显的格外分明,简直就是难得的画面。尤其是那高低起伏的山峦、错纵复杂的沟壑,跃上葱龙八百旋的盘山公路,始终保持着那种天然趣成的霸气,依旧威武不屈地昂首在宇宙尘埃间显现出一种既博大又深沉的精髓,令人情不止禁,发自肺腑地又一次感叹:陕北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车子一路越靖边,跨横山直抵“塞外”府地—榆林城,已是夜幕降临的时候,接应的朋友迫不及待地早已站立在广济大厦的门口。相互寒暄之后进入房间小洗继而随朋友步入接风洗尘的丰盛宴餐前,品位“塞外”名吃,痛饮桃花水酿美酒。谈及一路见闻。说实话随着毛乌里苏的逐步深入挺进,我第一个担心是水的问题。水被人们誉为万物之源和人类赖以生存的根本,一个极目眺望不到边际的沙漠化地域,人类要生存下来,付出是何等的艰辛啊!一路异乡奇境,沿途偶尔怪石鳞立,给人一阵内心深处的强烈震撼,你不得不惊叹自然界的无穷魔力是那么富有创造性,难怪文人墨客用鬼斧神工来形容它。满目的白沙丘堆在阳光的照射下,满地的“白金”足以让人心旷神怡。最让人惊讶的一个话题是:生存在白金中的那些植物树种了。那种让人始料不及的顽强生命力,使人绞尽脑汁也无法择出更贴切的词汇来形容它的神奇和伟大。缺水严重、久旱不雨、炎热烫足的白沙上,一棵棵白杨树、红柳千姿百态,一树一景,怪石鳞立的崖缝上生存的千年古柏,活像一付妙趣横生的盆景。面对这种独特生存的植物,让人无法理解它们生存的玄机所在,留给人们的将是永远的惊叹。展示出的将是一种生命顽强不息的永久风景线而让人陶醉。

您正在浏览: “塞外”行路记
网友评论
“塞外”行路记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