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前世,你一定是我美丽的裙裾 (M站)

前世,你一定是我美丽的裙裾

分类:优美散文  时间:2021-08-17  编辑:pp958

  喜欢都是有渊源的。

  痴迷的喜欢,一定是前世的轮回。在梦中,在意念中,在不知不觉的反复中。

  小时候,非常钟爱花的棉布。

  在院里的核桃树下,常常和外婆一起,在树影斑驳的妆点下,专注地学做女红。绣的第一朵花是太阳花。独自,把外婆裁剪的花布头,拼成了一个沙包。不住地在手中轻轻地抛出,落下,幸福就在那时怒放了起来。

  酷爱花裙子。外婆会给我做很多的花裙子,各式各样。旋转中,裙裾变成花的伞、花的太阳、花的梦想,我就是那幸福的花蕊,吐着骄傲的芬芳。枣树的叶儿,在风中摇曳,窸窸窣窣的声响和着裙摆的欢笑,小女子的童年载满了变幻的花影,美得纯粹和惊颤。

  眼睛里绝不舍弃美丽的花布,花痴般的执着让我的心钟情的疼。

  布上的花就是挥不去的快乐和情愫。绚丽的种子,在生命中绽放出花样年华。

  极喜欢收藏好看的花的布、纸、瓷器、包装袋等等。寻寻觅觅总在童年的彩色梦想中徘徊,外婆笑我一定是花仙子变的。

  情牵久远,长大后才从懵懂中惊醒,那定是前世的情缘,刻骨铭心的那种。我一定是裹扎着花灿如魅的裙,在情人炙热的目光中挥洒着万般柔情,海誓山盟中情人的眼泪一定洒落在我的裙裾之上,不然那份恋为何如此痴迷?

  悠长的一首老歌“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从不相信,我的旷世情缘一定是素笺浅吟,就没有那昙花一现的惊鸿。她是种在心里的那朵常青藤,鲜嫩的那绿,只要有阳光,就会记得的那葱茏,永远的茂盛。

  爱痴了花的布。它们始终盛开在我的视线中。

  不再渴望裙裾的褶皱,总想直视它的美丽。

  于是,

  桌面上的台布专情地演绎着记忆中的梦想。

  丽江的风情,一定也是你喜欢和陶醉过的臂膀。玉龙雪山的倒影,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个传奇的希冀。扯上一席温柔绚丽的披肩,一定温暖过想念盛开的菊的浅紫。如今,醉倒在桌上,任由挚爱的风一阵阵地抚爱,风中有片思念的云。

  大朵的叶状的青绿的花,在橘黄的灯光中,泛起了山野的清新,像是放大了的核桃树叶,分离了果实后,便静静的孕育着未来的希冀,安静的含笑,没有一丝的焦虑,即使骄阳会百般的戏弄,它也只是,微微地闪动着嘴角的笑意,算是满足的许诺。定是前世,临窗读书时的窗外的蔽日的叶儿,不时提醒着我的默契。此时,这故事里的主角,在我的桌上,映衬着精美的细滑的骨瓷杯,茶的余温还在......

  还有,还有……

  我的桌上绽开了直白的想念,前世的故事纠结在那朵朵的花蕾中,挑起了追溯往事的一抹情愁。可心却舒坦,不论如何,那抹深情不曾远游。给快乐一个告慰吧!任思绪和喜好随意滋生和疯长。

  喜欢毕竟是美的使者,即使有了翅膀,也会留恋那岁月的赏赐。

  那片裙裾摇曳在,所有的画中、风中、云中,天上。

  我用它慢慢地回忆中前世的爱恋,记忆的花朵会在生命的每一个驿站里,留下一缕芬芳。

您正在浏览: 前世,你一定是我美丽的裙裾
网友评论
前世,你一定是我美丽的裙裾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