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优美散文 > 今年的冬天不冷 (M站)

今年的冬天不冷

分类:优美散文  时间:2021-05-07  编辑:pp958

今年的冬天不冷 标签:童年的秘密

  今年的冬天不冷

  广播站的通讯员小刘在本年度还有最后一篇通讯稿的任务没有完成,苦于没有好的素材,他无法下笔。

  腊月十八是大寒,这天北风劲吹,天空一片灰暗,零星的雪花己飘落下来。

  在院子里来回踱步的小刘忽然一拍脑门,有了,他想起了一个人。谁?大湾村的蒋大爷,应该去采访采访他。

  蒋大爷年近七旬,耳聋眼花,一辈子无儿无女,是村里的五保户,本次库区移民蒋大爷成了移民办和村委会安置工作上的一个大难题。蒋大爷也不是没有亲人,他的堂兄堂妹以及侄儿侄女都外迁去了荆门,蒋大爷生性固执,坚决不肯一同去,他说他生是大湾的人,死是大湾的鬼。最后移民办和村委会一合计,就把大湾村村委会的两间工作室腾出来,给了蒋大爷一个安身之处,正好村里的妇联主任许桂兰离村委会也很近,蒋大爷的日常生活也不愁没有了照应。

  实际上,半个月前小刘还去过大湾村委会见过蒋大爷一面,那次去了一行人,有移民工作组的张主任,还有赵副镇长以及民政局的两位干部,那次他们给老人家送去了低保卡、被盖、棉衣、粮油,还有一台电用取暖桌,老人被慰问,心里一激动,眼泪哗啦哗啦的,把大家的情绪都带动了。

  赵副镇长郑重其事地对小刘说:“小刘啊!你们是搞新闻工作的,搞新闻就要抓典型,蒋大爷就是典型,这次我们的移民工作抓的好不好,老百姓心里踏不踏实,满不满意,关键就是看我们的工作是否落实到每一个人头上,像蒋大爷这种孤寡老人,更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

  小刘掐指一算,今天是腊月十八,在过十一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蒋大爷的新年准备得怎么样了,还缺不缺什么?老人家还有什么想法和要求,这都值得打个问号。

  小刘换上羽绒服,戴上口罩,又在脖子上围了一条羊毛围巾,顶着风雪,直奔大湾村。

  来到大湾村委会门口,小刘远远就瞧见一位中年妇女从蒋大爷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走近一看,是妇联主任许桂兰,小刘问许主任忙啥,许桂兰说她过来帮大爷洗几件衣服,顺便把屋头收拾,另外老人家的电热毯不通电了,她帮忙修修。

  目送许桂兰远去的背影。小刘感慨地说:“到底是妇女干部啊!就是心细。”

  小刘推开进屋,蒋大爷正坐在取暖桌前烤火,嘴里含着一截旱烟,见到有人进来,大爷以为还是许桂兰,所以也没打招呼,小刘知道大爷眼花,就走进大声喊:“我是小刘,广播站的小刘,”蒋大爷把小刘又是瞅,又是摸,还是没有认出是谁,但他认定,肯定是上面派人来看他来了,于是不住地点头,嘴里不停的说:“好,好哇,你们真好!”。

  接过大爷递来的茶水,小刘喝了两口,然后随意地瞟了瞟屋角四周,只见墙壁上挂满了薰肉、香肠、板鸭,还有破肚的鱼肉,在屋子的左上角,一张简易桌上堆满了各种水果和点心,在水果和点心的上面又松散地压着几卷红红的纸,看上去,很像是春联和画报。

  这些东西从何而来?是别人送的,或者是老人自己买的?小刘不想去问,他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如何打开老人的内心世界,摸清他的真实情感,譬如说大爷对党和政府有什么看法,对周围关心他的人有什么看法,对于这个时代有什么看法。

  但是今天,小刘确实遭遇了尴尬,老爷子的耳朵比往常显得还要背,他根本听不清小刘问的一些什么,出于礼貌,蒋大爷还是哼哼哈哈地作为回应,什么对呀,不错,好,很好,都好,始终不肯多说一个字。

  小刘急了,又开始辅以手势,尝试着用哑语和老人家交流,但依然没有进展,老人家惜字如金,始终还是那几句:“不错,好,很好。”

  小刘没辙了,只好到此为止,看来今天没法从老人家口里掏出有用的东西了。

  他站起身,神色黯然地向蒋大爷告辞,但走到门前,似乎又想起什么,忙折身回来,他从脖子上取下自己的羊毛围巾然后恭恭敬敬地给蒋大爷戴上,随后转身离去。

  走出房门还没几步,小刘清晰地听到后来传来一句话:“今年的冬天不冷。”声音不大,但如惊雷滚过,小刘急忙转身,看看是谁说的,但是这里除了蒋大爷和自己,还能有谁呢?

  小刘欣喜若狂,跑回去在大爷面前大声喊:“大爷,您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但是看见小刘这么咋咋呼呼,神经鬼怪的样子,老人家又显得拘谨起来,他再也不肯说什么。

  小刘也不勉强,他己经知足了,在这寒冷的冬日,老人的一句:“今年的冬天不冷”,本身就是一句金子般的语言,他己经大有文章可做了。

  小刘再次和老人家挥手告别。

  外面的风己经小了,但雪却大了起来,有如鹅毛般,漫天飞舞,小刘踌躇满志,一头扎向了风雪,顺着回家的方向,一路疾行。

您正在浏览: 今年的冬天不冷
网友评论
今年的冬天不冷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