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散文欣赏 > 多情野菊悲情娘 (M站)

多情野菊悲情娘

分类:散文欣赏  时间:2022-04-24  编辑:pp958

  多情野菊悲情娘/金罂粟

  因了北方太行山脉的独特风韵,因了“京娘湖”那荡气回肠的魅力美谈,借双节之日,约好友数家,携妻挽小,踏着落叶,伴着鸟鸣,迎着秋风,一路北上,就这样开始了一次寻秋觅情之旅。

  自“七步沟”达“京娘湖”(河北省武安市),已是晚霞夕照时分,借此美景,选一背山面水处准备就餐。未及落座,便有孩儿们大叫:“船,大船!”,“山,大山!”,“鸟,大鸟!”……

  船,是游船,在这“爱湖情岛”的地儿,定是游客的首选。

  山,是屏峰山、仙灵峡、高祖峡、火发山、红叶岭……,但见奇峰怪石、峰环水绕、山壑连绵,夕阳穿过薄云,透过“断桥”,把万道银光撒向大山深处,大有五光徘徊、十色陆离、藏绵纳翠、烟雾云海、千姿百态、形影万变之态。眼观心悟,实则妙不可言。

  至于那“鸟”,的确大的吓人,远远瞧去,犹如猎鹰扑食,自峰顶一冲而下,直奔岸边而来,着实把孩儿们唬了一把。呵呵,“人,飞人!滑索之人!”引得倾刻一片“叹”字了的。

  正值双节,身处外乡,几家团聚,免不得一番推杯换盏、把酒问情。开心处,举杯邀月;幽思来,闭目凝思;酒甘至,潸然泪下,好一番侠义柔情。夜深醉卧,拥梦入怀,把一切美好与向往系于未来,寄于明天。

  次晨,稍有薄雾,山体视点模糊,湖水面静含烟。一行老少,不敢懒睡,抢在日头和游人之前,绕山越壑,或攀或跑或跃,直奔最高峰“宋祖峰云天阁”而来。及顶四望,群峰翠障尽收眼底,晨风轻抚,曙光初现,薄雾绕身。顿觉位列仙班,神清灵而气爽。

  “置身霄汉绝尘处,心若波囖遗皇都。”友人情发,对远高吟。

  “呵呵,谁啊?远看像农民,近看是农民,啥时候也修的满肚腐诗变成文人了?”其实知道好友们都不是等闲之辈,近墨者黑不说,单就某文联理事之名号就可见了得了。“也罢也罢,给你配个名家绝句吧:本是人间肉凡胎,何须妄求仙缘殊?”俺半挑半逗,随口附和。

  “啊?哪个名家的?好像没……”

  “嗨,你还不知道我爸这两把刷子?当今盛世,王氏呗”。女儿心直口快,直揭老底,引来一片“嘿嘿,呵呵,哈哈”声,气荡山摇。

  仙性未尽,游人渐多,心挂仙湖美传,趁早招呼下山。但见山路迂回蜿蜒,壁峭如林,只有壮者在前,妇幼居中,我等断后为策。险要处相互挽手拦腰,托足搭肩,艰难移行。半路下来,可苦了我这整天或躺或坐之人,上山时尚觉无畏,下来时顿感难为了。不多时,便气喘如牛、虚汗直冒、腿脚颤软。顾不得前人招呼,但有宽阔处,便是一顿好歇。

  “天啊天!快来快来,黄……黄……黄……”

  前面突儿传来女声似惊似乍的呼喊。咋回事,莫非真的遇到了传说中的山中野狐不成?有危险!我再也顾不得腰痛腿软,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急急的追了过去。

  虚惊一场是自然的,但更大的惊喜却是映入眼帘的满山遍野的黄。那是野山菊的黄,在绿枝红叶映衬下的沁心沁肺的黄。或俏于山崖,或簇于路边,或丛于林下。

  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咏诵菊诵花者数不胜数,从屈原到陶渊明到黄巢到毛泽东,从岁寒三友到梅兰菊竹四君子,可以说菊花占尽了秋光,装扮着文人的笔墨,直到今天,城市各大公园无不尽心办着菊展,作为赏菊人的一大盛事,菊是深得人们喜爱。开在花园里的菊花美则美也,艳则艳也,可是更能经几番风雨?一旦沦落为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悠悠芳魂伴佳人。其实在山野却别有一番大景象:每当秋风起,寒露升,在村头地角,在峭壁悬崖,那一簇簇开着金灿灿的小花,在绿叶的衬托下开得大地一遍金黄,无论远观近瞧,都能给人以无限的遐思与幻想。

  我爱野山菊的坚韧。野菊花自生自灭,那贫贱的生命,犹如草介之民,但也是这顽强的活力才赋于它们代代相传,在寒风吹拂着凄冷,在空旷体味着孤独,在陌径上孕育着生命。她不因躯体娇小而自卑,她不因味道清淡而懊丧。她是杂乱与荒凉里的信念之花,不象那花园里名贵的菊花被人摆布,被人扭曲造型,甚至嫁接改造,非驴非马,不识祖宗是谁。她随遇而安,不择乡土,只要有一丝缝隙,一点水气,一点阳光就能蓬勃,敢与杂草并存,乐与荒茅为伴,呈现辉煌的色调,笑在寂寥的山崖。在自然中默默的情寄一份希冀,在荒野中固执的示意一份期盼,在天地间勇敢的展示一份芬芳!

  我更爱野山菊的多情。当大地被北风撩过,万花凋零,葱茏不再,是野菊花生怕冷落了过往的客人,悄然开出大片大片的金黄。以“霜浓色更艳,雪欺花愈娇“的本色和多情,装点着人们多彩的视线,慰藉着秋天孤寂的荒凉。她花朵细小不过半寸,茎杆柔弱不过米长,一簇簇、一丛丛、一片片,纳肩搭背、相偎相依、亲密无间,把原始的香味沁入狂野,把纯真的笑脸迎向太阳。

  此时此刻,野菊花占居了我思维的全部,在这里由她而获一种淡定,淡有水的清滤柔动,定有山的沉着厚重。听着草丛遮掩里小溪哗啦啦的流水,踩着暖黄色的板栗树叶,听着大山里自然的奇妙声音,隐没了浮躁喧嚣的市,遗忘了坎坷下山的路……

  近中午,东晴西沉,细雨微蒙。走过山腰栈道,挤出天险一线,终于返回早上未及细观的“京娘湖”边。举目远望,淡淡轻烟飘绕,与天边薄云相间,幻化中,好似千年前的哀伤、隔世的落寞,含情女的生死相许与无尽的哀怨混淆一体,浓浓的情、切切的意将个湖水染了个透。

  “眉扫春山,眸横秋水。含愁含恨,犹如西子捧心;欲位欲啼,宛似杨妃剪发。琵琶声不响,是个未出塞的明妃;胡前调若成,分明强和番的蔡女。天生一种风流态,便是丹青画不真”。冯梦龙的一篇《赵太祖千里送京娘》将赵京娘勾画的楚楚动人,另人怜惜。滇剧《送京娘》中,赵大郎与京娘一路千里同行,两人恩爱多情、呵护有加,更是将个京娘多情之态描述的如醉如痴。

  直至“今宵一死酬公子”伤感的生死别离,又有了《京娘怨》中幽魂送郎、萤火照路,千种相思成梦境、一字一泪诉钟情。“再无马前坠镫、马后随行;再无取水劳顿、拾鞋殷勤;再不能撒娇任性;再不能谈笑风生;再不能共争石凳;再不能同把诗吟”。正是:“欲出未出光辣挞,千山万山如火发,须萸走向天上来,赶却残星赶却月”(赵匡胤后封京娘为贞义夫人并《提壁咏日》诗)

  “给讲讲京娘与赵匡胤的故事吧。”同伴似有所期,孩童出乎异常的安定。

  “好,刚才在京娘祠都看到了大体情节,其实,里面还有很多历史背景和精微的情感因素,故事之所以凄美,关键是未能达到人们想象和向往的那样有个圆满的结局。”我尽力回忆着往日从史料和后人演绎观感中得来的记忆,在返程的车上暂时充当着“知者”的角色。“一个‘贞义夫人’的名分要它何用?且不说赵郎为‘大义’不徇私情,京娘的落幕故事是否让他悲、让他悔,都已成就了这个千古传说。京娘不是野菊,野菊也不是京娘……”

  再见,多情的野山菊;再见,凄美的京娘湖!

  附:京娘湖的传说

  在武安市古武当山一带,流传着赵匡胤千里送京娘的动人故事。据说赵匡胤会友路过古武当山,遇上匪人强抢京娘为压寨夫人,赵匡胤拔刀相助,打跑抢匪救下京娘,并护送京娘回家。一路上缠缠绵绵,顿生情愫。可到了京娘家后,赵匡胤不敢娶京娘为妻,京娘反转千里复寻,未的相见,为展示贞洁,纵身湖中。

  京娘的舍生取义惊动了在此清修的天师仙人,天师仙人在京娘落水的一刹那,暗自为她屏住呼吸,由水下引导至一幽深境界,然后用拂尘轻轻一指,京娘慢慢睁开眼睛,看到鹤发童颜的天师仙人,倒头便拜。天师仙人说道:“京娘小姐,你尘缘未了,虽有仙骨,难成仙果,即使变为石头清修,也未必能躲过粉身之劫。你看是我为你还魂人形转世世俗,还是为你变化石头清修仙缘呢?”

  京娘忍住流淌的泪水,“世俗在我跳下湖的那一刻,我已经舍去了,还请师傅把我变成石头吧!”

  从此,红叶岭上,突兀起一座秀气的山峰。

您正在浏览: 多情野菊悲情娘
网友评论
多情野菊悲情娘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