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写物散文 > 有一群画眉 (M站)

有一群画眉

分类:写物散文  时间:2021-04-29  编辑:pp958

有一群画眉 标签:只有一个地球

  本来想写成“那一群画眉”,却是过去时态,有些飘渺,就写现在吧,它们应该还“在”。

  和这一群画眉结识有几年了。总觉得画眉是关在笼子里,上串下跳,百啭千声,是种家鸟,供人赏玩,因之,兴趣淡淡,印象寥寥。一年的冬天,无意间发现了一个人在捉鸟,问捉何鸟,答曰画眉,才注意起来。捉鸟人先在笼子里放了一只漂亮的母画眉,挂在小林中,后围一道网拦在鸟笼前,哄母画眉它发出媚伴的鸣声,诱捕值钱的公鸟;发现效果不佳,他自己用让人惊奇的技巧,口里发出了母画眉的鸣叫声,逼真而洪亮,传得很远很远;最后,捉鸟人急躁起来,放弃各种技巧,在鸟经常出没的地方拉起一道网,奔跑、腾越,跨坎爬坡,笨拙而有力地把鸟群往网上赶,我已不记得他是否捉住了画眉。

  今年清明节,偶然发现一辆高档小车停在山下的道旁,司机没下车,一个女人在车旁铲起野菜,两个男人匆匆走进山沟,一会后,又悄然离开,我不解,他们是干什么的,空手不像是烧纸上坟,又没干事;后来的一个周末,谜底终于揭开,又是这两男一女中年人,这次是提着蓝布包的鸟笼,偷偷溜进沟底,捉鸟的干活,我忽然认出了他们,去年冬天这两人开车游玩,提着鸟笼遛画眉,在河边坎旁的小树林,不知咋搞的,笼中的画眉让一群画眉给拐跑了,我记得那人懊悔地给我们展示他的空鸟笼,现在,他们在丢失画眉的地方捉起了画眉。

  去年冬天年假间,我发现母亲的菜地上飘着许多小木棍撑着的塑料纸袋,红的黄的蓝的随风乱摆,发出哗哗声,煞是滑稽,以为母亲搞什么迷信,一问才知道是吓唬画眉:画眉在吃那几片仅存的绿叶菜。第二天早晨我仔细观察,一群画眉在吃完了河岸一蓬一蓬草籽之后,无食可觅,只得蚕食母亲的菜叶。一群灰色的小家伙,不鸣不叫,小心翼翼的跃进菜地,它们犹疑快速地啄几下,然后四处张望,再进再啄,只是有时发出低低的快速的鸣叫,像是提醒同伴警惕,我注意到没有满身绿色一带红黄彩羽的美丽的画眉,我轻轻的挥动手臂,足以吓得它们躲了踪迹。

  我在想,谁在对画眉下手?捉鸟人,他们为了钱财,张网捕鸟,而且技艺了得,人鸟一体,他的水准也就是鸟的水准,是一只“为食”的鸟;有钱的城里人,总不能为了几只逃脱的鸟就这样睚眦必报,你的油钱车钱司机钱功夫钱远远多于买几只鸟的钱,为何这样孜孜以求,大动干戈?也许是为了刺激与好玩,那么也可以学习海明威,到非洲去猎狮子嘛,捉画眉,是病态身体和心理的有钱人低层次的消遣娱乐;母亲,是眼里只有一亩二分地的农人,她维护自己的小利益,和鸟争菜,客观也影响力画眉的胃,她不自知;还有我,没有制止他们每一种人,也没有保护画眉,只是像一棵树一苗草一样旁观或围观,罪过,罪过;还有自然,给画眉提供不了足够的食物,让它们涉足于人的领地领空,靠近了动物最危险的大敌——-人。你我他都不对。

  另外,笼中之鸟与荒林之鸟哪一个更幸福?一个饥肠辘辘冒着危险觅食,另一个锦衣玉食无忧无虑,一个婉转鸣叫才美外现,另一个噤若寒蝉躲躲藏藏,谁幸福?画眉鸟,如有人知,也许巴不得被人捉去喂养笼中,谁知?

  笼中的画眉在优裕的生活,快乐的唱歌,林中的画眉在畏手畏脚艰难生存,我只知道画眉鸟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着人,这是它的天性、鸟性,如果被捉屈服于人受人摆布,那是遇到了天敌,外力强大到它无法抗拒(驯服画眉需要很长时间很多手法,不当的话会死亡),而人,水准达不到鸟性,却失去人的天性,天敌就是物欲。

  那一群画眉是存在的,在灌木丛中、河岸斜坡、疏落林间、茂密叶间,目光总爱捕捉那只绿色背背彩带的精灵,像闪电而过,带着自然之音。

  2011/5/3

您正在浏览: 有一群画眉
网友评论
有一群画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