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飘飘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写物散文 ( 写物散文手机版 )

◆ 写物散文

· [写物散文] 猫祭
这可怜的猫家庭!两只小猫还未成年就永远的从世上消失了,可怜的老猫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一双儿女。我不知道猫儿如能言,她会说些什么,猫儿如有报复心,她会如何惩罚人类的残忍行径。我...
· [写物散文] 《家乡的芦苇》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那不能仅限于无人知道的小草,还有那无人知道的生长在沼泽、湿地、河畔、海滩上的芦苇……我家门前有一条四季流淌着清澈水的小河,古称清水河,南宋始称...
· [写物散文] 乐乐
乐乐好友一家来我们家,带来了家里特殊成员“乐乐”。“乐乐”是只狗。“乐乐”真不愧是他们家特殊成员。一家三口,只要面对“乐乐”,那个笑逐颜开啊,好像面对的是世间最可爱的人;只...
· [写物散文] 香椿树
五一放假,我带着孩子回到了老家,又吃上了妈妈淹制的香椿了。我家的那棵香椿树有碗口那么粗,笔直挺拔,屹立在老家的后院中,在村口老远就可以看到它。二十多年前,是外婆从自己的院中...
· [写物散文] 大黄
90年代的农村总是很热闹的,那时很少人会出去务工,而且家家户户都会养狗,好像养狗成为了农村的一种时尚。当然,农村的狗基本都是很乖的,至少一个村里的狗不会咬一个村里的人。可在...
· [写物散文] 茶园与樱花树的约定
湄潭县城旁,连绵而丰满的茶坡与蜿蜒茶道边的樱花树灿烂守望,她们相互厮守、默默约定,在那浪漫樱花树叶飘落中,辗转相寻。那是一个幻影,也是茶城最美的风景,亦是我们拥有过的曾经。...
· [写物散文] 《花卉趣味百话》(连载)三十、花卉的根
《花卉趣味百话》(连载)陈宣章陈珑玥编著三十、花卉的根种子发芽,最先长出的是根。根的主要作用是支持、吸收水和营养。直根系的主根发达、明显,极易与侧根相区别。直根系由主根、侧...
· [写物散文]
狼在人们的印象中通常是狡诈、残酷无情、不择手段……的代名词,但其实狼是一种聪明的、有着非同一般的智慧的“高级动物”!狼的智慧并非只是表现在我们通常说的IQ上,EQ才是它智慧...
· [写物散文] 回睦青龙山
魏魏青龙山,清清小堰水,因为其时我与这山紧紧相依,如同一只山间蚯蚓上饮甘露,下饮黄泉,又如同绕树三匝之鸟依枝而立。这旧地实为青龙山脉的傍根脉系,山水相扣,山不高水也不深,无...
· [写物散文] 小鸟和妈妈
从前有一颗大树,树上有一个鸟巢,鸟巢里有一只小鸟。小鸟张着稚嫩的嘴巴嗷嗷待哺,在很远的一片草地上一只大鸟,大鸟在努力的捉虫子,可每个虫子都细心的藏起来并未吃到自己嘴里。大鸟...
· [写物散文] 碉楼今昔
每每登上石龙寨山峦,我总要在碉楼旁驻足。凝望它苍老的身影,抚摸它斑驳的身躯。悄然地和它心灵对话。岁月荏苒,沧海桑田,不知当初是什么年代,不知过了多少时光,碉楼仿佛在回味着当...
· [写物散文] (散文)蚂蚁
一日挥动着双拐走到大门口,一群蚂蚁挡住了我的出路。其实小小蚂蚁是挡不住路的,可我就是想着它们挡住了出路。夜里,两扇大门紧紧关闭,才真正是挡住了出路。可那是为了安全,为了防止...
· [写物散文] 怀念小雪
怀念小雪照娣小雪其实是一只猫的名字。它通体雪白而鼻唇漆黑,眼睛蔚蓝而隐忍着忧伤。第一次见到它,我六岁,它刚出生一个月;我生着重病,它刚死了妈妈。就这样,我们就成了朋友。虽然...
· [写物散文] 南方橘
南方橘南方橘其实就是一颗普通的橘树,之所以喜欢叫它南方橘,因为它是从遥远的南方运来的。一是为了纪念它的祖籍,二来呢也是为了强调它的珍贵。南方橘在南方应该是一棵扎根地下的树,...
· [写物散文] 菊花香
“闻落纷纷不自知,春秋莫较后先期。清霜满地凋零急,正是黄花得意时”。又是一年菊花黄,又是一年花满天。不知不觉,秋天切切实实地来了,攀枝花关于秋的悲凉并不浓烈,只有早晚的凉意...
· [写物散文] 深山里的羊角花【原创】
说起羊角花来,我再熟悉不过的了。家乡的深山里遍布有羊角花的身影,每到每年的4月至5月间开花,花朵大,很艳丽。忙忙碌碌的采药人,我,是先看见了这深山羊角花的人。初识羊角花时,...
· [写物散文] 《花卉趣味百话》(连载)三十九、有趣的牵牛花
《花卉趣味百话》(连载)陈宣章陈珑玥编著三十九、有趣的牵牛花南朝·梁·陶弘景就曾记载牵牛花的花名来历:它的黑色花籽是一剂良药,可以通便利尿。有医生用它给人治好了便秘不畅的顽...
· [写物散文] 大槐树
大槐树是老院最老最大的树了。进那老院的大门,先是两棵大榆树;那二门童稚时唤作“过道”,以北便称了前院。这前院东有泡桐林,怕是近些年月栽的。西边的杏树,与通向后院的东步道上斜...
· [写物散文] 箜篌领我走去
王连飞“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可是豪杰们的释怀。我之解忧,唯有箜篌。今天莫明的累,很郁闷而悲悯。便在电脑前乱击光标。蓦地,一股清泉淙淙琤琤而来。原来无意间,我点着mp3中...
· [写物散文] 那一坛老醋罐子
很早就知道,“永春老醋”是中国“四大名醋”之一,但却不知道那醋坛子在哪,那天被东南网站一个叫“涵子”的小女孩子给骗了,骗到永春老醋厂去吃了一回醋。车上的导游小姐一开始就煽风...
· [写物散文] 旅途艰辛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老一少:老的女的看上去有60来岁光景,穿的很朴素,上身着浅灰色的中山装,颜色本就灰暗,加之岁月的蹉跎,已明显苍白褪色,但很是洁净。下身因为伸在座位下,只能看...
· [写物散文] 记忆中的绣眼鸟
自打我记事以来,就认识这种美丽的生灵。在我的童年,能抓到这样一只鸟儿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怎知小鸟灵动异常,哪怕我整天整天的在花草树丛之间发疯地追逐,却也无济于事。它们依旧在树...
· [写物散文] 紫藤
花海是翻腾的波浪,有如芬芳的海潮,直直的拥抱住人的呼吸。萦绕在指尖的花香啊,浅浅的环绕,飞舞。亲吻着娇嫩的唇。那些缠绕着青藤古木攀岩而上的花朵,开出的朵朵花坠,紫中带蓝,灿...
· [写物散文] 夜来香
下了几场雨,深秋的夜,已是薄凉如水,没有月亮的影子,没有路灯的光亮,就这样慢慢的行走在暗黑的楼道上,行至扶手转角出,突然有一种浓郁的香气扑来,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香,真的就...
· [写物散文] 酥油茶与茶包子的作坊工艺
酥油茶与茶包子的作坊工艺幼时,见过路的藏民马帮在路边休息。两藏民从皮口袋中拿出中间系有许多皮条的牛皮绳,绷直并把綑在两头的铁秆钉入土里,从马背上卸下驮子,再把每匹马的一条前...
· [写物散文] 山野小花
近来,迷上了摄影,没事的时候,总喜欢带上相机,漫步于田间地头,与山水相依,与自然共舞。感受着那摄人心魄的美丽与神奇。春天来了,山野里开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花。你看,那星星般闪动...
· [写物散文] 普雅,等待百年的绽放
初见到“普雅”这个名字时,是在一份高校文学报纸上,乍一看,误以为是个人名,而细读起来,才知道这是绝世奇艳的花名。“生于海拔4000米以上的南非安迪斯高原,一百年开一次花,花...
· [写物散文] 童年往事
每当我走到家门口边上的小空地时,都会情不自禁地俯下身子,看一看有没有可爱的“小精灵”破土而出。那是一个惬意的早晨,我迫不及待的冲出家门,准备去迎接美好的一天。就在那小空地上...
· [写物散文] 蜜蜂颂
蜜蜂以族群建国,蜂王乃一国之尊。麾下雄兵难以数计,运筹帷幄诸葛不敌。兵将不分身披金甲,军风形象飒爽英姿。虽手不持寸铁,利器暗藏于身。它侦查蜜源,通风报信,值勤放哨,内设侍卫...
· [写物散文]
它来自你触摸不及的远方,来自你永远也去不了的国度,它和它的灵魂被封存已久,它们拒绝被了解。或许起初对于你来说,它只是一种存在的形式,一种可以触摸到的冰冷。后来,你长大了,你...
· [写物散文] 斯民小学里的旧物
到诸暨,不可不到斯宅;到斯宅,看过了千柱屋,看过了华国公别墅,看过当年胡兰成避难的小洋楼,不可不去看看斯宅的百年老校斯民小学,不可不去看看斯民小学里蕴含斯宅地域文化、彰显诸...
· [写物散文] 淡淡的忧伤美
淡淡的忧伤美西风漫卷着零星的雪花,静静地飘拂在广阔的原野上,将我随意google排名的心情印记在身后的薄薄的雪地里,像安静的孩子轻轻地睡去,无须安慰。当我无意间,回头去欣赏...
· [写物散文] 古 樟
三棵看上去似乎十分矜持却也含情脉脉的古樟,不知何年何月起生长在我的故乡篱笆村后。裸露于地表的粗壮树根,显示着它的苍老与古朴;伸触于天空的巨型绿伞,展现出它的绿意和生机。多少...
· [写物散文] 欲火再生
一座残窑的基座裸露在荒野里,它的上半部已经不见踪影,那周遭的轮廓仍然清晰可见。它的四周杂草丛生,隐约看得见丝丝泛着红色的泥土,似乎在诉说着当年浴火历炼的经历。用脚踢开覆盖风...
· [写物散文] 大山里那只可爱的小狗狗
2011年的春天,单位组织职工到豫西一个连我这个乡下长大的人都不屑的小山沟旅游。说是旅游,其实准确的说,只是一次户外运动,因此,对这次活动,我本就没抱太多期望。然而,几年过...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