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现代散文 > 心灵与时代的和声 (M站)

心灵与时代的和声

分类:现代散文  时间:2021-11-24  编辑:小景

  ——再读《边城》

  多年前,曾读沈从文先生的代表作《边城》,读完后有一种莫明的淡淡忧伤。当时年少,被书中的故事情节所打动,朦胧的情爱、凄美的结局,船家少女翠翠的爱情悲剧让人惋惜。作品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些年,又陆续阅读了一些沈先生的作品,如《湘西散记》、《从文自传》等,作为中国乡土文学之父,沈先生著作颇丰。随着年龄增长和阅读鉴赏能力的提高,沈先生对于湘西风土人情的描绘、人物个性的塑造,开始超越故事情节打动我的心。近日购得一本新版《边城》,事隔多年再读,另有一番滋味。书中那简单善良的生灵、浓郁的湘情苗韵,仿佛超越了时空,在我的眼前闪耀着恬静的光辉。

  “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叫做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条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故事随着那条汇入茶峒山城的小溪徐徐展开、静静泻落,波澜不惊地娓娓道来。简单的情节、素淡的笔调、诗意的文字,描绘着一幅温婉含蓄的田园牧歌式画卷,流淌着淡淡的爱与忧伤,弥散着《蒹葭》式溯洄从之的追寻和道阻且长的感叹,如小说中描述的“雨落个不止,溪面一片烟。”那般轻盈、哀愁。

  故事的主线是湘西少女翠翠的情感故事。生长在山野的翠翠有一种自然的美、原始的美,“在风日里长养着,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如水晶。”既不妖艳妩媚,也不多愁善感,如一块纯净天然的水晶石,躺在清凌凌的溪水里,闪烁着迷人的清丽。豆蔻年华里邂逅了两位少年,开始了一段爱怨交葛的纯洁恋情。作者在叙述故事的同时,向我们展示了湘西优美的风土人情,淳朴善良的人们,如诗如画的风景,仿佛进入了桃花源。沈从文先生功力深厚,把自然景物和人文气息描绘得仿佛近在眼前。

  《边城》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悲剧故事。合上书,我想,为什么沈先生将一个美丽的童话描写得这么忧伤?

  20世纪初,中华大地烽火连天,在那个动乱的年代里,从湘西走出来的少年沈从文,在经历了新文化运动的洗礼后,毅然选择了湘西这片纯朴美丽的土地,用诗一般的语言,轻轻述说着民族的悲哀,召唤华夏儿女的良知,正是因为对脚下的土地爱得深沉,才孕育了笔下一行行带着哀思的文字。从书中作者所用的背景材料中可以隐隐看出那个时代矛盾的影子,沈先生后来亦不曾讳言写作意图是支持“民族复兴大业的人”、“给他们一种勇气和信心”。

  如今,沈先生的那座城已沉入了历史的河流。再读《边城》,慢慢感觉那些文字,就仿佛倾听着作者心灵与时代的和声。总在想,为什么取名“边城”,湘西在沈先生心中就那么“遥远”?还是他心灵深处正在守护着什么?也许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座这样的“边城”?

您正在浏览: 心灵与时代的和声
网友评论
心灵与时代的和声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