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抒情散文  时间:2021-05-22  编辑:得得9

  水乡江南,空灵的梅雨潋滟了你的脸,哪个寂寥如丁香气味的女子独自在雨中飘逸,莫非是那晕不开的墨,吹不散的梦?你是在船上看风景的人,我是在桥上寻你的风景。你不笑,独自沉醉在空蒙的西湖上,念着曾在我心上碾过千万遍的诗词,似曾相识的愁丝牵动了那根最脆弱的神经;我不动,独自迷失在守望之城里,凌乱在那不可名状的倾慕里,无声幻化成这风景的一隅。

  上苍说,我原该是一颗会开花的树,在冠盖满三月的春光里绽放我点点滴滴的盼望,却因他一时疏忽,连我这唯一释放期待的方式也没收了。也罢,好好珍惜这场雨,故事早已杀青,女演员却效仿飞蛾扑火、孤注一掷。和那断桥一起,在无边的烟雨中静默着,又仿佛有一声耳语:“你改悔吧!”我听不见,紧攥着执着的尾巴,虔诚地等待你的宣判降临,定我最终的亡期。

  我不是白素贞,等待许仙来送伞,写就一段缠绵悱恻的浪漫际遇,一个人的孤独总比两个人套着从匆匆相遇到无奈离散的悲凉枷锁,更能宽慰人;我更没有下桥探寻谜底的勇气,不敢妄自揭开这层朦朦胧胧的纱雾,弄脏你缥碧的衣袂,紊乱的纹丝规整的发髻。

  我欣慰地笑了,因为你的渐进,你气息的温暖灼热了我悲凉的指尖,清晰了我模糊的视线;你隐没在了桥洞里,那是我们最近的距离,而我却看不见你,不禁喃喃念起:“朝露昙花,咫尺天涯。”尔后仿佛长久积郁梗在喉中,我却连饮泪高歌的魄力也遗失殆尽。雨也加快了脚步,旁若无人地行走在秀美的墨色江南里,肆意濡湿着这个平静不起波澜的传奇,只待戏终人散,看谁来收拾这一帘残梦?

  你又摇曳在了我的视线里,飘然于略微颦蹙的湖面。怎想你竟悄然回首,用一种别样的深沉与落寞,第一次迎上我的目光。一刻的四目交汇犹如初阳吻上地平线的庄重,烟花邂逅火光的震撼,以排山倒海之势将我最后一抹防线夷为平地。你说:“终一日,与怜花人一道,神仙眷侣,百年江湖。”我不语,明白那只是空谷传响的随声附和,过客终是过客,我在你毫不留恋的倒影里知晓。

  于是,你又开始在世俗中逃亡你的逃亡,我又开始在寂寞中流浪你的流浪。我们的缘分在你消逝的背影里终了,却在我的故事里被怀念拉得很长。我终不知悉你的忧愁,你终不了解我的守望。多情的江南装潢了你谜一样的双眼,你的深邃凝眸却点亮了我每一次闭眼的黑暗。信手拈花一瓣,藏在这本平淡无奇的书中最浓墨重彩的一页。自此,时时勤拂拭,勿使染尘埃。

  你是我一生解不开的谜,以一场风花相逢挽就了我一世的情结。

  我为你祈祷:来世化作一场雨,不履俗世纷扰半步。

  附:

  作此文以纪念那个相遇了41次仍形同陌路的人,也希望能以此带走那些永恒擦肩而过的人们一点点惆怅。

您正在浏览: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