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挂

分类:抒情散文  时间:2021-05-10  编辑:小景

  大约凌晨四五点的时候,浅睡的我渐渐被父母说话的声音吵醒,虽然他们极力压低声音,但蒙着睡意的我还是听懂了他们说话的内容。原来父亲一晚上爬起来好几次看时间,生怕起床起迟了,母亲却因此责备父亲害怕会影响到我们睡觉。因为今天我和妹妹不得不早早起来赶到市中心去搭乘前往学校的火车,其实我和妹妹早已在各自的手机上设定好了闹铃,怎么可能睡过头呢,而这时一向在外面很会说话的父亲却被一向不会说话的母亲说的哑口无言。

  待到五点闹铃响的时候,我才正式起床。这时的父亲和母亲早已起来,并且一起来就急忙首先拉开窗帘向窗外望了望,外面早已覆盖了一层不大不小的雪,又急忙跑出大门外,高速和国道也未能察觉到车辆行驶的踪迹。这时候他们着急的一边打扫院子里面还在飘落的雪花,一边催促我们赶紧收拾东西,有一边相互埋怨着,说要是昨天就打发我们走了,今天就不会这样,还说以后还是相信天气预报而不相信父亲凭借所谓经验说明天会放晴的话。

  好不容易联系好了去火车站的车子,父亲和母亲又开始忙碌起来,生怕外面的火着得不旺又拿来了电磁炉。一边在外面煮上了我喜欢吃的南瓜陷饺子一边在家里炒馒头。只是早已归心似箭的我们,又这么早起床已经没有了吃东西的胃口,但还是决定坚持吃几口,这时母亲又忽然意识到应该给我们煮几个鸡蛋带着路上吃,我本来说不想拿了,可是看着母亲前后忙碌的身影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本来已经和他们说好了,不用去送我们了,因为汽车站就据我家不到十五分钟的路程。可是就在我们临走的时候,母亲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送一送我们,原本父亲也说要去的,可是考虑到他的身体,我们还是没同意。就这样母亲一个人硬是拿着我和妹妹笨重的行李一个人走在前面,雪仍然在不停得下着丝毫没有要停下的迹象,天空这时候才开始微微亮起来,就在母亲下坡的时候脚软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雪地上幸好我和妹妹抢先扶住,这时我才意识到母亲有膝关节不好的毛病,便抢过要自己拿,可是生性倔强的母亲却不肯,还好前面已经到了平坦的水泥路。看着前面已然被岁月和家里重担压得佝偻的母亲的背影,我怔怔地出神,想着正是膝关节不好的母亲是怎样在秋天里将几千斤玉米扛到家里,眼泪早已忍不住流了下来。

  在等车的十几分钟之中,母亲一直拿着行李少了像平日里那些近似“啰嗦”的嘱咐。雪依然不停地下着地面上已经是厚厚的一层,一如此刻沉重的心情,周围的一切都静得让人心颤,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三个人,一场雪……车子缓缓地驶来,此时三个人头上和衣服上都披上了一层雪白。在接过母亲手里的行李的时候,我的手被一丝丝冰凉的痛划过。一时间心也如同刀绞一般疼痛起来,眼前一缕银发散落,眼泪止不住再一次流了下来,可是为了不让母亲和妹妹察觉,我借抖落身上赶紧雪花的时候拭去了眼泪,马上换上一脸的笑容和母亲挥手告别……

  不知不觉之间,岁月已经悄然压弯了母亲的脊梁,爬上了她的眼角,潜入到她的额头也渗入到她的头发之中,更在母亲的手上留下了这样或者那样凹凸不平的印记。她已然不是那个可以在我们小时候用扁担一头挑着我一头挑着妹妹的母亲,可是她从以往到现在乃至将来也不会将这副担子卸下。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也并非是母亲第一次送别,但却是第一次如此触动我的心弦。

  已然不记得我是如何乘上的火车,只记得火车开后不久那刚才下下的雪,开始化了。

  雪化了,就会变成春天。

  思念化了,就会化成一生一世的牵挂。

您正在浏览: 牵挂
网友评论
牵挂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