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亲情友情散文 > 回忆我的父亲 (M站)

回忆我的父亲

分类:亲情友情散文  时间:2022-04-24  编辑:得得9

  回忆我的父亲

  散文/柳占勇

  从我刚开始记事起,就知道家里特别地穷。那时村里还有生产队,父母只能靠下地干活挣工分养家糊口。然而,由于家里孩子多,劳力少,父母辛辛苦苦操劳一年,到过年时,不但分不上红,还要往外拿钱,是地地道道的缺粮户。

  后来,生产队散了,家里分了十几亩责任田。由于家里穷,再加上五个孩子都要上学花钱,无奈,父亲只好在农闲时给别人家卖油,当时,村里已有好几户因此发了家。可父亲是个本分人,不但不在秤杆子上耍手腕,还要给人家个“欢喜”秤,以致于一年到头,只能勉强维持拮据的生活。

  卖了几年油,父亲不但没赚到钱,反倒欠了人家300多元钱的债。于是,父亲下决心自己干,托人买来了毛驴和磨子。

  每次磨油都要在前一天把芝麻洗净,捞出来控着水,到第二天,天还不亮就开始炒芝麻,烧开水,搅拌,往外撇油。绝大多数活都是由父亲干。等把油撇净时,一般都要到掌灯以后,一天下来把父亲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余下的事便是起早贪黑推车子到外面卖了,若顺当的话,30几斤油要卖上四五天,终了结账也不过赚二十几块钱,平均下来一天才几块钱。( : )

  记得有年夏天,一天,临近中午时刮起了大风,不一会儿,天又下起了暴雨,并且一直下到了天黑,父亲也没有回来。家里人急得团团转。直到半夜,父亲才推着车子回来。他浑身上下湿透,并不时地打着寒颤,虽然披着块塑料布,可由于风大,也没起多大用。为了缓和气氛,他笑着说:“下雨时,我到一家门洞里避了避。雨停了往回走时,不知怎么把车胎扎了,推了十几里,没事的。”放好车子后,父亲从车后架上的袋子里抱出两半块还滴着水的西瓜,对我们说:“吃吧,这是在半道上捡的,不知谁丢下的。”我们一家人看着西瓜都伤心地哭了。

  “生活这么困难,就别让孩子们上学了,能识几个字,不是睁眼瞎就算了。”好心的邻居曾这样劝父亲,可每当父亲听到此类话,总是很严肃地说:“咱穷,不能穷孩子,只要他们争气,卖房子卖地也要供!”

  还有一次,父亲到县城买芝麻时,下午顺便去学校找我,那时我正上课,父亲就在校门口等着。我见到父亲时,他正啃着一块玉米面饼子,发现我后,他很不好意思地把饼子塞到书包里,然后又从书包里拿出来四个烧饼,说:“小子,拿回去就着饭吃。看你又瘦了,要吃饱啊,别只顾学习,弄坏了身子。”我听了特别难受,抑制不住,眼泪簌簌而下。

  现在父亲去世已经15年了,每每想起院子里闲置的磨子和无人能使唤的“吼吼”叫的小毛驴,我禁不住心里悲伤,写下此文,寄托我的缅怀之情。

  (作者:河北钢铁集团石钢公司炼钢厂 柳占勇)

您正在浏览: 回忆我的父亲
网友评论
回忆我的父亲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