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情感故事 > 沧田世事之小乞赵子明 (M站)

沧田世事之小乞赵子明

分类:情感故事  时间:2021-04-26  编辑:小景

  这座城市是一座闻名远近的城市,高楼如同林木般一座座,一重重,城里也繁华无比,处处吆喝声扬起,人群如同蚂蚁般慢慢的蠕动着。从高处望去,到处都是人头和车辆,一点一点的移动着,使人目不暇接。这座城市的人基本上都是住在高楼大厦内,人们穿的也十分时髦,跟国际标准差不了多少,可以说得夸张一点,就是这里的人不是富翁就是富人。

  街道上,车辆如同毛毛虫一样,慢慢的移动着,人群挤得十分厉害,丝毫没有立足之地,每个人都在有说有笑的谈论着今天买了什么,去了哪个好玩的地方,公司盈利了多少钱。衣服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一道道光芒,令人睁不开眼睛,手上,胳膊上,脖子上,头上的装饰物叮叮作响,是整个城市热闹极了。可就在这样一个城市里,却存在着一个不一样的人,他完全一身乡村装扮,头发乱糟糟的,像是几天都没有整理了,衣服也有不少地方破了,而且衣服的颜色似乎早已经退了。他提着一个缝了好几处补丁的黄布包,漫无目的的走着,无力的看着大地。

  他慢慢的走着,时不时的打着哆嗦,想起了刚来城里去应聘,被老板奚落时的绝望。他的眼里不断泛着泪光,天似乎在转动,自己的肚子已经两三天没有进过任何油水了。他刚来城市时,靠着身上剩下的一点钱,还勉强每天有天饱感,可是几天下来。去应聘没有一个人看得起他,所有的老板都嫌他寒酸,怕他给工厂抹黑,所以谁也不要他。他每天拼命的奔跑于各家工厂之间,晚上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第一天还好,在一家旅馆的角落睡了一觉。可是第二天再去的时候,老板已经派人去巡逻了,老板大概是怕断了他的生意吧。

  赵子明摇摇晃晃的走着,没有任何的目的,一心只想着能好好地吃一顿,可是,他的身上现在连一个子都没有,就跟别说好好吃一顿了。他的肚子似乎有些不满意他的指挥,不停地打鼓反抗,而他却无能无力,只得暗自伤神。想想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如今却吃不饱饭,甚至没有饭吃,简直就有些可笑。

  他刚走了几步就觉得有些走不下去了,便在一家包子店门口停了下来,闻着香喷喷的包子和肉的香味,赵子明觉得肠子被搅拌机搅拌一般痛苦难忍。有时他会想如果他自己是包子店的老板,他一定不会拿出来卖,而是自己一个人把它们全部吃掉,一点都不剩。每每这样想的时候,他都有些聊以自慰的笑笑,可是依旧解决不了肚子的饥饿。他站在店旁想了许久之后,才慢吞吞的向包子店走去,装的平平静静的说:“老板,来两个包子。”

  那个满脸堆肉的老板看也不看他一眼,就从笼子里拿出两个香喷喷的包子,但他并没有把包子给赵子明,而是漫不经心的问道:“钱呢?”

  赵子明听到这句话,耳门子一下子红了起来,脸也随之红了起来,他顿时不知如何是好,本来是想先把包子拿过来先吃了再说的,没钱老板也不会怎样为难他。可是没想到老板却如此敏感,大概是受骗受怕了吧,于是对像他这种衣着不起眼的人格外防备吧。赵子明见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心里像犯了法一般不安,紧张而又不知所措,过了许久,才装着没带钱的人一样,在全身上下都找了一遍,最后不好意思地说:“老板,我出来匆忙,能不能先欠着啊?”

  “不能,像你这号人我见多了,没钱就说没带钱,东西吃了就拍屁股走人。好了,没钱就下次吧。”他说着就把刚拿出来的两个难看而又不怎么大的包子放了回去。

  “没钱就去取钱,耽误我们的时间,真是的。”一个胖胖的妇女嚷嚷道。

  “是啊,没公德心,还我们等这么久。”一群人随之应和道。

  “看他那样子就像个乞丐,真是令人讨厌,饿死算了,免得下次浪费我们的时间。”一个穿着华丽的妇女说道。

  “嗯嗯,那种人一看就是农村来的,看他那寒酸样,看了就令人恶心。”老板说道。

  赵子明在他们的挖苦中离开了,带着满腔的痛苦。要是在以前,听到有人这样说他,恐怕早已经见阎王爷去了。记得小时候,有一个人说他是个矮冬瓜,被他打得睡了好几个月,人家家长去找他,他用扁担把人家打了出来,村里人都不敢去若他。而如今却被一群人当众侮辱,心里有种想杀人的感觉,真想拿起砍刀过去杀了他们。但他没有丝毫的力气,只好狠狠的打了一拳墙壁,一发刚才之气。

  肚子的响声越来越大了,连旁边的行人都听见了,有的人还以为是谁放屁了呢,纷纷用手捂住鼻子。他自己也是忍到了极点,三番两次的去收紧皮带,控制饥饿,最后连皮带都可以绕两圈了。他走着,在一家小摊旁停住了脚步,他仔细看了一眼摊主,是一个慈爱的妇女,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很友善。于是,他便走了进去,在一个满桌剩饭剩菜位子上坐了下来,老板高兴热情的迎了上来,问他要吃什么东西。赵子明看这位老板如此有礼,觉得骗她有些过意不去,就把自己实情跟她讲了一遍。

  听到赵子明的话,她原本满脸微笑的脸顿时拉了下来,失望遍及满脸,收拾剩菜的手也停了下来,怒孔道:“什么?你没钱,没钱你也敢来吃饭,你以为这是哪儿?慈善机构啊。”

  “老板娘,你就行行好吧,只要我找到工作,一定双倍奉还。”赵子明恳求道。

  “不行,走吧走吧,别耽搁我做生意。”老板娘不耐烦地说。

  “你看我帮你做工抵一顿饭钱怎么样?”赵子明再次恳求道。

  “不行,这年头谁还愿意养闲人啊,走吧。”老板娘生气的说。

  子明见没有商量的余地,慢慢地站起身,走了几步又反身过来,对老板娘乞求道:“老板娘,你看这些剩饭你也不要了,给我怎么样?”

  “给你,那我后院的鸡和猪吃什么?”老板娘看也不看他一眼的说。“哎呀,李老板,好久没有来过了,在忙什么呢?”脸上死去笑容突然又重生了,看起来真美,和一品红一样美。

  “哦,最近出差一趟,你先去招呼刚才那个客人,我等朋友来了再点菜。”李老板温和而有礼的说道。

  “他啊,一个农村来的死穷鬼,没钱来讨饭,不用管他。”老板娘笑着说道。

  “什么?没钱吃饭,那你还留着,赶他走算了,哈哈哈,讨饭的,哈哈哈。”李老板小的似乎有些合不拢嘴了,抱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泪珠流了下来。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泪珠,似乎蕴藏着某种难以言会的悲哀。

  那份老板娘顿时收起脸上的笑容,带着一种无情的语调说:“还不滚,不然我报警了。”

  赵子明带着心酸走出小摊,在街道上像一个孤魂野鬼一般飘荡着,漫无声息,死神的脚步不停地在耳边回荡,是人担惊受怕。他走在这条没有终点的道路上,绝望,迷茫,没有丝毫的生机,一切都是那么荒芜,一切都是那么的恐怖。

  出了小摊后,他慢慢地走着,突然眼前一黑,脚一软,他一下子仰倒下去,正要摔在地上之时,他用手横空一拉,不知是哪个好心的人被他拉住了。他怀着满怀的感激正准备道谢时,却不曾想到被对方一拳打倒在地,他毫无力气还击,任由对方无情的揉捏着,像一个毛绒娃娃被小狗撕咬一般。苍白的脸上顿时多了些红晕,像喝了什么昂贵的补药一般,恢复的神速而有效。

  赵子明像一个死人一般,被生活无情的糟蹋着,他要反抗,生活却让他无力,他要生存是,生活却剥夺他的权利。他无力地走着,几次被突然地头晕压倒,遭到同样的款待,吃了几次补药。使他不敢再走人多的路了,他怕再次被人打,也许下一次,他就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幸运了,还能活着。

  他紧依偎着墙壁,一步又一步,一歪一斜的朝一条没有人走的路走去,每每走几步就累得气喘吁吁,无力再走,等于走三步休息三分钟。他扶着墙壁,为了节省力气,他尽力闭着眼睛,尽力少呼气,尽力不说话,尽力低着头……一切能省力的步骤他都尽力去尝试。

  走了不一会儿,赵子明因为无力再继续下去,突然软走在地,看着头顶西斜四十五度的太阳,他没有任何血色的嘴唇微微地颤抖着,轻轻而又无奈地说:“才熬过这么短的时间。”他坐在地上,双手无力地垂着,沉重的头犹如一座大山压在他身上,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极其的机器化,比木偶还僵硬。正当他绝望的闭上眼之时,他看见正对方的石阶上放着一碗饭,碗的边缘极其肮脏,一层黑色的油脂死死的粘在上面。里面有几块肉和一些碎骨,地上也洒了些饭,但没有任何筷子。

  赵子明想也没想的向那碗饭扑去,双手不停的向嘴里塞饭,狼吞虎咽的吃着,可刚一吃就被碎骨卡的个半死,他像鸭子般伸长了脖子,急切的梳理着,喉咙处像设了关卡,无论怎样弄也无济于事。正在他好不容易疏通喉咙时,一条庞大的狼狗从旁边的裂缝中走出来,看见赵子明,急速狂叫起来,咧嘴裂牙的,粘液在牙齿之间来回运动着,喉咙处不停地响着。

  赵子明看见狗狰狞的样子,急忙站起身,缓缓的退着,刚退几步他有折了回去,从饭碗里使劲抓了一大把饭塞进嘴里,然后转身就跑。狗也如被欺压的人突然间有了权力和实力一般,拼命地追着,迟迟不肯放手,似乎赵子明和它有不公戴天之仇一般。

  不知跑了多少条街才摆脱它的追捕,赵子明累得像一个死人一般躺在公园的长椅上,微微的喘着气。当他从饥饿中醒来时,天空中已是黑压压的一片,没有一颗星星,也没有月亮,只有满地的灯红酒绿,霓彩红灯。赵子明望着天空,想起了向下乡亲们的容颜,想起了共聚一起的时光,想起了他们在一起有福同享,一起喝酒吃东西的日子。

  他流着泪回忆着他的故乡,他的朋友,他的亲人,眼睛在黑夜中不禁模糊起来,他叹息说:“伪装在黑夜下的彩色城市永远比不上星空下的乡村美。”说完便再次进入梦乡,和家乡的人相聚一堂,共度美好时光去了,不曾在回到城市中来。

您正在浏览: 沧田世事之小乞赵子明
网友评论
沧田世事之小乞赵子明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