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情感故事 > 若友不安,我怎入眠 (M站)

若友不安,我怎入眠

分类:情感故事  时间:2021-04-18  编辑:pp958

  天黑黑,路人归,文网盼友回。

  铭记缘,永祝愿,望你健康回。

  ————-题记

  若,时光可以倒流。请许我重回与你初识的年代。那时,你寡言,我亦少语。你我都只是普普通通喜欢文字的人,我们习惯了将自己沉浸于文字的海洋中找寻快乐和满足,不理会,他人的闲言碎语;不去想,凡尘的俗世喧嚣。

  聚于文网,此乃上天注定的缘。驻足于此,我庆幸在这儿能结识到有共同爱好的兄弟姐妹!虽都是未曾谋面,可是只言片语间我便能感知到各位文友的热情,以及那些无微不至的关怀。论年龄,我在文网算是比较小的,我习惯于喊比我大的文友为哥哥姐姐,这并非是我随便。只是在我心中,我早已将文网看作是一个家,一个有着多位哥哥姐姐的家。感谢文网,感谢那些曾给予我鼓励的人。文网情真,似海深。习惯了默默的品读文友们的佳作,在文字间找寻触动心灵的感动。感谢你们,是你们赐予我视觉上的饕餮盛宴。犹记那些温暖人心的字,犹记那些让人如释重负的文章,不曾想,文字竟可清心洗肠。这让我不禁想到当年的伟人鲁迅,选择弃医从文之事,也正是因为如此吧!

  那年初识,我们都很开心。那时的开心,开心源于你的健康与快乐。那时你,没有病痛,每日笑靥如花。乐此不疲的对友友点评文章,说着那些鼓励的话。你的好,我们有目共睹。我猜想,文网记住你的人,应该是多不胜数吧!你如此的好,但却是选择不辞而别的离开。离开文网这座家,离开家中的兄弟姐妹。你的苦衷,我们懂,我猜想你如今是不是一人躺于那张冰冷的床上,强忍病魔的摧残。不能与我们寒暄,不能与我们谈字论文。你可知,我们是何等的想你,是何等的担心你,担心你的衣食,担心你的行动不便。好想,去远在千里之外的地方找你,然后静静的守在你身边,就算,只是和你说说话,就算,替文网的朋友照顾你也好过一切。可悲,可叹于如今连你身在何处都不知晓,还何谈相见!此时,只感觉谁人所说的那句距离产生美,不再是那么美。距离,在我看来,只是一道无形的墙,摸不着却穿不透,始终阻挡我们的墙!

  初入文网,犹记你那张清晰的头像,头像中洋溢的笑,像极了那三月的桃花,深情且灿烂。你的文字,清新典雅,不落俗套。一直以来,我都视你为榜样。不断阅文写文,学习写作技巧,以能与你有同样令人羡慕的文笔而不懈努力。你可知,曾看到你又出佳作而替你高兴?你可知,曾看到你的到访点评我欣喜若狂的模样?而如今,听到你生病的消息,我只能将自己关于房间,一遍一遍的听着那首《孤星吟》,尔后感叹世事的不公,好人的不幸。若说,这就是所谓的劫数,那真不知,劫数为何总会落于好人身上?

  请允许我的冒昧,冒昧的喊你一声姐姐,我不幸的好姐姐。我生性孤僻,不喜与人聊天,上也大多都是隐身,只是看见了有熟识的好友才会寒暄几句,失误于未曾看见你所留的联系信息,以至于从未和你聊过天,但那份沉淀心底的友情,是语言所无法描述的。得知你的不幸,全是因其海哥的文章,字字叹惋,句句感伤。不知有多少友友看之潸然泪下。当日与文网几位及其要好的文友谈到此事,都恨不得马上就去看你,看我们素未蒙面,但却及其要好的你。只是,都不晓得你的地址,只能做无奈状祝福!

  琉璃月光酒,杯中尽藏殇。孤君饮浊酒,空杯落地,散落的是那一抹化不开的哀愁!空悲叹,悲叹于我们这些所谓的友,在关键时刻却是如此的无能为力。平时供我们阅览写作的文字,在此时也显的如此苍白。暗夜昏黄的灯,灯下独饮的酒,自以为酒精可以麻痹牵念的神经,却没料到挂念竟变得愈加的强烈!

  若说,难得的缘,聚于此,也要散于此。那我情愿如初的不曾相遇,继而相知。我情愿我们都只是擦肩的路人,这样也好过如今的难舍难弃!

  凝聚祝福,为你撑起一张情谊的屏障,为你挡雨,为你遮风。若姐姐可以看见,可看见我们的祝福,请记得照顾好自己,不为你,为文网的兄弟姐妹。因为我们缘聚文网,我们同为一家人。

  祝福在心,莫问她是谁。此文,献给文网备受牵挂的友,唯愿她安好一世,幸福一世!

  ぷ鰙塵ヤ

您正在浏览: 若友不安,我怎入眠
网友评论
若友不安,我怎入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