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五里桃花,如诗如画 (M站)

五里桃花,如诗如画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2-04-24  编辑:小景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多少姹紫嫣红,可怜最终都被雨打风吹了去。就像那陈年的旧事,渐渐地被无情的岁月尘封。关于桃花,于曾经的我而言,不只是一种偏爱,其间还深藏着一份情结。随着时光的流逝,如今,这份情结已演化成了情“结”。情没了,一切就结束了。所幸,江南三月,桃花还在,依旧笑春风。

  周末的黟县五里,游人如织。不要说村里宽大的停车场里停满了来自华东六省一市的旅游大巴,单看村外大道旁的私家轿车排起的“一字长蛇阵”,绵延数里,前不见首后不见尾,你就能想象小小的五里村名气究竟有多大!

  在这如画皖南的深处,五里村,犹如养在深闺的少女,因了那环绕小村四周的成片的桃园,声名鹊起。渐渐地,她掀开了那层神秘的面纱,向世人尽情展示她的娇羞妩媚,绽放她的美丽风姿。

  登高远望,池塘畔,水车车水;春水流,群鸭嬉戏;堤坝上,人声鼎沸;大道旁,民居静立。小池春水澄澈碧绿,倒映着青砖黛瓦马头墙。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那倒映在水里的徽派古民居也随之微微地颤动。其景之秀美,既像一幅色彩鲜明的水墨画,又像一首清丽婉约的花间词。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再入桃花林,再看那桃花,我没有了感慨,亦没有了叹息。阳春三月的明媚春光,教我懂得了珍惜,学会了放下。

  心淡如风,笑魇如花。我牵着女儿,穿行于桃花林中。桃花或粉或红,或含苞或绽放,灿若云霞;我与女儿或坐或立,或俯视或仰望,人面桃花相映红。彼时彼刻,我的眼里只有女儿,只有桃花,只有那一派大好的皖南春光!

  站在小山坡上,放眼远眺,在成片的粉红之中,间或点缀着几点白或黄。白得像雪,那是梨花或李花;黄的是金灿灿的油菜花。在那一片山林之间,稀疏的徽派民居反倒成了若有若无的点缀。

  仰望晴空,蓝汪汪的,偶尔会飘过几丝云彩;煦暖的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一霎时,有清风拂来,吹动了缠绵于桃树枝头的花瓣,她们飘飘洒洒散落于地。拾起一朵落花,我嗅到了大自然的芬芳清香,不禁想起了龚自珍的名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这就是我眼中皖南的春天,如诗如酒,如歌如画。

您正在浏览: 五里桃花,如诗如画
网友评论
五里桃花,如诗如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