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民间的花 (M站)

民间的花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2-04-24  编辑:pp958

  散文:民间的花

  葛海林

  我曾经在乡下生活多年,惯看那片土地上生长的来自民间的花朵,它们快乐的脸蛋,充实的表情以及不改其志的乐天情怀和达观气度让我感慨涕零,至今都难以释怀。

  那些来自民间的花,总是扎根在贫瘠的山地或是奇绝的陡崖,只要有一点雨水,便在春风之后挺起脊梁,在广袤的原野抑或陡峭的山崖彰显出生命顽强坚韧的底色。它们就是田野上山峦间小溪旁沟垄侧的狗尾巴花、打碗花、蒺藜花,甚至通常普通得造物主连名字都没有赐予,便草草来到了民间。一个夏天的滋润后,它们往往会迅速地开花结果,在乡下人枯燥的生活之间散发出久违的芬芳。它们伸展着自己强壮的根茎,把对人生的理想诠释在天空和大地之间。深秋时节,它们为了延续辉煌,把花萼上成熟的花朵的种子随风弥散在村庄的角角落落。也许没有人会记得他们平淡的一生,但是岁岁年年都离不开它们的陪伴,要是哪一年天气大旱,这些民间的花三三两两的绽放,人们就会叹息春天的色彩太过寡淡和失色,所以,那些生活在民间的花朵倒是乡下人的精神魂魄,倔强中略显傲气,沉静中透着几分热情,淡泊中充满了追求。

  那些来自民间的花,不只会在土地和沟沟梁梁上扎根,它们还会盛开在乡下女人的手中,那些在乡下被奉为圭臬的女红,通常会成为它们生活的空间。也许在城里人看起来只是货郎担叫卖的几把花红线,可是一旦到了乡下女人们的手中,就会葳蕤生动起来。什么孔雀回头看牡丹,鸳鸯戏水,莲开富贵等等,把乡下人的日子顿然间耀亮起来。也许正是凭藉这些盛开在粗布鞋垫或者丝绢刺绣上的民间的花朵,乡下人的光景就充满了快意和豪情。那些民间的花就一枝枝扎根在乡下女人手中游走的针脚,把多少对未来的希冀和畅想都淋漓尽致地绽放在眼底。

  来自民间的花,也会在乡下人的面食作品里复活。在乡下,只要到了七月十五祭拜五谷神的日子,女人们就会投入蒸面羊的竞赛中。她们纷纷拿出手中的看家本领,庄严地投入面塑艺术的角逐中。因为她们深知,这不仅是一年中乡下女人最较近的季节,谁家的女人手艺巧,将会在这时见分晓。所以她们往往会憋住了劲,要在这个季节显山露水。况且为了让五谷神保佑自家地里的农作物不受山猪、兔、獾等动物的伤害,或者免遭蝗虫暴风冰雹的灾害,她们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向五谷神进贡的好时机,她们不想惹五谷神,都铆足了劲毫无保留地拿出自己的手艺来取悦五谷神,所以此时的乡下,就成了面塑艺术的海洋。那些民间的花就附着在乡下女人的手中,活脱脱地在金猪拱福、吉庆有鱼等面食中鲜活起来,把夏日里乡下的日子装点得美轮美奂别具一格。因了这些面塑的花,那些手艺精巧的乡下女人,没有少受别的女人的艳羡,没有少受自家男人的亲热,当然它们被男人们供奉在五谷神庙里的面塑,也招来了五谷神的欢喜,有法力无边的神仙的保佑,乡下也就拥有了殷实的夏日和丰硕的金秋,那些民间的花也就庆幸没有白白地开放。( : )

  阔别乡下二十余载,我至今都十分怀想生活在民间的花,经常梦中依稀闻到那种淡远温馨的馥郁气息。于是就无端地思念起故土来,希望在某一个休闲地日子,走回那块生长快乐和传奇的土地,打量一下属于民间的花的别样容颜。

  作者简介

  葛海林,笔名飙柯、海雨,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平定县作协主席,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编剧专业。诗歌、散文、小说散见于加拿大《北美枫》《散文世界》《中国散文家》《散文诗世界》《中国国土资源报》《山西日报》《三晋都市报》等文学报刊百余万字。曾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报告文学《东升》;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专著《地火》;2009年1月15日山西作协《黄河》杂志社专门在阳泉召开了长篇小说《地火》研讨会。诗歌曾获全国青年短诗大赛佳作奖、全省职工诗歌大赛三等奖。入选“世界华语诗歌大展”、迎祖国六十华诞”全国文艺家作品邀请展、山西省工会《大地的收藏》作品集、纪念汶川地震的大型诗文集《爱在天地间》。2009年底被《中国诗歌在线》期刊评为2009年度中国诗人。散文荣获建党90周年第一届“和谐杯”全国散文创作大赛优秀作品奖。入选《山西中青年作家作品精选》。小说在2010中国作家金秋创作笔会上荣获一等奖,入选《中国作家创作书系2010中国作家创作获奖作品集》。

  通联地址:山西阳泉平定县新建路189号东升煤业集团公司五楼邮编:045200

  电话:0353——06899

  邮箱:@。com

  haiyu96@2008。sina。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

您正在浏览: 民间的花
网友评论
民间的花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