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我的“苦难”二十四小时 (M站)

我的“苦难”二十四小时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2-01-10  编辑:小景

我的“苦难”二十四小时 标签:我的中国梦

  ??晚上八点多,儿子快放学了,我看了看表,放下手中的书,想着要不要把锁着的门先打开。

  ??以前,我从外面回来,儿子会站在门背后,调皮地看我按门铃。按一次,不动,按两次,还不动,按到第三次的时候,他才哐地一声很快地把门拉开,之后,丢给门外恼怒的我一个灿烂的笑容,令我的满腔怒火霎时化为乌有。

  ??不如也给他一个意外吧!于是坐在门口的沙发上,倾听他上楼的脚步声。哐,哐哐,哐,有力的脚步声终于在寂静里响起,不像是走路,倒像是要用力踩死一只只癞蛤蟆。近了,又近了,估计快到门口的时候,吱呀一声,把门打开。儿子满脸不悦地停着了,“吓人呀,你!”他白了我一眼。

  ??“怎么吓你了?”我悻悻地关上门,不解地问。

  ??“夜这么静,正走着走着,门吱呀一声自动开了,还不吓人?”

  ??这个我还真没有想过。他走进门来,不理会已经愣着的我,四处张望着。先是往沙发上瞧瞧,再到书桌上翻翻,又到床上看看,末了,焦急地问:“我昨天看的数学试卷,你看见了吗?”

  ??在他的问话里回过神来,记得昨天中午,他确实把一张试卷摊开在地板上,斜趴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那时,就想说他,让他坐好了看。这下倒好,找不到了。

  ??提醒他道:“你不是趴在沙发上看的吗?好好找找。”

  ??他返回来,把沙发垫子掀起来,然后,又爬在地上,往沙发下看了看,还是没有。帮他像大扫荡一般各处翻了一遍,也没有。时间在一点一点流失,怕耽误了他睡觉,告诉他,明天替他找,他不放心,但也没有办法可想,只好作罢。

  ??第二天早上,睡意朦胧中,知道儿子已经悄悄地上学走了,老公在悉悉索索地穿衣服。之后,是呱哒呱哒走来走去的脚步声,快乐的口哨声,和哗啦哗啦噪杂的流水声。过了一会儿,四周静了下来,他上班走了,诺大的室内,只剩下我一个,我又沉入到酣梦中。

  ??梦里来到野外一片寂静的山林,有很多小鸟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其中一只唱起婉转的歌来,甜美的声音清脆悦耳,像是山涧清泉叮咚着流淌。一个巨大的啄木鸟落在一棵枝干横逸的老树上,它也不肯闲着,“梆梆梆”地做起工来,似乎谁的敲门声。声音忽重忽轻,忽急忽缓,一会儿,又好像发怒了,重重地在树干上敲啄起来,像是鼓手在拼命重复地敲着曲子里一些音节的重音。

  ??恍惚中,又似乎谁家来了客人,叮咚叮咚的门铃声,和梆梆梆的手指敲门声交替着反复回响。

  ??主人不在家吧,这样想着朦胧睡去。

  ??过了许久,敲门声清晰起来,似乎有无限焦躁。忽然间意识到,是不是我家的门在响?不再迟疑,马上睁开眼睛,从床上挑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时,老公赫然站在门外,英俊的脸因恼怒而憋得通红,看来要大发雷霆了。

  ??果然,他气冲冲地骂道:“猪啊,你!”

  ??和他向来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肯服气谁的。反过来骂他:“你才猪,谁让你出门不带钥匙的!再说了,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就不允许我睡着了。”

  ??阿弥陀佛,总算为自己找了台阶下。

  ??幸好,他有别的事,才不和我一般见识。开始东找找,西翻翻。天哪!不会也丢了东西吧!

  ??“快帮忙找找,我的摩托钥匙找不到了。”原来他从家里出去,走道楼下,摸遍了所有的口袋,怎么也找不到摩托车的钥匙,才又返回来,反而被拒在门外很长时间。

  ??觉得惭愧,于是,帮他进行了一次鬼子进村似的大扫荡。床上,茶几上,柜子上,以及角角落落,都翻遍了,也没有见到钥匙的影子。最后,他只好抱起一个大箱子,坐公交车去上班了。

  ??上午,把室内的东西细心地整理了一遍,打扫了各个房间的卫生,始终没有见到儿子的试卷,倒是在床底下,找到了老公的钥匙。

  ??做完这一切,久久地靠在沙发上休息。阳光斜射在地板上,灿烂,明媚。楼下车轮轧轧,小贩的叫卖声偶尔响起。

  ??我想在平凡而又平淡的生活中,老公和儿子都有太多的喜怒哀乐,一种表情总嫌单调,他们会在一种表情里面隐藏无数个变数,让我去猜测,去适应。他们总是糊里糊涂,丢掉很多东西。不光他们,也包括我和你。司空见惯的东西,我们会随意丢弃。等到用起来的时候,才发觉,最珍贵的东西,原来曾经在我们身边,被我们漫不经心地丢掉了,包括物质的,精神的,金钱、健康,及亲情、友情。?

  文/花影妖娆

您正在浏览: 我的“苦难”二十四小时
网友评论
我的“苦难”二十四小时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