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炮仗花篱 (M站)

炮仗花篱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2-01-10  编辑:pp958

  初掌师范学院附设实验国民小学,系在贺伯台风肆虐台湾之际。灾后巡视校园,看见围墙上方竟然架设着铁丝网,无论当初之目的为何,总觉得似乎与教育理念有违。考虑如果将之拆除,也得花费一番工夫,几经思考结果,乃决定予以绿化,藉以产生所谓的绿篱效果。

  选用炮仗花,主要系基于其攀爬能力以及开花时节的考虑。由于铁丝网的承载力不高,又容易腐蚀生锈,因此枝体轻盈、攀爬容易、且能木质化后取代铁丝网者,乃被列为最优先考虑之花种。另外,炮仗花的花期很长,从十二月中旬开始,一直到来年二月份,皆是其开花季节。这样的花期,正好跨越国历和农历两个新年,届时如能见到满园倒挂着串串橙红鞭炮,也可凭增一些过年的年节喜气。

  炮仗花原产于巴西,属紫葳科,又称炮竹花、黄金珊瑚、炮仗红、火焰藤、三爪花。常绿藤本植物,枝条可长达20公尺以上,茎具蔓性,并会从茎部长出三叉状的卷须,以利攀爬。花色为明亮的橙红色,花型呈长筒状,顶端四裂,裂片会反卷。花朵多聚生于茎顶及或叶腋,圆锥花序,每一花序约有20至30朵花,先后依序开放。炮仗花不仅是盛开时的花海令人惊艳,小花开放后还会悬挂在花丝上,远看很像金色的雨丝,所以炮仗花又有一美丽的别名──黄金西北雨。

  植栽一年多之后,炮仗花篱开始成形。六十周年校庆前后,正值扬蕊吐艳时刻,满篱花开春色洋溢,颇有张灯结彩之气势。随着季节的更替,从仲冬转为孟春,在橙红花朵逐渐凋谢之后,炮仗花篱又逐渐恢复了原本的绿色。满目绿意泼洒,生机盎然蓬勃,在长长的围篱之中,无尽的绵展,细细地铺陈。

  时维三月,序属仲春。三月中旬的周一清晨,我踏着春天的脚步走入校长室。习惯地打开阳台边的窗户,却蓦然发现,原本业已干净近一个月的阳台地面,又再度洒落零星的橙红鞭炮。本能地举头一望,才惊讶于满棚的绿意里,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又突然为橙红花苞所点缀。除了不禁感叹平素的琐事烦身,以致于错失很多品尝大地飨宴的机会之外,也更进一步领悟到在钟鼎山林两种不同意境中,那份深层内蕴的真谛。

  其实,校长室阳台的上方,炮仗花也一直谨遵时序。串串橙红的鞭炮,从十二月中旬开始,一直点妆至农历春节过后的二月。仲春三月之际,炮仗花期已过,之前满地的缤纷落英,也随着花期的远离,而不复再现。繁花落尽之后,炮仗花又恢复原本的绿意。花儿没了,蜜蜂也就不再打扰,一切似乎逐渐归于平静。

  怀抱着疑惑的心情,信步走出户外,却见围墙上方的炮仗花篱,也同样展露着无限的春意。此期的炮仗花,仍然复演原先年末岁初的开花序列,由阳光普照的地区开始。只是这次的炮仗花数,显然已不若第一次的繁密,而花期似乎也比第一次为短。

  基本上,炮仗花的这种花期展现模式,的确有别于其他的开花植物。因为,一年能有两次花期的植物,原本就已不多见;更何况是两次花期前后紧临,那就更属奇特了。炮仗花为何会有此一特殊的开花状况,基于对物性与自然因素的了解有限,不便妄加推测。但是,如衡之于其背后所隐涵的哲理,则就有足堪思考玩味的空间了。

  在教育的过程中,我们似乎也应妥适地保留一些空间与时间,以让受教者能够藉此自我省思、自我调整、以及重新再出发。当然,此一自我省思与再出发的间隔,也宜愈接近愈好。因为,时间能冲淡斗志,锐气也会逐步消靡,把握重新跃起的时机,方能发展出另类的生命风华。

  在观察炮仗花篱一段时间之后,我的心着实有了一些感触。因为炮仗花开花时间的迟早,显然受到天候因素的影响颇大。而这些因素之中,除了气温的高低之外,日照的充足与否,可能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因素。因为我发现,凡是日照时间较长的区域,炮仗花不仅开花时间较早、花数较多,甚至花期似乎也较长。

  和风煦日,是任何绿色植物所必要。只是因缘于情况的差异,并非所有的植物皆可如沐和风、普被煦日。因此,栽培者对这些处于比较不利地位的植物,不仅不应加以排斥,或只是顺其自然发展而已,反而更应给予它们更多或特别的关怀与照顾,让这些地处不利环境的植物,也有展露其风华的机会,虽然它们可能无法像其他植物那般的灿烂。

  换个角度思考,多样化的物种,多样化的生态,甚至同一物种的多样化发展,这些交错的因素所建构出来的自然世界,可能比单一物种、单一生态、单一发展的环境,更具有可资观赏的视野境界。虽然,有些植物的发展,可能不见得很好,甚至于真的不佳,但是由于它们的存在,却能使我们的生活因之更加充实,生命也因而更有意义。

  犹记得在小学担任教师时,曾遇到一位已经五年级了,却仍不会写自己名字的学生。为了让这位在学习上有挫折的学生,能够把心思留在学校,所以我便征求全班同学的同意,任命这位学生承担照顾花圃的工作。有了全班的认同,着实让这位学习不利的学生,感到受宠若惊,因为这可能是他平生第一次获得如此的殊荣。

  往后这位学生,也真的将全部的心思,都投注在照顾花圃的工作之上,清晨七点一定抵达学校,周休假日也必然到校照顾花圃。投入了心力,花朵开得格外灿烂,也让他在同侪之间,建立起了可资沟通的有力桥梁。随后在同学热心的协助下,他开始学习认字、写字,甚至于背诵课文,虽然此时他已经是五年级的学生了。

  一直到现在,他们班上的同学仍然时常聚会,这位学生当然也是其中的一员。在最近的聚会中,他们提起了那段相处两年的童年往事,希望我能够再度如同小学时代那样,带领着他们重游地处学校附近的高雄澄清湖。虽然那段时光,至今业已飞逝近三十载,而他(她)们也从当初的小萝卜头,变身成为别人的父母了。

  大地复苏,炮仗花篱启新页;春雷惊蛰,再生炮仗展红颜。终究,自然无尽,学习有涯,如能在有限的人生历程中,善用自然感性,以补自我理性之不足,则生机将可无尽,而吾心亦能绵延矣……

您正在浏览: 炮仗花篱
网友评论
炮仗花篱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