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淘书小记 (M站)

淘书小记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2-01-10  编辑:pp958

  淘书小记

  生性喜欢书,没有办法。不买不买又买了,不淘不淘又淘了。看见别人买书自己眼馋,看见中意的书,不买心里失落。许多好书与时下物价相比确实不贵。但芸芸众生爱书的人还是不多!

  上午11点半吃过早饭就上街了,斤价书没有出来,就到地摊。这里比昨天又添了两家,都是往年的老主顾。好书是有的,也不贵,可惜我都有。买了一本2012年第10期《书法》杂志。自从书刊大提价以后,好几年没有再订阅这个杂志,现在每期16元。这一本新崭崭的,连里边加送的一幅翁同龢的书法日历也没丢失,只要5元,就索性买了做个样本。又买了一本民国时期哀艳小说名家冯玉奇的系列作品之一《小红楼》3元,之后又买9本2013年的《半月选读》,我之所以喜欢这个杂志,就是她的文化含金量比较高,都是买的一元一本,而且基本都是全新。如果订阅每本5元,还不知道能不能收齐。现在的投递员素质低下,书刊报和信件除了挂号,平寄的几乎收不到了!所以近三年来,我什么也不订了。

  书摊前见保伟及布衣书生,都是爱书的朋友,年年在此汇集,想来也是可悲可笑!布衣书生买了一本《郑板桥诗文集》、一本《鲁山历代诗注》各5元。保伟没有买。说:太贵了!他常去宝丰,说:那里的书既多又便宜。并且相约,正月十一马街书会时可以一起去。我对马街书会不感兴趣。但是保伟说,买书要趁有会时去,其他时间是没有的。并且说杨庄的物交会是每月初一、十一、二十一,初六、十六、二十六,逢了这些日子都可以去。但是我想,初八他们建筑队就要开工了,十一去的话,就得请假,耽误一天就少发一天的工资120元,这样太不合算了。所以我说初六去吧,保伟说;好!然后我们就分手了。

  我和布衣书生打道回府。这是下午4点左右,大街上人满为患,车流拥塞。据说,县城人口现在已达30万人,一到节日期间,向阳路、顺城路总是人挤车车挤人水泄不通。我和布衣在人车的夹缝中穿梭向前。终于到了布衣门口,该要分手了,布衣邀我去家小坐,想想回家也没事情,就索性去看看他最近淘到的宝贝吧!再说,前两天的邀请都爽约了,借此也好弥补一下。

  布衣一家三口住的二楼,儿子明年大学就毕业了。他们这套房子是前些年买的二手房,那时他有一块宅子地在墨公路南端路西,现在是黄金地段,可惜卖了那块地,买了现在的这套房子。当时是觉着盖房子太费事,不如买现成的,又离学校近。这才做了一件后悔事。不然,那块地要留到现在,最少也能卖它20万。世间事就是这样,很少有人能未卜先知。

  布衣是二高的教师,为人方正,书瘾极大,和我是一丘之貉,总把书看得像命根子一样,遇见买,跑着买,年年买,月月买,如果不随时添几本新书,那生活真如爵蜡一样寡淡无味。所以,日积月累,布衣的书也满满塞了两个大立柜和两个大书架。布衣喜欢爱书的朋友到这里来,一起谈书聊书,如数家珍般向你展示他的骄傲。我怎么觉得这满县城30万人,若是论好书成癖,拿一句三国话说;惟使君与操。

  在布衣书斋坐了一个多小时,喝了两杯铁观音,再一次翻检了他的藏书,和近来买的,真有点惺惺相惜敝帚自珍感触。他昨天买了60元钱的书,今天又花了10元。别人进庙烧香消灾祈福,我们呢?也许唯有买几本书才能得到过年的快乐吧!人的想法不同,追求也大异其趣!

  惜别的时候,我们相约,初六和保伟再到宝丰杨庄去淘书。不知道不说,知道了地方,如果不去,还真是食不知味,夜不安枕。虽然我们都穷,但是,买书是现在唯一最便宜、也最快乐的行之有效举措啊!有钱人一掷千金灯红酒绿,那是人家的嗜好,吾辈书呆子,也只长了一双识文断字的火眼金睛。不想与青蚨共舞,只愿与脉望为邻。

您正在浏览: 淘书小记
网友评论
淘书小记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