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礼泉漫记(一) (M站)

礼泉漫记(一)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1-11-24  编辑:pp958

  2011年我参加我们团队的陕西省农业专业合作社调研,去了陕北宜川县。在一个合作社调研的时候,很巧理事和我同姓。最后得知他的父亲在修他们的东良村的强氏家谱。我便很好奇,也很感兴趣就让他帮忙联系他的父亲,我想去看一看家谱。在征得带队的马老师同意下和几个队员去见强老先生。

  在一个小吃街见到了强良老先生和他的侄子强俊钊老先生。他们先是给我们叫了几碗面,又和周围一同吃饭的食客说笑,远处的店家也在招呼,好像这里的人都认识他们。这俩老先生是叔侄俩,一个72,一个73岁。他们奔走于陕北,还远去山西洪洞县考察,考究其东良强氏源流,也积极和陕北其他县的强姓村落联系,探讨是否有关系。所以他们见到我这个来自周至的强姓也很惊奇,他们也问我们这边强姓的状况,但是我没能回答上来。我就打开了那个强氏族谱的手稿,详细的翻阅,可以看出他们是很辛苦的。两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在四处奔波调查探究,去西北大学请教,去陕师大请教,还要查阅文献,做些繁重而又不得不细心的文字撰写工作。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在离开时我向两位老先生许诺一定回去调查清楚,我们村的强姓来源于何处,是否与他们那里有关系。我当年过年就去调查但是不了了之。我也未曾放下这件事。这期间两位老先生来西安给我打电话,看能否见面,我均忙于其他事,没有时间去见。直到去年强老先生给我打电话说家谱出版了要送我一套。费尽周折终于拿到了《强氏族谱》,我闪进地铁靠着扶手,就阅读起来,当时感觉丝毫不亚于别人拿着ipid边走边看的感觉。

  回到学校,我一鼓作气看完了族谱。当时就考虑换我的网名,就用了强姓来源的一种说法来自春秋的公孙强,所以我就叫了公孙强子,意即为公孙强的子孙。我也从此便下决心今年回去一定要弄清楚我们的强姓来自于哪里。

  过年回家,把家谱让父亲看了,父亲很支持。他知道我这几年在外做调查,他和我聊天时,就老说我们这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做的社会研究,给社会看病。我瞬间觉得父亲比我有知识多了。他就带我去村里,去找年龄在七十岁以上的男性老人,去了解村落的历史文化。后经走访了几个老人,终于有了进展,原来我们村的老先人和礼泉史德镇某村的老先人是一个人。曾在很多年前,我们大年30晚上要去礼泉史德镇守先人,就是挂一副“yong”(音,未找到准确的字,就是上面会写昭穆之位的)后世子孙祭祀跪拜。不知道具体那年,我们这里的人嫌远,就从礼泉史德镇某村把”yong”卷回来了,自此不再过去,那边只好重描了一副,据村里老人说是那个老“yong”是皇明开头,那就是明朝的,那个是最早的,现在大多是皇清。

  知道这一情况我便兴奋的给强老先生打电话把情况告诉了他。他还是那句话,不管如何“天下姓强是一家”。

  后来又去了我们邻村老堡子寻访,因为我们村子在清光绪十年从老堡子迁出的,经过了解才得知当时因为发大水,我们姓强的大部分迁到现在我们村庄的位置。老堡子还有几户,第一次去,人没在,第二次又去终于见到主人,他提到了一件事就是礼泉史德镇的人来过一次,问过。

  自此,我就对礼泉更有着亲切,我们的亲戚在那里,更因为那里有着我们这一支强氏血脉源流,后来回到家,给父亲说了。父亲说我给你钱,你去礼泉看看。我倒是真的想去看看,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到礼泉史德镇去看看。这个将是我放不下的心事。

  袁家村

  自小不知道为何在周至总能收到咸阳的永寿、兴平、礼泉等电视台,但是总是些卖那些难以启齿的补肾壮阳、美容、治疗青春痘、或者其它不知名的药品,所以我对礼泉的印象也不是很好,但是从不知它的来历还是那么的让人叹服。清康熙《陕西通志》卷3:醴泉“在县东南三十里,周数十步,深不可测。汉宣帝时涌出,闻其味如醴,故名。隋置县取此”。还未到县城就看到了渭北地区普遍有的苹果树。走着高速差不多40分钟就到了县城,然后见到了我们的朋友刘老师。他是算是性情中人,不拘小节,有股文人普遍的气质,他待人真诚(未完待续)

  在这里,你将透过我的文字,用你独具的慧眼和我一起发现、了解、探讨社会、人生。且行且思。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账号:luxin2014

您正在浏览: 礼泉漫记(一)
网友评论
礼泉漫记(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