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冷风吹 (M站)

冷风吹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1-09-13  编辑:小景

  鱼肚般的银白在远处蔓延,日出也浮在了眼前。一切依然如往常---三三两两的人结伴而行。另一边的灰蓝色的深沉的天空笼罩着着忙碌的人群---有些在欢笑畅谈,有些在追赶奔跑---他们也是一群值得羡慕的人---富有生命的朝气,那朝气如冬日的暖阳。

  冷风刮来人群散了,远去了,离开了。

  忽的,发现那人落单了,她的伴去哪儿了?为何她面无表情,也看不出任何悲伤?兴许是麻木了吧,又或者心中充满希望。

  她是行者,一生在追逐与梦想的起跑线上。然而她有些倦了,汗珠爬满了她那苍白而憔悴的脸上,她有些迷茫,她不知道在坚持什么。忽的,一阵冷风吹来,将那汗水也吹凉,她瘦弱的身体不禁打了个寒战。她擦了擦汗水,整理了行装,又踏上了追逐的路程。

  恰巧的,一阵冷风又刮来,那风,似乎在嘲笑她,笑她软弱的肩膀并不能撑起一片天。她抬头,望了望这深沉的灰蓝色的天空,她笑了笑,有些苦苦的,也有些甜甜的,如浓稠的咖啡。一片枫叶恰巧飘到了她的脸上,那枫叶在他看来不过是普通的一片罢,又念其与自己几分相似,着实有缘,便放在了书里珍藏着。

  又一阵冷风吹来,见这阵势,是下雨吧。

  她决定休息片刻,待雨停之时再出发启程,便早已废弃茅草屋歇息。大雨泼下,这弱不禁风的草屋哪能够经得起这折腾?此番屋外大雨屋内小雨让行者猝不及防,可这冷风又一刮,鸡皮疙瘩就全跳出来了。行者蜷缩于一角落,微微颤抖着,嘴唇发紫。

  这场雨给行者带来了一身病,行者便一病不起,可四处无人问津,这得听天由命,自生自灭。行者本以为将葬身于草屋之内,其实她早已做好了打算---死也或许是上天的一种恩赐。无意中翻开书,看到了那红如火般的枫叶。那时,她明白这不仅仅是一片普通的枫叶,它是生命希望的曙光,它是生命诠释的乐章,她是激励人上进的呼唤。也因此,她的病情也得到了好转。

  行者康复后又踏上了征途。她心中有些愧疚,认为枫叶的愿望是停泊,是安定,是生命的美好的象征。可直接,却一心逐梦的天涯沦落人。她真的爱着枫叶,她也明白枫叶深爱着她。否则,它不会在她危难之时鼓舞她生的希望。她深知,叶帮自己不少,而如今自己要带着也东奔西走,实在自私,是在愧疚难当

  行者将叶交给了老者,并祈求老者好生待之。此时,也与行者彼此不舍,行者承诺,梦达之际,则长伴叶之时。叶也忧虑,自己会影响行者前途,于是狠心吞下泪水,“绝情”与行者分离。

  行者此时心中满满都是愧疚,愧疚当初将叶托与老者之手,让叶心痛不已。可此时,叶也何尝不是如此?心中本想与行者终生相伴,却为行者着想,说出违心话。

  老者见其如此为难,便以善意的谎言告诉行者叶会承诺待他梦成之际;告诉叶,行者必回回来找它,且决心不会抛弃它。听了这谎言叶与行者感动之至。

  行者对于她的梦想的追求越发坚定,那阵冷风再次吹来,她习惯性的颤抖,嘴里却笑着,此时的笑,有深深的暖意,也有对叶的深深的思念,她知道也一定会在等着她。

  多年以后,行者虽未成功,但她着实发现了她的新梦,一个更为清晰的梦---与叶共度余生。多年的漂泊让行者无时不刻牵挂叶,才发现叶,才是令站梦回萦绕的终点站。

  此时海边那一轮的夕阳,是唯美温馨的,只因为身旁的人是也。

您正在浏览: 冷风吹
网友评论
冷风吹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