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土坎上的野旋花 (M站)

土坎上的野旋花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1-09-13  编辑:小景

土坎上的野旋花 标签:笑猫日记之塔顶上的猫 地球上的星星

  一直以来,像许多人那样,我不知道旋花这个名。直到有一天,在一本药材书上看到它的学名图片,才知道有这么好听学名的小花,在我们这里到处都是,土坎边、乱石中、农家门前的篱笆旁。

  我们叫它打碗花,也有人误以为它是牵牛花,其实它们只是近亲。牵牛花蓝紫色或紫红色,是那种神秘魅惑的色彩,它只有一种颜色:远远看去,那种白,纯的一尘不染,走进才看到白色的花蕊周围有一圈紫红色,而这种红一直蔓延到喇叭型的花冠中,若隐若现。原来它也有一丝娇媚呢。它比牵牛花要大些,花冠厚重很多,给人大气凝重的感觉。牵牛花是一年草本,它是多年生草本。在每一年的夏季,它都会重新开放。

  刚从书上看到它的时候,不知道它开的那么随意。有一天天气晴好,和同事下乡工作,在寨子中的土坎边坐着休息,而它就开在我手够着的地方,我摘一朵在手中把玩,故意考村长:“这叫什么名字?”

  村长不假思索地说:“打碗花,我们这里多得很。”手还指着不远的土坎上,哪里也开着一篇。

  我说:“它叫旋花。”

  村长笑起来,其他人都笑起来说:“还有这么好听的名字。”

  还有一次,我们去偏远的朋友的山庄玩,山庄在平坦的山顶上,以前也来过几次,可能不是季节吧,即使看到旋花的茎叶,也不知道它就是旋花。那天,在朋友庄园门口花园的篱笆旁,它们缠绕着篱笆,成片耀眼地开放。白中一点红,没有多余的花瓣,那么简单而又有一点妖娆地悄悄开放着。惊喜之余我对朋友说:“这是旋花呢。”

  我有点炫耀,我相信朋友一定不知道这个名。

  朋友果然好奇说:“这么好听的名字,都是自己长得,有时我当杂草把它们拔掉,第二年又长出来了,现在看来还很好看呢。”

  他又指着花园里说:“看我那玫瑰,紫色的那种。”

  紫色的玫瑰我第一次看到,高贵华丽,像贵族一样开放在花园里。但我还是说:“那是你栽培的,我更喜欢旋花,自己开放,无需人观赏。”

  朋友们哈哈大笑起来,觉得我变成哲人了。

  其实,喜欢它,是因为它的白中一点红,没有多余的花瓣,简单而不失娇媚,像寨子里的女人们,不雕琢、不炫耀、不华丽。开花的季节满山遍野,那么的大众化。它虽然是花,但没有人会把它摘来插在花瓶里。它是那么的柔韧,大树、篱笆、荆棘都是它的依附点,随遇而安。小小的花瓶怎能支撑起它看似柔弱而有坚韧的躯体呢。

  喜欢它,还因为它有那么好听的名字,就一株小小的野花,这也算是独特的吧。

  喜欢它,还因为它永远是山野里的野花,像许多开在大山里,不知名不知姓的野花一样,静静地开,静静地谢,那种安宁和自由。

您正在浏览: 土坎上的野旋花
网友评论
土坎上的野旋花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