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七、八、九) (M站)

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七、八、九)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1-07-07  编辑:得得9

  七

  我回到寝室的时候,二胡的一双脚丫子已经若隐若现了。三个女生都挤在窗户角,象群吐泡泡的鱼。我幸灾乐祸地想上天终于开了眼,我忽然又想到以后还需要这三个诱饵引进资源。赶忙装做若无其事地屏住呼吸走了进来,进来以后便后悔了。为了不能让寝室更多不吸引女孩子的因素暴露,我决定把她们引开。

  我说今天天气真好,我们到外面走走吧。话还没说完,三个女生已经走出了寝室门口,说部长好好英明。我紧跟着她们往外走。没想到,我刚要出寝室门口,二胡也已经从上铺下来穿好鞋子,泥鳅一样从我身边出了门。看着他和三个女生并排站在门口,我怀疑二胡是上界剩下的留级生,去年已经接受过军训了。

  阳光象是冰箱里的蔬菜,新鲜而凉爽。我们在校园里闲逛,从高中那黑屋子里猛一出来,对什么都会感觉新鲜。二胡又开始给三个女生讲学校每个建筑物的来历与每个老师的趣闻。我更加怀疑他是留级生,默默跟在他们屁股后听。

  校园的宣传栏里糊着各种各样的公告,层层叠叠,五颜六色,象块大尿布。我们经过的时候,两位女生正往尿布上张贴海报。宣传栏里有利位置全被占满了,连下面的小缝隙里都贴有寻物启事的花纸片。她俩找来找去只有宣传栏的最上面能贴了,但是,她俩的海拔不够,在那里看来看去。

  我们路过的时候,一个女生冲我们招手说,你,就你,过来。二胡忙说什么事。那个女生说不是说你,是那高个。“我?”,我睁大了眼睛想,还是第一次被女生这么主动搭讪的。我就过去了。招呼我的女生小小的眼睛,尖尖的下巴,身行瘦长,看着还是很可爱的,最少比绿豆牙可爱。

  她说帮我们把海报贴在上面,连个请字都没有,难道她认识我?而且我看她的头一眼就感觉很眼熟,好象在哪里见过她。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呢?上学的火车上?入校体检路上?饭堂里?除了厕所里,我把该想到的公共场所全想了一遍,想起来了。她长的有点象流氓兔而已。

  贴完了,我顺带着欣赏一下,只看了一眼那张海报,我眼球便有扩张的迹象.上面的标题竟然是"MM研究会*****".这不会是个少女贩卖组织吧 我偷偷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是大学校园,而且四周没有戴魔镜,留长发的男人,父亲经常教育我他们是坏人.所以,我到现在都不敢认识艺术系的男生.恩,没有这样的男人在附近就好,我想人口贩子应该不会这么明目张胆.排除了这个念头,放心了.我想也许是因为这个学校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如果不开这门学科,毕业后,这里的学生会不认识女人这种动物.大学真好,还可以专门研究MM,我又看了看海报想这研究会里该有多少美女啊.应该和她们做好友谊工作.

  我扭过头的时候,二胡竟然和那三个女生渐行渐远.看来朋友就是用来背叛的.

  八

  那个女生说,谢谢你了啊.还没等我说不客气,她又说你如果没其它事情,帮我们拎着糨糊桶,去别的地方贴几张.她和另一个女生站在一边,每人抱着几大卷纸对我说.

  我乐不颠得为她们拎着糨糊桶,走在她俩身边,想幸好二胡把我甩了,塞翁又失了一次马.

  路上有教授模样的老头跟她俩打招呼,问他们一上午工作完成的怎么样 我听她们喊林老师好,我想看来对美女的研究还真是一门科学,需要教授开课题组,我记下了这老头的模样,以后考他的研究生不错.

  等教授走了后,我问她俩,研究会都研究什么样的妹妹.她俩用粪土当年万户侯的眼光看我.然后又用挽救迷途少年的语气告诉我"MM研究会"不是妹妹研究会,而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研究会的缩写形式.天杀的,有这样胡乱缩写的吗

  为了给自己解围,我说象我这样,长得小偷眉毛耗子眼的学生能加入吗 俩人哈哈大笑,另一个女孩子说那个长得象流氓兔的女孩子外号叫耗子.我说看来我们俩还长有夫妻眼啊.

  我说自己姓胡,然后活学二胡的姓氏理论,把刚才在寝室里听到的,复述了一遍,表示自己和所有姓氏的女生都是近亲.我正在为自己的记忆力沾沾自喜的时候,另一个女生说你不知道近亲不准通婚吗

  妈的,绿豆牙怎么这么笨,为什么没有提前提出这个最尖锐的问题.

  我又开始讲学校各个建筑物的来历与各个老师的趣闻.不过,因为没听二胡讲多少就被她们叫过来了,所以,她们还想听的时候,我的内存不够了.

  我正在怀念二胡的时候,一群从饭堂出来的同学看到我,说,唐天,吃了吗 妈的,新入校的学生还没经过高等教育就是差劲,见面的招呼打得都那么俗.

  耗子瞪大了她那不大,但是非常可爱得小眼睛看着我,说,你姓唐

  露馅了.看来刚才半天的努力全费了.

  贴完了的时候,我说你们下午还贴吗 她俩说明年贴的时候通知你,话没说完就走了.临走告诉我以后不准再说谎话.

  我怅然若失地往回走,走着走着,看到干净的阳光下躺着一枚五角的硬币闪闪放光,我捡起来,看了看四周,没人.我想今天塞翁怎么失了这么多马.我赶快把硬币装起来,不能让寝室里的人看到,看到后会逼我拿这五毛钱请她们吃顿火锅.寝室原则就是不义之财得之有祸,所以以后三斤和大鸡的奖学金总是被当作寝室的大餐基金.

  我刚装好硬币,就遇见二胡了.我摸了摸兜里的硬币,还在.

  二胡说替我把三个人送回寝室了,说在女生寝室门口遇到一个和他高中同学一样漂亮的女生.我心里好生醋意.

  我俩回寝室的时候,大鸡和三斤正在互相用浪费口水的方式折磨对方.

  三斤说你吃臭豆腐总是不小心,又撒我枕头上.大鸡毫不示弱说根本没撒.三斤拿着刚才为二胡盖脚的枕头说,你闻闻,你闻闻,没撒怎么这么臭,撒了还抵赖.大鸡闻了闻,说昨天都吃完了,要撒也是原来撒的,为什么你原来不说,今天说

  我怕真相暴露,所以和二胡赶在战争升级前,把它平息了下去.二胡和三斤去吃饭了,出门还嘟囔着臭豆腐什么的.

  大鸡一个人委屈地跟我说,我从来没有把臭豆腐撒他枕头上.我说是了是了,撒也没关系.

  大鸡,姓姬,在寝室排行老大,被尊称为大鸡.祖籍山东,长得虎背熊腰,五大三粗,憨厚老实,说话瓮声瓮气.典型的山东大汉形象,武二郎那种.不过他也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几次我都发现他一个人抱着琼瑶的小说,泪流满面.

  我拍拍大鸡,说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九

  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还没等我们把学校熟悉一遍,便开始了那许多年都在做的事情.上课.

  让我无比欣慰的是大学上课居然可以不听,可以睡觉,可以聊天,可以吃东西,可以画漫画,可以听音乐,可以写情书......可以的事情太多,我都不知道上课的时候干什么好了.

  我一直认为人生成长过程中的两个重要积累阶段,一个是高中,一个是大学.至于到了社会那只能说是用你的所学去应变的时期.就像武林高手一样,高中是练外,大学是修内.而到了社会真正与人争斗,掺杂了许多险恶,已经失去武术的本身意义.

  高中是知识储存的阶段,大学是素质飞跃的阶段.这两个阶段,我都是失败的.

  高中我一直徘徊在是被开除还是被留下的胡同里,毫无心思去学习.我之所以后来上了大学,完全得益于高中班主任的优柔寡断.而我却考上了名牌大学,又成了许多学生羡慕的对象.走到今天,我只能引用我那虽然笨拙却颇具先知先觉意味的父亲说过的老话:人的命天注定.

  而大学,我的荒废则纯属是因为我人生价值的取向错误.

  大学生活,说它枯燥.上过大学的人很少会有反对意见.但是许多年后,你回忆的将大多是那四年的内容.

  讲课的是个老头,教高等数学,说话的时候和风细雨,象个老太太,笑起来半边脸绷紧,半边脸皱缩,半边表情僵硬,半边神情丰富,象武侠小说里的一些怪侠.私下里我叫他阴阳先生.据说造成这种形象的原因是大脑左右半球发展太不平衡,长期运用逻辑思维,而忽视情感思维造成的.看来社会真是苦了学自然科学的,为了科技振兴,学习学的脸都歪了.也许理科的女生不漂亮和这个不无关系.

  我趴在桌子上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抬起头.他仍在不紧不慢地说.

  他上课从来不带课本,也不带教案.几十年了,全是这内容,所以,用他的话说这就叫读书破一卷,照样能混饭.他的课是大家喜欢上的,因为一节课最少有三分之二是在逗你乐.他的理论很怪异,他认为如果你没有兴趣学就不要强迫自己,这样容易抹杀天性,损伤大脑细胞.如果现在为了多记一点他讲的这点东西,自己却提前两年得了老年痴呆症,实在是不值得的.他说天性很重要,他能把牛教得会爬树,但是,总没有猴子爬得利索.

  总之,我在大学放任了自己,在自己情趣的槿棘丛里趟出一条血路,得益于他在大学初对我的启蒙.

  我听他云山雾罩地讲了会,发了会呆,扭头看旁边的大鸡,二胡,三斤.一个在睡觉,另一个也在睡觉,第三个还在睡觉.看着他们排了一溜的脑袋,我也困了

您正在浏览: 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七、八、九)
网友评论
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七、八、九)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