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水墨佳人凤凰城 (M站)

水墨佳人凤凰城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1-06-11  编辑:得得9

  水墨佳人凤凰城

  作者:雾吟风啸

  烟雨中,凤凰古城就在眼前。湿漉漉的青山,重峦迭嶂,雾岚缭绕,如女子盘在头上的发髻,绿鬓婆娑。水墨一样的女子,站在我心经的路口,浅笑盈盈: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凤凰古城,烟雨一样妙曼的女子,素月一样婉柔的婵娟。着一袭青花素衣,就抱着她的狗狗,站在那株老树下,等一个人,等他的一叶轻舟渡过那方水域,划向她的身旁,然后并肩耳语呢喃,轻叙流逝的岁月,一路的山重水复。只有轻盈盈的脚步才不会惊扰她的清梦,只有湿润润的眼眸才能直抵她的纯粹,只有洁莹莹的心声才能读懂她的婉约。她被画家挥洒在丹青画卷中,铺垫出空灵悠远;她被诗人烙进氤氲的烟雨里,抒写那段不死的情缘;她被过客珍藏一段回忆里,午夜清梦痴缠。

  进了南华门,便是凤凰古城,还没来得用探究她的历史,便汇入了人流中。一湾沱江依着城墙潺缓流过,从缥缈的云峰狭谷走来,在这里歇一下,打个盹,又向浩荡的沅江奔去,她在沈从文的边城驻过步,载过翠翠的那条船,更在游客心中蜿蜒流淌,浅唱低吟,日夜不休。沿着河岸漫行,水之湄软泥的青荇,油绿绿在水底招摇。河水清平如镜,倒映两岸青山黛影。薄凉的风极其温柔,吹拂面庞,如女子的青丝拂过,是伸手可及的温馨。此刻,心思万般空灵,光洁得如水底小白石子,或静谧得如玛瑙石子,闲卧浅底,静看岸上的人摩肩接踵,天边的云朵云卷云舒,四面的山峦飞碧流翠。

  不时有小舟从楼角隐处撑出来,如清波里冒出的黑鸬鹚,轻如柳叶,浮在碧波之上,悠闲地晃荡,起伏不定。河水或深或浅,深到一篙不能落底。泛舟清波,如融在一团蓝靛。河面雨雾似薄纱翠染,水底游鱼可数,有穿行石子丛间的,有躲藏水草丛中的,清晰可辨,不因我们的喧嚣,自在欢畅往来。有苗家阿妹,清颜黛眉,正展歌喉,婉约缥缈如梦,好想携手回家,日夜坐视。小舟过后,沉淀的水面留下时光的画痕,人与舟就涂抹在画中,飘然似天上人间。

  上了岸,雨也收了。远眺,向晚夕阳半染,青山环抱的凤凰古城,宛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沿河两岸的吊脚楼,小巧玲珑,错落有致,一半扎根古街,一半突兀危崖,被几根木桩支撑,摇摇欲坠,其实牢固得很。小楼沿岸展开,与小城的大街小巷的亭台楼阁,层层叠叠,鳞次栉比。柔软的斜阳与黄昏的灯火相约而至,给小城涂上一层金色,每一栋楼阁,每一座城楼,每一条古街,轮廓明明朗朗。街角总有一两株老树,张碧挺翠,给这幅画的金黄色的背景泼了一团浓绿,醒目逼人。

  行走在小城,小巷绵延幽长,路是红石板铺成,曲折迂回,难辨东西,不识南北,我们一路向前漫行,蹙音轻随。城墙俨然如一条长蛇,缘岸爬行,铭刻风雨沧桑。伏在矮墙,彼岸灯火辉煌,座座小楼飞扬着快乐的光焰,倒映在沱江,江面流光溢彩,疑是天上宫阙陷落人间。吊脚楼里的倩影在水波中显得影影绰绰,增添了古城的神秘和魅力。夜色中的小城全没了白天的淑婉,完全是一位活力四射的辣妹。小城富于她光的颜色,是一首艳歌,需要梦呓来解读。仰头,月是新月,如佳人的眉,半弯。照着熙熙攘攘的游人,看他们并着肩,牵着手,眸眼里满是羡慕,很是想抽离一些人间的热烈,融入它的闲适的意境与悠远的孤寒中去,这样更柔曼,更妥帖。

  只有到过凤凰的人们,才知道清波是从心中流淌的,星星是小城放飞的,月亮是各处可照的,爱情是随处可到的,你在他乡还会数着、计算着,如何补欠下一次月色,下一次烟雨。

  离开凤凰城时,再回首千嶂万峰,苍苍茫茫。一面想着这个水墨女子,当我老去,你如飞雨,在我文字的屋檐下潺潺到晓,点滴上心头,晴郊迟步,缓缓生春;在我的诗笺里念山吟水,歌赏烟霞;在我的旧忆里,醉后新雨,一碧万顷。

您正在浏览: 水墨佳人凤凰城
网友评论
水墨佳人凤凰城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