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难忘母亲第一次打我 (M站)

难忘母亲第一次打我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1-04-29  编辑:得得9

难忘母亲第一次打我 标签:守住第一次 母亲节 开学第一课 新春第一课

  下了班,吃过晚饭我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桌旁,在翻阅着古代书籍时,不一会,忽然听到“砰的一声,紧接着又传来孩子的哭声”我想可能是隔壁家的孩子打破了碗被母亲批评了或者挨打了吧。这声音不知到究竟有多么大的吸引力,竟然让我的内心里产生了一种共鸣,在我的思绪中,我忽的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小时候母亲第一次打我时的记忆---

  那是一个严寒的冬天,因为调皮掉进了冰窟窿的我被母亲打的哇哇哭。

  不论到什么时候,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因为我是农村人家的孩子,始终在农村长大,记得小时候平时娱乐玩耍的项目很多,有丢沙包、老鹰抓小鸡、公安抓小偷、弹玻璃球、砸壳子等游戏。到了严寒的冬季,在冰上的玩耍项目就成了我们的娱乐的主要场所。记得有的在冰面上打滑、有的人在冰面上打碟溜(碟溜也叫陀螺)、有的在冰面上推车胎转圈玩。可以说,若遇一个不留神就能把整个人摔倒。其他玩耍的人,看后却本着一种诙谐的心理,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谈到滑冰,在我们农村有这么句顺口溜“冰凉大不害怕,冰凉小不挨嚷”,意思就是冰厚在河边上檐冰不用怕不会出现意外的,冰薄的时候掉进冰窟窿回到家也不会挨嚷。

  记得有一年,我和涛子、阳阳等几个伙伴们在河冰面上檐冰打滑时,发现前面的冰面是越来越薄。涛子向来是一个敢于逞能冒险的家伙,于是他瞬间起了兴致,带头说“比比咱们谁的胆子大,从这块薄的冰面上打滑”话毕,涛子第一个带头飞速的滑了过去,人没事但看着滑的过程中,冰面像弹簧一样起伏,看的我都有点胆寒了,他们几个前赴后继的往前滑。最后轮到我了,腿都有点微微颤抖了,我说涛子哥,我还是不滑吧,你们几个在前面走过去都把冰面踩裂纹了,我在过去容易踩塌,对我不公平,涛子哥回应我说,你就是胆小不敢过来,别找那么多理由,话音刚落见其他伙伴们也唧唧歪歪议论我。这时我在心底里为自己打气,不断想着希望老天保佑,嘴里还不停的喊着“冰凉大不害怕,冰凉小不挨嚷”来壮胆,躬着腰做了个打滑前的之态,一个小跑,两腿岔开,一闭眼,直到碰撞到涛子我才睁眼发现自己没事。开始我胆大起来,但还是有所顾忌,一遍一遍的滑,不知是点子背还是越胆小越出事的理,扑通一声我就掉了进去,这时伙伴们像泼了冷水一样愣神啦,还是阳阳尖叫了一声,把大家都给激醒了,有的去我家告诉我的家人,有的忙着找过路的大人帮忙。

  在冰窟窿里的我冻的全身都起鸡皮疙瘩,说起话来嘴不由得直哆嗦,全身的骨头想针刺一样疼痛,慢慢的看着岸上的人都模模糊糊,只记得岸上的人们来回穿梭也听不见说些什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不记得怎么上的岸,当我刚刚醒来睁眼得时候感觉身上一股暖流,我看见熟悉的房顶上的横梁,看见母亲红红的眼睛拿着我的棉袄、棉裤在火炉旁烤着,可能是因为生怕把衣服烤糊了或许是怕烤的不均匀,手还左右或上下不停地翻。几天后,我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母亲为了这件事开始教训我、嚷我,傻了吧唧的我在这时还犟嘴,气得母亲气喘嘘嘘的拿着鞋底向我屁股上招呼嘴里还不停的念叨“让你逞能、让你滑冰、让你不听话、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这一次母亲真的生气了,动真格的了,这也是在我记忆中母亲第一次打我。

  每每想起童年这件事,我都不由得从心底打个冷战,现已成人的我却不得不为生活,而背井离乡,仅靠每个礼拜5分钟的通话给父母打个电话,听听父母的声音、听听父母的唠叨、听听父母的嘱咐,带去对他们的问候,这一刻我忽然感觉到父母的声音竟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真诚、那样的幸福。每次在电话快结束的时候,父母总会说“长途话费贵,省点钱吧,家里一切安好,没事就别老打电话了,家里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有我和你爸呢,在外面踏踏实实工作,照顾好身体”此刻,我的眼泪竟然不知不觉的落下来!

您正在浏览: 难忘母亲第一次打我
网友评论
难忘母亲第一次打我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