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经典散文 > 江南雪 (M站)

江南雪

分类:经典散文  时间:2021-04-21  编辑:得得9

  清早,拉开窗帘,眼前一片皑白,着实令我兴奋了起来。反射的白光,将天色赠贴了几多耀眼。耀眼的白是在心里期待良久的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江南的雪总是在我们熟睡的晚上静巧巧的来。。。。将喜讯告知妻子,妻却将信将疑,毕竟江南的雪来之不易。

  现在她正淋漓的附着在远处的山,近处的房舍。略显灰蒙的天是久违的期盼颜色,纯美的白是感激冬季的赠予,此刻正纷纷扬扬的向我飘来,舞动着,优美洒落着,仿佛良久的梦幻,在此时梦变成了现实。

  扬起脸庞去迎接雪花,落到处顿感冰凉刺骨,触肤即化。下落到衣物上会沙沙作响。唐李商隐在《对雪二首》中写道:“旋扑珠帘过粉墙,轻于柳絮重于霜”可见雪花是很轻柔的,但此刻却感觉这雪显的厚重而“震地有声”。也许是江南的地质丰膄而润泽,所含水汽充足,连雪也肥硕了一些。又或是雪不长来江南的缘故罢,来了就要显的厚重些!

  入冬的第一场雪到也不吝啬,一个劲纷飞着,雪花也越下越大,显大一些的雪花,真可用鹅毛来比拟,这在江南是不多见的。这就更乐坏了像我这样喜欢雪客。

  期待雪,是期待朔方的雪花纷飞漫天无序,却永远如粉如沙,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层叠着越积越多,堆砌着的宁静的白就是我们喜欢的纯洁色彩。大地披靡了冬雪的盛装,就像赶赴盛宴的宾客,也将自己精心装扮一番。满目的白,有触及心灵的震撼,所有的肮脏都被掩盖。无人触及的雪地,完美的只有纯净的色彩,真想把这一片白,永远装进自己的身体里,纯净着流淌雪的血液。

  期待雪,是期待积聚在方寸叶片上的金银闪烁。南方的冬,虽是寒风凌冽,但叶子也不会完全落光,还有那不落叶的树木,就像冬日里的哨兵,坚强的守候着季末的最后一丝冷风,直到春回大地。从而有叶的树木在落雪后显的格外好看。深绿的叶片上妆点着白雪,就像高级厨师特意装盘的盛宴,白的像豆腐,绿的就像特殊的盘托,搭配令人赏心悦目。调皮的鸟儿站在树枝抹消用力的抖动着,如细沙的雪碎洒落下来,就像水雾飞溅的一道瀑布,有道是鸟儿有意为我这看客来点趣味。光秃的树干,落雪附着在树干主枝,慢慢积聚的雪仿佛想整个把树干吞没是的,远看还真像极了一颗泛着白光的雪树。至美之极的雪树当属水衫之类的树木。水杉的树型肚大而头尖,树枝微微的下挂,针尖般的叶形密集而浓郁,这样经过雪花的装扮,就有一番别样的景致。雪的重量更加将下挂的枝条沉沉的往下压,尖尖的脑袋落雪相对少一些,无意中会创作出人形之态,又极具圣诞树的造像。

  期待雪,是期待缕缕丝竹承受不了皑皑白雪的千斤坠担,无奈的弯腰驼背。“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唐代诗人高骈在《对雪》中很形象表达出了雪中翠竹如白玉一般的极佳景观。白居易在《夜雪》诗中写道:“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可见翠竹确实是雪中独占鳌头的一景。折竹声声,不禁让我念起了故乡。故乡房前屋后都长有毛竹,毛竹是江南竹子中体型最粗大的,但韧性极佳,抗压能力也较强。但记得还是抵御不了大雪的坠担,无奈的向自然力量屈服。雪再大些,在寂静的夜晚,就能听见噼噼啪啪的竹裂声响。声音很清脆能传的很远。但我还是喜欢不被折断的竹子,就那样弯弯的,然后在满是白色的覆盖下,偶尔窜出几篇尖尖的竹叶,像极了顽皮的孩童,探寻着素裹里到底有什么乐趣!

  期待雪,是期待熟悉的路径,忽地被一片白所覆盖。原本的熟悉似乎又有了新的陌生感。在雪地里欣喜着自己重新踏出的足迹。似乎每一步都是那么的铿锵有力,步步都是自己前进的印记。从小就喜欢听踩在雪地里发出的咔吱咔吱的声音,好像并无旋律可言,也许是人追求自然的隐形基因在做祟。还有一丝乐于鞋子不因踩雪而湿透的庆幸。

  期待雪,是期待能尽情的玩耍在茫茫的雪地。江南的雪是欢乐的时节。不管大人还是小孩,都乐于其中。街头巷尾,庭院菜场,到处可见精心堆砌的雪人。有的倒也十分精致,滚圆的身子,大大的脑袋,黑炭当眼睛,胡萝卜当鼻子,再做一个帽子,或者有的干脆拿上自己用旧了的帽子给雪人带上,再在脖子上围上丝巾。活脱脱的一个人物造像。忙完手头的工作,三两年轻的同事早已安奈不住,来到大院,无从顾及冰雪的刺骨,拽个雪球,相互玩起打雪仗。雪是心灵沟通的桥梁,是随手便可拥有的快乐。相互耍闹,可以尽情挥洒往日的沉闷,可以痛快忘却工作的艰辛。兴致未尽,也为这冬天的第一场雪,(也许是最后一场雪)做个留念,大家纷纷动起手来,滚动着雪球,堆起了雪人。耍笑着的成年人,都似乎在找寻着儿时的天真。和雪来一次最亲密的接触。

  期待雪,是期待江南风韵在雪的装扮下赋予的另外一番景象。原本白墙黑瓦的建筑,瓦上落满积雪,房子从上置下都成了白色。要不是挑起的屋檐高出瓦片,远看都很难辨别哪里是房哪里是天。江南的小河还是依旧流动着,只是水面上附着一层厚雪,看起来没有了往昔的清亮,仿佛水流因为背负了重担而显得笨拙起来,流速也变的很缓。

  江南雪是喜庆的雪,是难得的景。是冬日为柔情的风韵妆点的诗句,是为单调的凌冽,储蓄对春天的蕴含。我期待来第二场雪!

您正在浏览: 江南雪
网友评论
江南雪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