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 爱情散文 > 迟来的呼唤 (M站)

迟来的呼唤

分类:爱情散文  时间:2021-09-13  编辑:小景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从昨晚开始一直没有停下来,上天似乎也懂人的心,难舍亲人的逝去。电话里一遍遍嘱咐风,别太难过自己,可是我知道语言是多么无力。放下电话,早已泪流满面。

  ??无法面对亲人的离去,那么突然,如梦。无泪了,都封锁在心里,不敢再轻易放任一次,惟恐那曾经的过往也会不经意随着泪流去。最深的爱,语言是无能为力表达的。所以总是逃避纪念那些刻骨铭心的爱。我晓得那份真情早已融入骨髓,时刻激扬着内心,一直默默坚强着自己。

  ??收到风的短信是在昨天上午,几个字却震惊了我“妈妈去了”。连日来心情不好,习惯了关机,风一直狂打我的电话,不通。我错过了与这样一位伟大母亲的最后一面。心颤抖。本该可以成为我的妈妈的老人,我却错过了,错过了一生,遗憾。

  ??真正第一次见到老人,是在与风确立恋爱后的一个春节。还清晰地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似乎在老人面前还显娇羞,不善言辞,只是微笑着迎对着一切。我喜欢在地炉旁坐着,那样很暖,还有风一直暖暖地用目光缠绕着我,很幸福,尽管时隔二十年,却依然鲜活在心。我称呼老人“大娘”,我喜欢跟在大娘的身后,走街串户,喜欢听她爽朗的言笑,老人走路健步如风,我喜欢隐藏在她宽大的身影里,一路小跑跟着。

  ??对老人的了解是从风那里,不多,却一直感动着我,成为我生命里最敬重的两位老人之一。风兄弟五人,没有姐妹,在风八岁时,父亲去世,所有的艰辛都无情抛给了母亲一人。在艰苦的农村,生计都成问题的岁月里,不敢想象母亲是怎样拉扯着五个男孩。坚强的母亲没有放弃对儿子的教育,当今其中两个儿子都是大学毕业,兄弟五人都很优秀,个个顶天立地,这是母亲的骄傲。对老人的敬重从第一次听风谈起开始,早已不记得是何年何月了。还记得风高考落榜那年,我义无返顾牵住他的手,使他重新振作起来,我知道,我可以输一次,可是风却不可以输,更不可以在母亲面前跌倒不能爬起来。想起从前,我很佩服我当时的勇气,把自己的责任看得那么重大,我相信在那个时刻,只有我才能更快地拉住风沉落的勇气。一次次风雨中的相聚,鼓励他,坚强他,是风的母亲给我的力量,我只懂得不可以让母亲再伤心一次。

  ??人生如梦,总要在跌倒中爬起来,为了爱,为了一份不舍的期望。然,尘世的风雨过重总不免扭曲了本该美好的道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老人,是我和风分手七年后,返乡参加高中同学聚会,云里雾里我见到了他和同学,却如今什么都记不得了。几个老同学主动要开车送我回长春,我知道他们看到我和风在一起很痛苦。可我不想给他们凭添麻烦,更多是担心他们一路安全,所以还是推迟了。只好搭风的车顺路回长,而他一早要拐弯回家接他的三哥一家人和他的妻和儿子,我当时好担心,恐怕老人怎样看待我,所以很矛盾既害怕又想见到她老人家。风没让我下车,我只好乖坐。我向窗外张望着晨曦里的村庄,拼命搜索着记忆里唯一一次的久逝的记忆,心情是轻飘飘的无着落。忽然看到老人出现在路上,我情不自禁走下了车,迎向老人,没有语言,我们拥抱在一起,哭了,我好想叫她一声“妈妈”,可是终于没有说出口,我们相互凝望着,流着泪…。“大娘,就当我是您的女儿吧”,“孩子,无缘啊”,不知道泪流了多久,拥抱了多久,直听到三哥一遍遍唤我上车,我随手放在老人手里五十圆钱,一声“保重”,与老人挥手道别。这一别,竟是十年。

  ??一个月前,和风的一次电话里长谈,还提到老人。计划着今年年底出国之前,要求风陪我一定去见老人,我要亲口叫她一声“妈妈”,做她的女儿是件荣耀的事。风这一次告诉我,“这么多年妈妈其实一直挂念着你,真是件奇怪的事。”老人家每一次见到风,总要神秘地避开家人的耳目,提起我,“还记得你给的“五十圆”吗?她一直放在她珍视的小盒子里,她总是满足地提醒我‘这是她给我的,我不舍得花,记得我走了也要给我带上’”。我幸福着难过着。我想象着见到老人时,会是怎样的情景,我会叫她“妈妈”,她一定是开心的,我们会幸福地拥抱也会流泪,然后我会和妈妈说上好多好多的话,让她知道能做她一次女儿我是多么幸福。风却打断我的梦,“如果你见了她,她会更加想念你,会害了她啊”我想到了那“五十圆”,我不知所措了。

  ??如今,我没有顾虑了。我不必担心,见到老人以后,她会如何牵挂我的远行。“妈妈,女儿已准备好行装,就来见你了”。泪,如果能够洗刷一切,我愿意回到从前。做您一生的女儿。妈妈,一路走好。

  (作者:醉醉梦影)

您正在浏览: 迟来的呼唤
网友评论
迟来的呼唤 暂无评论